Blog on Cinema: 《白汽球》

SEARCH

1997年10月17日 星期五

《白汽球》

本篇原發表於BBS站,2007/12/6重貼於blog

《Badkonake Sefid》(白色汽球)1995
《Le Ballon blanc》(French Title)
《The White Balloon》(English)
Directed by Jafar Panahi
Written by Abbas Kiarostami
Cinematography by Farzad Jadat
Cast Aida Mohammadkhani, Mohsen Kalifi, Mohammad Shahani, Mohammed Bakhtiar

去看這部片之前就想:這部片和阿巴斯的《何處是我朋友的家?》應該是很像的吧!上次是小男孩為了要還同學作業本而到處奔波,而這次則是小女孩想要買金魚而來回奔走(不過和白色汽球何關呢?)。編劇是阿巴斯,導演則是他的弟子,風格或許很類似。想說也許看不到什麼新鮮的東西,但我還是當作看一部好電影的心情來看這部片。

不過電影這東西就是這麼有趣,你很難完全預料到一部電影到底你會看到些什麼。看過《白色汽球》後發現,雖然是有許多意料之中的地方,但還是有不少不同於《何》片的東西在;而且老實講,對我來說,我對《白》的感覺比《何》片要來的更深一點,也許《何》片太渾然天成了吧,和我的"同調率"沒那麼高(呵...);而《白》片可看出拍片者刻意地為電影加入了許多的可供思考的觀點和主題,就享受挖掘一部電影內在的樂趣來說,《白》片是更容易吸引我的。但若換個角度來看,也許這種刻意為電影加入許多意義、主題的手法,或許顯得矯情了也說不定。

《白色汽球》和《何》片一個最大的不同,是在於這次《白》把場景放在熱鬧的城市之中,我們看到洶湧的人潮,看到擁擠的房屋,看到路上來來往往的車子....雖然不是我們常見現代都會的規模,但和Z字型的山坡路比較起來,已是很不同的光景了。而場景變換的同時,說故事的觀點也有著一些些的改變。看過某影評(好像是聞天祥)談到《何》片中的小男孩,他說該角色在導演的塑造下成了一種不同於以往的新的英雄。但在《白》之中的小女孩並不是這種為了自已所相信的道理而努力的形像,小女孩所經歷的與其說是如《何》中的冒險奮鬥,到不如說是一種身在城市中的迷失吧!經由小女孩,我們看到的不只是大人們對小孩的漠視,而是有著更多人性的醜惡及良善的描寫。《何》片中我們看到的中心是在那位小男孩本身,《白》則更帶我們看到了城市中的人群。

從開場鏡頭不斷地變更拍攝的主體來看,就已經可以感受到以云云眾生為出發點的觀點了。而在接下來小女孩所帶出的故事中,處處可以看到藏在故事主線旁有趣的描寫,如小女孩跟她媽媽吵著要錢的那一段,其手法和《何處是我朋友的家?》中小男孩和其母親僵持的過程如出一輒,但《白》在這裏卻讓我們知道更多的訊息,如家中父親的暴燥脾氣,母親小心地算計著家中的帳目,哥哥和母親之間未知的協商。雖然從頭到尾都沒有正式提到,但似乎可以由此隱約地感覺出這家庭某些在表面之下未知的問題。接下來如兩位弄蛇人在惡意和善意之間的游移不定,裁縫店老闆和顧客之間莫名的爭執,跑來找小女孩搭訕的軍人,和忙來忙去的哥哥及其他的人等,每個人都或多或少都讓人激起一些感覺和聯想。而這些各色各樣的人在電影中組合起來,隱約地烘托出了在表面故事之下所要表達的整體概念。

而其中那位軍人和小女孩的談話,我想或許可以視為電影主題的具體呈現吧!從"不可以和陌人生講話"開始,談到了"怎樣才是陌生人?","人與人之間為何會陌生?",雖然顯得有點八股,但表現出了對於逐漸都市化中人心泠漠現象的憂慮。最有趣的是那句"我有兩個理由,只告訴你一個,另一個不能說",在兩個人快樂交談的表面之下,也許有著無法對人說的理由和秘密吧!就像藏在故事背後許多隱約的東西,藏在快樂度新年的芸芸眾生之下許多不完美的事情,就像小女孩問他哥哥臉上的傷,哥哥卻只說"不要管!"

電影帶我們觀照了城市中許多的人,有意無意地(其實是刻意的)帶出了各種不同隱約的情緒,不管是讓人喜歡的還是無奈的。而這些一幕幕的故事的串連帶出了一種人事不可捉摸自然流轉的氣氛,使得其中人性的描寫顯得更加達觀了些,鏡頭就像是一雙冥冥之中的眼睛,在開頭中隨處流轉,跟隨著小女孩迷失在城市中,而在最後小女孩買到了金魚後離開了鏡頭,畫面上只剩白色汽球....至於白色汽球代表了什麼,我想這是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感覺吧! :)

純真中描寫人性,自然中又透著批判....《白色汽球》是一部好好看的電影。^_^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