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鋼琴教師

SEARCH

2002年2月1日 星期五

鋼琴教師

La Pianiste(2001)(鋼琴教師)(The Piano Teacher)

導演:Michael Haneke
編劇:Michael Haneke, Elfriede Jelinek(novel)
攝影:Christian Berger
剪接:Nadine Muse, Monika Willi
演員:Isabelle Huppert, Benoit Magimel


鋼琴教師 La Pianiste(2001)

我從來沒有弄清楚過 那位女鋼琴教師的性癖好
她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 到都是男性流連的小包廂付費看A片
或是偷偷潛到露天汽車電影院 偷窺情侶做愛
還有很多報章影評都己經寫的很清楚的種種駭人的自慰方式
也許太多的宣傳重點放在這些所謂"變態"行為上
害我在看的時候直覺地就把她當成某種心理變態
預期她可以做出各種無法想像的行為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 重點不在於她有多變態 而在於她有多麼地"正常"


外表上她是一位氣質高稚道貌岸然且帶點泠漠的上流人士
談吐舉止以及她對音樂的素養都顯示她是位兼俱智慧與感性的女士
但除了這層面具之外,她一直和別人保持相當的距離
因此可以保護她私底下所有種種的不堪 包括她和她母親的關係 她特殊的性癖好
但這種防衛似乎不是出自於羞恥 而只是生活的一種方式
她己經習慣了她私底下種種會被別人視為不堪的慾望和行為
不論這些行為從何而來
那只是一種和吃飯睡覺一般的日常鎖事,只是不好讓人知道而已
最重要的 似乎是她極欲想要維持某種高貴的自尊和自傲
而這才是讓她和別人保持距離的最大原因
她不願讓自己在他人面前顯得墮落 不論她自己是否如此覺得
從這點看來她又是極度的保守 這種對比竟然毫不突兀地並存著

但我相信她對她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一清二楚的
清楚到她幾乎可以擺脫掉任何自我道德上的包袱 理智地面對自己的不堪
她面對有才華的女學生 極盡所能地打壓羞辱 但進退又拿捏地如此精準
她聽到動人的音樂可以感動的落淚 但同時她又極度清醒地去處理她的忌妒
用碎玻璃放在她學生的口袋中 讓她無法彈琴
我認為所謂逞懲罰或報復都不能形容這種行為
她只是不能讓女學生奪走她的音樂
或是也同時地 不讓音樂奪走她自己人生般地奪走女學生的人生
或甚至這是某種對仰慕她的男學生的挑逗行為
說真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去解讀這麼複雜的場面

如果電影只講到這樣 那也只是某種獵奇窺視的故事罷了
但這部片當然不只如此 女主角面對一位年輕有才華的鋼琴學生對她求愛
不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 總之某種角度來說 她確實地心動了
女主角不斷地防衛 男學生不斷地進攻
攻守之中她逐漸地動搖了她與他人之間的界線
然後在廁所的那場戲 她決定開始要求男主角實踐她的性儀式
男學生當然不明究理 於是可以看到女主角是多麼地慎重
男學生又是多麼地挫折地去配合女主角的要求
但他並不是所謂傳統的大男人,他相信這樣的性愛是可接受並互相學習的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這只是女主角的一點牛刀小試而己

然後是那封信,女主角不知道如何用言語說出如此下流的性愛行為 只好用寫的
因為她所有的性儀式到目前為止都是不需用語言的
而且是不用面對另一個人的反應
她不願意當著男學生的面透露出她所有不堪的慾望
於是寫信成為唯一的方式 特別是她要求男學生在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能讀信
只是男學生不願意接受這種迂迴的方式
他相信親密的行為是要兩人面對面溝通的
拉距之後 她妥協 到最後
我們就看到那場戲 男女兩人躲在房間裏 男主角開始讀信

他無法相信眼前他所愛慕的女人竟有如此下流的想法 遠超過他所能接受的程度
他開始咒罵羞辱女主角 毫不保留但又手足無措地表達他對她的蔑視
之後憤而離去 只留下女主角默然一人
這可能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 赤祼祼地把最私密的慾望攤在另一個人面前
而且是她在乎的人 結果受到了狠狠的傷害 擊碎了她所要保持的尊嚴
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種情況 她只能無語

於是她再去找他,請求他原諒,並說願意照他的方式來做愛
為什麼?是她己經愛上了他 無法失去他?
可是她終究還是做不來所謂的"正常"性行為 並感到噁心的想吐
男主角這可氣瘋了 "從來沒有女人對我感到噁心過.."
他是否忘了不久前他也用噁心這個字眼來形容過女主角?

夜晚他來到女主角的住處 他強暴了她
照著她信上寫的一切 用暴力 用言語羞辱 還說 "這不就是妳想要的嗎?"
是啊 這不是女主角想要的性儀式嗎?我不知道
我從來也沒搞懂過女主角的性癖好 但我相信這不是她要的
她要的不是這種被徹底的傷害 被輕視 被羞辱 .....

經過了一晚的崩潰,隔天她又必需帶上她的面具
她這次真的打算著復仇,她拿了一把刀藏在她的手提包裏
她站在音樂廳的門口 等待男主角的到來....
沒想到的是 就在男主角來的那一刻 她卻被某位朋友禮貌的問候分了心
刀子拿了出來 可人早己進去
她所受的傷害 她拋下理性的憤怒 她生平第一次不顧一切的復仇
就這麼輕輕巧巧地溜走了
身為人 竟然活的如此不堪...

在這時刻 還是只能無言 她的憤怒只能把刀子刺向自己
然後帶著鮮血離開音樂廳 離開她的愛人 離開她的音樂

很聳動的故事 把人性慾望和社會禮俗的對抗拍的如此血淋淋
而且在赤裸裸呈現的同時 又把人性的可悲拍的甚至可說是淒美了
也許太超現實了點....
但絕對是讓人摒住呼吸 了不起的一部電影

至於導演如何地精準掌握劇情、音樂和畫面 演員的演技如何地出神入化
我不知道還能再講什麼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