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現代啟示錄重生版

SEARCH

2002年11月11日 星期一

現代啟示錄重生版


Apocalypse Now Redux(1979/2001) (現代啟示錄重生版)

導演:Francis Ford Coppola
編劇:John Milius, Francis Ford Coppola
攝影:Vittorio Storaro
剪接:Lisa Fruchtman, Gerald B. Greenberg, Richard Mark, Walter Murch
音樂:Carmine Coppola, Francis Ford Coppola, Mickey Hart
演員:Martin Sheen, Marlon Brando, Robert Duvall


多年前我在學校社團放映看了<現代啟示錄>原版,是4:3 全螢幕規格的LD,當時就很希望能有機會看到寬螢幕的版本,因為深深覺得當時簡陋的放映品質讓這部片的效果大大打了折扣,可能也因此我不太能感受到這部片的震撼和內容,不過從當年看到的來說,已經覺得非常傑出,也能感受到導演的藝術企圖與野心。而今年可以在大銀幕(真的是很大的銀幕),不錯的影音品質的戲院和座位下重新觀賞這部片,自然是非常期待能夠體驗到這部片的震撼張力,看電影求的不是就是這樣嗎?在大銀幕中追求一場場的經歷與感動。
所以當黑暗中第一個鏡頭出現,直昇機的音效環繞在戲院四周,這時刻我也只能一聲輕嘆,"就是這個...."

老實說,這部片已經有二十多年了,我上次看這部片大概也有五、六年了吧?光就影音效果來說,其實有許多好萊塢大片都非常的震撼,而我自己也在戲院中有過其他很棒的體驗,所以這次的重生版其實效果並不算真的多驚人,尤其是劇情我大致上都知道了,缺少了初見時可能會有的驚嚇。重點是一部電影真的要能直入人心,靠的可不只是畫面和音效而已。雖然如此,那一排戰鬥直昇機在海灘大轟炸的畫面以及隨之而後的場面調度確實是非常驚人,了不起;而我想這差不多就是這部片在影音效果上面的高潮吧?因為在之後這部片的氛圍就開始轉向更為細緻的,在一片矇籠的黑暗河流中前進。要靠的不是物理的份量,而是純粹心理的影響。

而在深入河流之後,柯波拉所營造出的,是一幕幕超現實的幻境,主角一行人所碰到的全都是有點讓人無法相信的事物。一開頭的就是在黑夜的航行中,船轉個彎竟然就看到燈火通明的美軍基地,花花公子女郎搭著直昇機降落到舞台上引發阿兵哥們的暴動。這種高度預期落差後來不斷地出現,最明顯的,就是他們碰到法國農莊的民兵(這段是新加入的段落),一直到最後河道兩旁樹林不斷有箭和矛射出來,這根本就超出了對現實戰爭的想像。而每一次他們的停駐,都像是一場愛麗絲奇遇,到最後Kurtz上校的異境也是如此。其實打從一開始瘋狂的Kilgore上校把戰爭和衝浪搞在一起不也是這樣?( 我也很懷疑,越南叢林中出現老虎的可能性為何?)

於是再清楚不過,這不是一部呈現越戰史實的電影,柯波拉不像史匹柏在< 搶救雷恩大兵中 >企圖營造出在戰場上真實的氛圍,他不用寫實的手法拍出越戰的瘋狂與恐怖,他也不想告訴你當年那批上戰場的美國子弟兵到底遇到了什麼事。越南只是一個舞台,有它一部份的主題,但更大的主題卻是超越了越戰這個事件。電影是從小說<黑暗之心>改編而成的,場景從非洲搬到了越南,或許柯波拉想傳達的是一個共通的主題,無論是歐洲列強殖民非洲,或是美國介入越戰,這其中所反應出的共通主題到底是什麼?

故事是主角Willard追隨Kurtz上校的旅程,想要探究到底 Kurtz看見了什麼,是什麼使他瘋狂?而在旅程中Willard對Kurtz益發的好奇與崇敬,想要見他一面的渴望越來越濃,Willard 自願回來越南,不就是他在戰爭中經歷,讓他渴望著越南叢林中的什麼嗎?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但他知道就在那裏,而Kurtz 上校已經先他一步遁入了那無比的黑暗之中,似乎所有一切的答案就在 Kurtz那裏,只要找到他,一切就清楚了。於是逐漸地Kurtz上校在Willard的心中被神化了。不用說,這旅程中他碰到所有的人不是自認為上帝,就是放任自己為野獸,要不就是追隨在各式各樣上帝身旁的信徒。信仰的失落與渴望,Willard 就像在追尋上帝一樣地追尋著Kurtz。當然 Kurtz不是上帝,他也沒有答案(?),不過上帝的幻影在電影中已然確立,即使這位上帝可能是在黑暗的最深處,他帶給人的可能只是絕望與死亡。

