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惡男日記

SEARCH

1998年3月29日 星期日

惡男日記

In the Company of Men (1997) (惡男日記)

導演編劇:Neil LaBute
攝影:Tony Hettinger
演員:Aaron Eckhart, Stacy Edwards, Matt Malloy

兩個男人,兩位上班族
一位能言善道,長相迷人;一位不善言詞,相貌平庸
等候在機場,為了出差到子公司六個星期
就在機場旁的座椅,兩人開始抱怨工作的不順利,抱怨女人對他們的不公平
說著說著,這一位開始聳恿著另一位加入一場遊戲
一場報復女人的遊戲
他們打算在這出差的六個星期之中,一起找個女人
這女人必需是不受男人喜愛的
他們將會同時個別地和她約會,讓她感受到平日難以獲得的戀愛喜悅
然後在六個星期後,兩人再同時將她甩掉,她將受到徹底的傷害
而這兩位男人將可贏回他們的自尊心,證明自己的能力,並可永遠地嘲笑女人

他們找到了一個女人,一位打字員,她長的十分漂亮,但卻是個聾子
正是這個遊戲的完美目標。
但隨著計劃的進行,他們開始發現她的善良、熱情、美好....
這場惡男遊戲是否可以如預期般的進行下去呢?...


這部片是我絕色影展的第一部片,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部。其實這並不是一部探討愛情和兩性的電影,沒有什麼浪漫和真愛。這是一部講男人之間,如何地看待女人,如何地運用權力互相欺騙利用,如何地以偽善的面目遊走在公司組織之中,一個殘酷的故事。

兩位男主角都有著極為突出的性格塑造。能言善道長相迷人的那位,他運用他的話語,拉攏所有人的感情,在所有人的面前背著某人說他的壞話。他表面上拉攏著另一位男主角,一起抱怨工作一起抱怨女人。但實際上他只是在玩弄他,暗地裏瞧不起他,同時又因為對方職位較高而在怨恨他。他能夠在贏得對方的信任之下暗中落井下石,被害的人還會不知情地感激他。而對於女人,他佔盡了優勢,他說著可以騙過觀眾的花言巧語來贏得女人的芳心,實際上他完全把女人玩弄在手掌心不存一絲憐惜。

另一位,長相平庸不善言詞的那位,就和許多人一樣,不是壞人,但面對壞事的誘惑並沒有多少原則可把持,耳根子軟容易被說服被人唬住。同時他也會利用職權假公濟私,雖然技倆十分拙劣。對於女人,他想要裝成一副大男人的姿態,但總是被牽著走無法自拔。

整部電影沒有耍弄任何光影技巧,沒有配樂,沒有繁複的剪輯,沒有複雜的鏡頭運動,沒有戲劇性的打光,沒有聳動的情節,沒有特寫,沒有討喜的笑話。幾乎是完全沒有任何常見的電影技巧。完全靠對白和演員,不帶刻意提示地展露出這兩位主人公的性格。表面上互相友好,隨著遊戲的進行又開始互相忌妒,職位高的運用職權阻礙對方,職位低的卻暗地在工作上扯對方的後腿。女主角愛上了欲徹底玩弄她的那一位,又拒絕了另一位真的愛上她的男人。職場上的奸險絞詐,愛情上的不公平,男人同儕之間影響力的運作,沙豬心態的描寫,玩弄權力的慾望,都交織在這看似簡單實則豐富的劇本中。

這不是一部令人愉快的電影,更進一步來說,或許這是一部考驗男性觀眾的電影。考驗你厭惡或喜愛兩位男主角到什麼程度。是一起感受到玩弄他人的惡劣快感?還是不恥其泠血的欺騙利用?是同情被利用陷害的男人?還是心驚於他也有的無知下流天性?在這樣醜化男人的電影中,女主角,那位耳聾的打字員,則顯得十分的美好,善良熱誠溫和,但這也是個考驗,在影片前半部,兩位惡男分別約她的同時,她畢竟接受了兩人的邀請,惡男遊戲極有可能變成一女玩弄二男的的愛情三角。另外她那因耳聾而被主角戲稱為在吹泡泡難聽的說話口音,也成為考驗觀眾幽默感的設計。

觀眾會對這樣的電影有什麼感想?從網路上看來其實是十分分岐的。看到最後我還聽到現場觀眾仍在期待一個快樂的結局(其實我或多或少也有這樣的心結在),但是現實生活不是電影吧!壞人不一定會受到處罰,好人也不一定會有好報。這樣的故事,發生在不知名的公司,兩個穿西裝打領帶的男人,出差到不知名的城市,做著不知名的工作,開著不知名的會議,玩個到處都有可能發生的遊戲。所有的不知名都可以代換到真實的生活中,整部電影成為一部對現代社會的諷刺和控訴。

本片為Neil LaBute 自編自導的第一部電影,他在開始電影生涯之前就是一個劇作家,這解釋了為何在這樣一部電影缺乏電影技巧但卻能在演員和劇本上呈現出十分豐富的內涵。鏡頭總是如舞台劇一般用中景,鮮少特寫,但卻有著電影有別於舞台劇較為真實的感覺。演員本身應該是電視電影演員吧,來回在風格派和寫實派的演出,使得整片加了一層玩弄好萊塢公式的意圖,表現皆十分稱職精彩。

推薦大家去看這部電影,但我不能保證會喜歡這部電影。無論如何,我認為這部電影是本季絕色影展最棒的一部,或許也會成為我今年年終的十部最喜歡的電影之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