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未來總動員

SEARCH

1998年2月28日 星期六

未來總動員

Twelve Monkeys (1995) (未來總動員)

導演:Terry Gilliam
編劇:David Webb Peoples, Janet Peoples
攝影:Roger Pratt
音樂:Paul Buckmaster
演員:Bruce Willis, Madeleine Stowe, Brad Pitt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致命的病毒瘟疫爆發於美國費城,幾乎同時全世界各大城市也發現同樣的病例,這無藥可治的病毒在短短一年的時間殺害了全球五十億的人口,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類在地表消失殆盡。到了二零三五年,剩下的人類苟延殘喘的居住在地底下,地表己經被不受病毒影響的動物們所佔據。在食物和飲水的缺乏之下,人類的前途岌岌可危,為了重新回到地面,科學家們從監牢的犯人中找到了「志願者」詹姆斯柯爾(布魯斯威利飾),籍由時光旅行的技術將柯爾送回一九九六年病毒流行爆發之前,企圖發掘當初病毒事件的真相,並找出未變體之前的病毒樣本,以研發出克服此病毒的疫苗。而一切偵查的焦點均指向病毒學權威高溫博士之子傑菲高溫(布萊德彼特飾)所率領的「十二猴子軍」,一個保護動物權益的地下革命恐怖組織。在偵查的過程中,柯爾遇見了心理醫師凱瑟琳蕾莉(麥德琳史道威飾),她起初並不相信柯爾是從未來世界來的人,但後來相信了他並決定阻止十二猴子軍的行動。

以上是《未來總動員》(Twelve Monkeys)這部電影一般宣傳的劇情,從故事、卡司和中文片名來看,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是一部有關時光旅行的科幻動作片,從未來世界來的英雄隻身拯救世界的冒險故事。的確,主角布魯斯威利在銀幕上一貫的形像就是不怕死的英雄,《終極警探》(Die Hard)系列是其代表,布萊德彼特也是以銀幕帥哥著稱,這兩大商業票房保證的合作,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是一部好萊塢商業大片,充滿了動作、特效、娛樂以及不用太花大腦的劇情內容。

但是仔細看看其他工作人員,本片導演是泰瑞吉連(Terry Gilliam),他之前的作品有《奇幻城市》(The Fisher King),《終極天將》(The Adventures of Baron Munchausen),《巴西》(Brazil)等。這些片子的一貫特色就是充滿了天馬行空的奇妙幻想,華麗荒謬有趣的美術設計,並在富有想像力的包裝之下描寫劇中角色心靈深處的幻想與掙扎。《巴西》中以人心的幻想對抗社會科技的壓迫,《終極天將》以超現實的神話故事宣告了想像力的勝利,《奇幻城市》則是因悲痛記憶而發狂的主角將自己囚禁在幻想中的世界。雖然在戲劇節
奏上,吉連處理起來常常略顯得拖泥帶水不夠順暢,但獨特的情節與奇幻的畫面,使得在其電影中所營造出來的世界具有特別的魅力。

於是在吉連的手中,《未來總動員》其實是承續著他以往的風格。未來的世界顯得陰暗、老舊,科學家在充滿了誇張復古造型儀器的實驗室中進行時光旅行實驗,主角祼著身體包在大試管之中,有如白老鼠一般。反之地表上充滿了過去人類的遺跡,黑熊出現在市街上,獅子攀爬於高樓頂端,對照著一九九六年的人們任意地對動物進行實驗。於是二零三五年,一小撮寄居於地下仍然相信科學能拯救一切的人們與其所創造的世界,正是今日恣意玩弄自然消耗資源的人類未來的墓碑。九六年末日來臨前費城的角落,不經意處佈滿了疑似宣告人類滅亡的警語,荒涼的街道廢棄的戲院,瘋子與流浪漢遊盪著,不知其未來命運的人類正身處在現代的巴倫比之中。

而吉連擅長描寫的現實和虛幻,理智與瘋狂也是本片的重點。主角柯爾如同吉連以往作品的主人公一般,遊移在真實與幻像之間,夢中總會出現相同的場景,現實中常會聽到不知從何而來的說話聲,看到不知從何而來的人。這也許是因為被注射了藥物,也許是時光旅行的後遺症,也許是因為長久未曾見到陽光,處在陰暗擁擠的地牢,失去了一切對未來的希望,或是對於過去和未來的時空錯置竟產生了不知身在何處的錯覺。有趣的是,主角在一九九六年口中有關末日的預言,被他人視為是瘋言亂語,而將他關在精神病院之中。心理醫師蕾莉在發現柯爾的真正身份之後,也開始被其他人當作神智不清。到底瘋狂的是知道未來真相的柯爾和蕾莉,還是通往毀滅而不自知的其他人?諷刺的是十二猴子軍的領導者高溫正是一般人所認為不折不扣的的瘋子,滿口語無倫次,腦中充滿天馬行空的奇想和瘋狂的計劃。無論是篤信科學還是反對科學,瘋狂的城市載滿瘋狂的人們通往毀滅之路。

