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美麗時光

SEARCH

2002年10月8日 星期二

美麗時光


美麗時光(2002)(The Best Of Times)

導演編劇:張作驥
攝影:張宜敏
剪接:廖慶松
音樂:張藝
演員:范植偉 高盟傑 蔡明修 吳雨致


為什麼我必需要盯著銀幕,為了子彈有沒有上膛而緊張啊?然後還要不斷等著什麼時候,那顆一定會發射的子彈會把什麼老大給幹掉?也許如果我少看幾年的好萊塢警匪片、黑幫片或是一些 MTV世代的獨立怪片,我會對導演把觀眾的心懸在那一顆子彈的緊張手法大呼過癮也說不定。不過95宣言裏面明定影片不得出現謀殺、武器等"淺薄的動作",我雖然不會很堅決的排斥,但也明白在電影中亮出一把槍幾乎永遠是製造、解決衝突的廉價手段,關於手槍在電影裏面已經是一門學問了,關於拿槍的姿勢、時機、發射的瞬間子彈的飛射、中彈後血噴出來的樣子,倒地的節奏,就算不考慮這些,當一個角色要強迫另一個角色做些什麼事的時候,拿槍指著對方永遠是最經濟最有效率的手段,不用說任何一句話,也不用花什麼力氣。

所以,當小偉和阿傑的命運被這麼一把"電影式"的手槍所決定時,我感到有點不耐煩了。尤其是不希望造成他們悲劇的衝突,只剩下一把槍和一顆子彈。當然我可以去想像在槍彈之外,關於他們生活中的種種苦悶與無奈,只是後來我發現這部片和<忠仔>或<黑暗之光>相比,小偉和阿傑這兩個角色顯然是更加空白。

我不知道是肇因於我過於淺薄的人生經驗,還是這擺明是張導演的超現實設計?一個三聲道的複合式家庭,我覺得比較像是在提示觀眾這是一種寓言式的比喻,超過這種家庭存在的真實性( 我不是在質疑這樣的家庭存在的可能性,我更懷疑的是導演設計這樣家庭的用意 ),然後小偉阿傑,不愛飆車網咖搖頭打電動,竟然是喜歡李小龍還有變魔術,黑道大哥晚上在家練電子琴,半夜出去捕鰻苖,連獨角獸和豬都跑出來了。小偉宿命式地一直嘔吐,他姐姐和哲哥之間的愛情,我不是懷疑這些事物存在的可能性(很多其實是合理的),但當看到小偉回頭望著那湛藍的水族箱,如此的超現實的像徵大刺刺地擺在那裏,我相信這部片根本就是張作驥導演個人的電影幻境更甚於真實生活的描繪。

從<忠仔>一路看過來,張作驥導演指導演員營造生活氣氛的功力自然不在話下,也或許片中老一輩的演員偶有讓人驚喜的段落,可是像阿基在本片戲份大量減少,可明顯感受到這次更多的重點放在兩位主角小偉和阿傑身上,兩個角色有意地被塑造成兩種對比的性格,面對人生不同的態度,然後遭遇相同的命運,最後阿傑的死亡甚至扭轉了小偉的性格。這樣設計的一個問題是范植偉並沒有能力承載這麼需要靈光的角色,而更大的問題是這樣的設計明顯是電影式而不是寫實的,導演用他們設計好的命運來說故事,而不是用他們的生活。尤其兩位角色和他們家庭的連結明顯比前作來得薄弱許多,他們本身的理想、希望、憤怒也都模模糊糊,我不知道小偉一直說他是快樂的人的快樂是指什麼,也覺得阿傑的好動和衝動除了讓角色更討喜及製造情節衝突之外,並沒有太多其他更深的描寫。可惜了高盟傑這個好演員,也可惜了小偉這個好角色。小偉和他姐姐,和他父母親,和哲哥之間的關係,是可以更深入,需要更好的演出來補足劇本留下的空白。

因此我不是特別去關心小偉和阿傑,而他們的命運--今天如果那一槍沒有發生,那他們的悲劇是否還是有相當的必然性?如果不是必然的,那後半段他們逃亡我又何必要去在乎?最後阿傑被槍殺,小偉卻全身而退,這似乎暗示了( 也不算是暗示吧) 哲哥犧牲了阿傑保全了小偉,可是我卻看不到小偉對此的任何反應,這到底是導演覺得不需要說呢?還是根本忘了去處理?就算是要製造電影式的戲劇衝突也處理的不夠用力。

或許這是見仁見智的,許多人會特別關注片中眾多的配角們,如身患絕症的少女,失落的父親們,還有一大家子的吃飯、吵嘴等寫實的生活場面,可是那奇異的長巷,環繞在他們家旁邊的水溝,確實是很特別的超現實場景,那場景讓我想起了<香港有個荷里活>裏面的大墈村,也因此讓這地方帶了些奇幻的色彩,導演安排了一個真理生命道路的路燈,也明顯地是意有所指的電影手法,這些都再再提醒觀眾這是一部被建構出來的電影,而不是如之前的<忠仔 >和<黑暗之光>那種企圖創造出逼近真實生活的氛圍。( 即使為了達到真實的氣氛可能做了一些扭曲真實的設計) 這種奇幻及真實交雜的風味是<美麗時光>的特點和魅力,但我看不出其超現實設計的用意,現實/非現實沒有對照、呼應、拉扯。我倒是覺得片中連寫實的片段都被導演拿來做拚貼電影的素材,張作驥這次似乎更在乎的是拍出一部電影,而不是在電影中描繪出劇中人的人生。

於是當生活充滿了電影的符碼,寫實被虛構所分解,那超現實的結尾也不復黑暗之光的力量了。小偉在第二次時去幫助阿傑,或許是表達了他心中後悔沒有去做的選擇,但是在結尾之前一整部片的時間我都沒有感受到小偉心中對於生活態度的掙扎,最後救與不救的選擇因此突顯不出其力道。兩人最後在水中快樂地打鬧著,真的是一個美麗的畫面,就像北野武在電影中殺了兩小時就為了在結尾時死在海邊,但在<美麗時光>中這更像是一種儀式,好像為了完成這最後的畫面,劇中人所有的苦悶和悲傷,連同那長巷、那水溝、路燈、獨角獸、小豬....和那把槍,一起都成為了這電影形式的一部份。寫實和超現實的失衡,劇本和演出上的瑕疵,撐不住眩麗結尾的故事,看完<美麗時光>真的是有點失落。

所以我不禁地想,如果阿傑開了那一槍卻發現根本沒裝子彈,那他們的命運會如何呢?如果他們有著不那麼悲傷,不那麼美的出路,這樣的電影會不會更有實在的力量?就像我曾經在阿忠身上感受到的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