或許可以這麼看,柯波拉借用越南這個場景和情境,用戰爭中一連串瘋狂扭曲的行為,來見證人類(白人)文明的墮落,在非洲或者在越南的經歷,把脆弱人性之中黑暗的一面給撕扯了出來;在這部電影中負責和男主角上床的女人說,她可以感受到 Willard心中的兩個臉孔,一個想殺人,一個想愛人。這兩個面像在他的心中拉扯著,也在 Kurtz上校的心中拉扯著,柯波拉或許想說,越戰經驗讓參戰的士兵們都經歷著類似的掙扎,讓全美國都經歷著類似的掙扎,讓白人文明也經歷了如此的掙扎。不過我覺得,搞不好掙扎的是導演自己吧?但至少他不像史匹柏,連掙扎都沒有地想盡辦法賦與戰爭正面的意義。而這拉距套上前面的上帝說,搞不好連宗教性的隱喻都可以說上一說。

最後最後,Willard見著了Kurtz上校,Kurtz 也一樣地在渴望 Willard的到來,活著到達這森林密境的三人,Kurtz殺了拒絕他的 Chef,收服了放棄自己的Lance,而囚禁了和他如此相像的Willard,他想把一切託負給他,他要交由Willard的手來毀滅這一切,似乎是他自己無力挽救自己,讓 Willard結束這一切正好可以代表他的答案和結局。於是他喃喃自語式地向 Willard告白他的一切,他唸的書我後來才知道除了聖經之外,還有小說<透明人>,我不知道這確實的意義,不過小說的劇情好像也是奪得權力的主角墮入黑暗的故事。Kurtz 最後講了一段告白,他看見一排排小孩的手被砍下堆在一起,只因為先前美軍為他們注射了疫苖,他於是瘋了,然後他了解到越共有著美軍所沒有的力量,能夠不惜一切地達到勝利,"美國人太天真太脆弱,他們是不可能打贏越共的",他說要有高尚的良知,但也要毫不猶疑的殺人,才是美國所需要的軍人。他說精神上要絕對的自由,甚至不被自己的良知所限制,這是他所看到的力量嗎?這是他遁入黑暗中所要追求的嗎?而在這個答案之後他深知這沒有任何出路,他只能在他建立的小小王國中,咀嚼著這個答案,然後等待像 Willard這種人的到來。

Willard殺了Kurtz,然後離開,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呼叫"Mighty"來毀滅這一切。但那殺人的儀式其實宣示了Willard對Kurtz的認同,然後他離開則是因為Kurtz 已經告訴他結局了,上帝已死,而世界還存在著。

==

自己寫一寫就把情節給自圓其說了,不過有很多還沒提到的,而且當時在看的時候也沒有想這麼多;其實我不能說我看懂了 Kurtz或柯波拉所說的東西,一切大概只是我自己的亂想。說坦白點,我根本不認同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東西,尤其是最後,Kurtz對Willard的告白。我不了解越戰的歷史,充其量只是看了幾部關於越戰的電影,無從判斷電影中呈現的越南到底有幾分真實,不過就我上網看的一篇影評,片中所說越共砍斷小孩的手是編劇發明的情節,而片尾屠牛的儀式則是柯波拉在拍片地菲律賓所觀察到當地的傳統習俗。更不用說最後屍橫遍野的叢林國度是出自小說家和電影編劇的想像力。這一切丟到越南這個符號中,就成了電影中那充滿邪惡的黑暗深淵,越南和非洲又有何差別?都是"黑暗大陸",柯波拉想拍地獄,他藉由越戰這個舞台告訴觀眾,地獄就在那裏。當然他說的不是越南,而是那個情境,那個貌似越南其實不是但觀眾又覺得好像是的電影幻境。而整部片的情境又和越戰難分難捨,那絕對的、使人瘋狂的力量又指名道姓地落在越共身上,即使整部片幾乎看不到任何一個越共,我不知道這可不可以說是妖魔化?但回過頭來說,這部片要講的東西其實超過越戰本身,或許可以說黑暗存在人心中,這一切都只是Kurtz和Willard心靈掙扎的像徵,或說是他們內心幻境的具像?無論如何,這是美國人眼中的越南,這是柯波拉創造出來的越南,這是一部以越戰為題材的電影,但大部份的時候,又和真正的越南毫無關係。