於是在各種折磿與徒勞無功的努力之後,柯爾想開始相信自己真的如大家所說的瘋了,想相信二零三五年的地下世界是不存在的,想把自己當做是活在九六年的人類,放心恣意的去大吸一口空氣,夢想著去看看從未看過的美麗海洋。如此本片劇情可以視為主角在體制、歷史、科技的壓迫混亂之中努力找尋歸宿的過程。來回在沒有標記的時光旅程之中,在現實中不可能有出路的情形之下,逃避現實遁入幻想成為唯一的救贖。

《未來總動員》的編劇為大衛皮柏斯(David Peoples),曾經編寫過經典科幻片《銀翼殺手》(Blade Runner),這次《未來總動員》同樣也是改編自他人的原著。原作為克里斯馬克(Chris Marker)在一九六二年的一部二十八分鐘充滿靜態畫面的黑白短片《La Jetee》(法),故事一開始為主角的幼年目睹某一男子的死亡,而後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主角存活了下來,他被時光旅行的實驗送往未來及過去,到最後他才發現夢中時常出現幼年見過的景像,竟然是他自己的死亡。這樣時空輪迴的宿命悲劇成為《未來總動員》劇情的主軸,將之
延長為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加入了十二猴子軍及病毒等離奇難解的謎團,以及不同時空複雜巧妙的連結,並著重在於導演泰瑞吉連所擅長執迷於理智或瘋狂的人性描寫。

原作中引人沈溺的感傷詩意,時空中飄浮不定之感,使得片中的世界成為一迷人詭譎的歷史拼圖;十二猴子軍的線索,柯爾夢中幼年的場景,蕾莉不經意的從一次大戰的照片發現柯爾,柯爾幼年的記憶往事是蕾莉尚未經歷的未來。總總奇妙的拼貼組合累積成一連串似假還真的荒謬情節。在時間輪迴的邏輯之下,所有的瘋狂幻想荒謬現實都化成永不停止的宿命,在故事的尾端,夢中的兒時景像成真,動物離開的籠子爬上了高速道,預先宣告著人類悲劇的降臨,此時主角個人的悲劇已告一段落,他只是人類宿命下的犧牲者。就如同《La Jetee》最後主角發現的定律:誰也不能逃離時間的掌控(there was no way to escape Time)。

這是一部複雜而有趣的電影,許多觀眾爭相在網路上討論著其難解的劇情謎團,許多未曾說明的線索一再引人深究,雖然故事邏輯上確實有著一些不清楚難以解釋的錯誤,但從感性的角度來看,仍然是迷人且能激發觀眾想像的電影。像曾有人認為片中虛幻的情節和畫面其實就是男孩腦中的幻想,雖然這並不是導演編劇的原意(導演吉連曾在訪問中回答這個問題),這想法卻進一步的打破現實和虛幻的邊境,使得本片有著更深一層的內蘊和境界。更誇張的,有人把本片的劇情、人名、地點等等和聖經典故互相對照,激發出宗教上神秘的聯想。這總總不同的詮釋使得在觀賞本片時有著更多的趣味。

談了這麼多關於《未來總動員》的故事本身,回到表演層面上來看,布魯斯威利選片的眼光和突破以往形像的角色都是值得讚許的,但是單純從演技上來看,他並沒有把柯爾這種脆弱、多感、瘋狂、暴力的性格表現的很好,表情略顯單一化。布萊德彼特一改帥哥形像演出邋遢的精神病患令人印像深刻,他因為本片入圍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提名。麥德琳史道威的演出則算稱職,但總體而言演員演出缺乏深度是本片遺憾之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配樂,本片有著非常令人印像深刻的主題旋律,其作者是探戈宗師Astor Piazzolla,這段音樂是選自他的Suite "Punta Del Este",其輕快迷人的旋律及編曲配上詭譎的情節,有一股說不出的神秘味道。其他的配樂則是Paul Buckmaster負責,他是倫敦的音樂家,涉獵古典、爵士、前衛與實驗音樂,基本上他的配樂似乎運用了很古典的懸疑片的風格,利用音量力度的變化來表現突然而來的情緒,加上一些細細碎碎的音符和節奏,缺少了現代配樂常見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旋律和高昂音樂片段。這可能是配合著影片的風格,聽來很沈
靜、疏離、不安。另外在原聲帶中也有收錄不少電影中出現的老歌,有湯姆威玆(Tom Waits)、路易斯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等等。

總言而之,《未來總動員》這部片子,整體的結構依然是不脫好萊塢體制的影響,但原作中有趣的邏輯和寓意並沒有在改編後破壞怠盡,反而更加入了導演本身對於瘋狂理智執迷的描寫,勾勒出一副複雜迷人神秘而宿命的末日景像。讓人在哀慟於劇中的悲劇之餘,還能有許多的餘味能讓人再三回味思考。雖然在表演層次的深度不夠,和故事內涵氣勢發揮上有野心不足之感,本片或許還沒辦法和其他一些經典的科幻電影相比,但仍然是難得一見的佳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