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靈異象限

SEARCH

2002年8月11日 星期日

靈異象限


Signs (2002) (靈異象限)

導演編劇:M. Night Shyamalan
攝影:Tak Fujimoto
音樂:James Newton Howard
剪接:Barbara Tulliver
演員:Mel Gibson, Joaquin Phoenix, Rory Culkin, Abigail Breslin


看完後感想很多,有點不知從何說起。我想導演M.奈沙亞馬蘭真的是好萊塢主流導演裏面少數知道要怎麼使用電影技巧來營造故事的人,我對其評價甚至還比我甚喜愛的導演大衛芬奇來的高,因為大衛芬奇必需要仰賴別人的劇本去偷渡他的風格,M.奈沙亞馬蘭則是自己寫劇本,對影片的掌握更加完全,成果也更為成功。不過這感想也是看完這部最新作品之後才有的,之前他的<靈異第六感>和<驚心動魄>即已展現他的風格,但都沒有這部<靈異像限 >來得成熟。

M.奈沙亞馬蘭的特出在於,他能在可以十分好萊塢的題材和類型中,用極度緩慢沈靜的風格,注視環境和生活中極小的細節,營造出逼人的氛圍。他習慣於用小故事來呈現非常大的氣勢,用異想天開的情節卻能探索人性、生活與信仰。誰會知道<驚心動魄>花了兩小時的時間來營造一個真實的超人,其實他要講的卻是人對於自我存在的疑惑與追尋?

<靈異像限>的故事在美國賓州郊外,主角的玉米田突然出現了奇妙的圖案,這不是個惡作劇,最令人不安的是全世界各地都陸續出現了神奇草原圖案,已經形成一股異像,電視每天每台都在報導這前所未有的徵兆。我本來以為這部電影是關於主角個人驚險遭遇,意外地卻發現這其實是一部描寫"世界末日"的電影。導演不選擇從傳統好萊塢的大角度來說這個故事(ID4,慧星撞地球,世界末日),而是從日常生活的細節,用極簡的故事和人物,來傳達相同的意像,卻是更加駭人。從動物的異常行為,黑暗中傳來的聲音,玉米田中沙沙的聲音,到電視,人們無助的從電視注視著世界的改變,最後主角一家人關在農田的小屋中,等待末日降臨。可以感覺到從主角的表情、室內光線、房間的色調氣氛傳達出來的深沈恐懼感,沒有人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這部電影最成功的就是利用無知感,觀眾無法清清楚楚看到全盤事件發生的經過,和片中角色一樣沒有人知道當黑夜降臨,到底會面對什麼逼遇。是的,這讓我想到<厄夜叢林>,甚至讓我想到 中一行人被殭屍困在小屋的故事,更古早的說不定可以源自希區考克的作品,這絕對是一流的驚悚手法。

但除了無話可說的驚悚氛圍之外,更動人的卻是描寫主角心中的世界末日,電影故事發生的半年前,男主角的妻子發生車禍去世,他原本是個牧師,信仰卻隨著妻子去世而崩毀,之後玉米田的圖案所帶來的徵兆,就像是世界要隨著他的內心一起毀滅,外在與內在交互指涉,從故事來看是一個由異像帶出世界末日的驚悚片,但從抽像的角度,也可看做是人與上帝的對話,人與內心信仰的對話,人心面臨失落崩壞的末日,具像在黑暗中的人影、神秘的圖騰、失落徨恐的人心,及無可解釋的異像當中。猜猜看我想到哪一部片?這部片某些企圖和場景竟然和塔可夫斯基的<犧牲>有神似之處。

當然這部片不能像所效法的前輩一樣,讓主角失蹤、被吃掉或是發了瘋,或是真的來場世界末日。而是要想辦法在陷入地獄之前,讓主角重見光明,獲得救贖,這其實讓我覺得有點可以說是必要之惡了,但M.奈沙亞馬蘭精心編寫的伏筆,在最後讓男主角心中末日的回憶轉變成上帝指引他們的徵兆,雖然不是拯救了世界,卻拯救了他的兒子和他自己的靈魂,難免讓人覺得廉價地耍弄神蹟,可是導演誠心誠意地理解,西方人對上帝和宗教信仰的正面意義,在於支撐著人心孤獨地活在世界上,他用末日的意像來質問觀眾,當一切都將毀滅時,你還剩下什麼?而上帝的機器還有比在電影中更好發揮的地方嗎? :) 但有些事情還是不需要講得太明白,最後主角腦中回憶靈光一閃來得太生硬,其實可以全部剪掉(但我想可能會有觀眾抱怨看不懂),主角最後一幕重拾牧師服也大可不必。更好的剪法,我覺得是把主角的回憶放在電影的最後面,更有讓一切豁然開朗的感覺。結尾的處理是這部電影較為明顯的敗筆,但瑕不掩瑜。

附帶一提,M.奈沙亞馬蘭這位印度裔的導演,喜歡在電影中放入印度人的角色,這次他更親自在本片中演出配角。我覺得他處理這個角色比起好萊塢大多數的電影處理美國少數族裔的方式來得有意思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