有時候藝術和裝腔作勢只有一線之隔,大概沒法下個定論吧?重生版中好幾段新加入的段落老實說我不是很懂其用意,反而讓我更加的不耐。其一是主角一行人遇見了落難的花花公子女郎,那些女郎的神智不清對照阿兵哥的色慾薰心。其二是他們來到有如世外桃源的法國農莊,在餐桌上大談政治,或許是要帶入到一點關於"真正"越戰歷史的論點,但打從一開始,陽台上神秘的淑女對 Willard一行人的窺視,以及 Willard回眸一望,我馬上想到這是標準的英雄美人劇情,必定以兩人的床戲作尾,果不其然。還有最後Willard被Kurtz囚禁,他在神智不清之際看見縫隙外天真的越南小孩好奇的望著他,然後門打開,Kurtz 開始唸著時代雜誌的文章,身旁圍繞著這些小孩子。這和之前看見血流成河,屍首橫陳的景像大異其趣。這些孩子的眼神與笑容使人困惑,或者說是恐懼?我想這些段落都和電影其他許多部份一樣都帶點浪漫的色彩,Kurtz 是融合純真與血腥、瘋狂與理智的先知,而 Willard則是決意探究黑暗,看穿一切偽善,但又保有其良知的英雄。(或許吧?)

應該還有其他新加入的段落(我想老虎那一段也是新加入的吧?),我已經記不得了,不過似乎在重生版中巡邏船上一行人的個性顯得更加的鮮明而完整。而在中段的一場戲其實已經道盡了這部片所有關於越戰的一切:船長因為 Willard不肯透露任務的目的讓全船深入險境而心有不快,當他們遇見一艘越南漁船時,船長不顧 Willard的反對堅持要按規定搜查這艘船,而其他人也開始對這些漁民和婦女大呼小叫,結果發現一名婦女可疑的舉動,一陣混亂之下他們開槍掃射,幾乎 殺光了漁船上所有的人,最後才發現他們藏匿的只是一隻小狗而已。船長又堅持按規定把僅剩一位重傷的女人送到她的友軍,Willard 於是一槍結束了這個女人,結束這一場混亂。 "我們把他們狠很劈開,又幫他們包紮起來,我看得越多,越無法忍受這樣的偽善。"Willard的旁白如此唸著,從此這一行人看他的眼神再也不同了,這樣的結果觀眾其實在開場沒多久,看見直昇機轟炸前逃難的學童,就已經心知肚明。(這逃難的學童似乎也是新加的片段?)一直到到達目的地前船長被叢林中的長矛射中,在臨死之前他決意要拉著 Willard一起下地獄,在他嚥下最後一口氣後,Willard 才對剩下的船員告白,這一切只是為了深入黑暗之中去暗殺一個發了瘋了上校。幾乎所有的人都為了這樣的虛偽而喪了命, Willard其實也參與了其中。

之後大概就是柯波拉的電影儀式吧,最後 Willard拿著刀走出來,所有的群眾都注視著他,他取代了Kurtz 成為神,像摩西批開紅海似地穿過人群,他拉著身陷於這群瘋狂的黃種人的Lance,義無反顧地上船離開。或許他終究會回應 "Mighty"的呼喚,天火終將會焚燒著這罪惡之城。好一個現代啟示錄,如果要把這故事的場景拉到現代,你說會是在哪裏呢?

2 意見:

  1. 我打算從最早的文章開始扒
    挖老天
    你2002年(或更之前)就創格寫文章囉?
    我記得我大概是2003年才開始寫點東西
    我格中那些小短文以及『戰地琴人』都算是最早一批寫出來的東西
    話說回這篇
    你有看過關於這部影片的紀錄片『黑暗之心:拍攝現代啟示錄』嗎?
    (我發現我開始逃避與前來我網站跟我談布列松的網友...
    因為我的思緒一直停滯不前啊)
    有沒有什麼輕鬆的話題可以聊啊?

    回覆刪除
  2. blog是2003年底金馬影展+小津影展開始的
    之前的文章都是BBS或個人網站舊文(有選過)轉貼過來
    最早....大概是1995年吧,那時寫了一篇《烈火悍將》在bbs上
    我上網的滿早,因為學校是資訊科系的關係..
    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沒累積出什麼東西來
    看現在網路上百花齊放,覺得實在是隔行如隔山啊..
    不過也是我並沒有很認真吧...
    關於這部片的紀錄片,沒看過耶.
    關於輕鬆話題...不知道,我也不擅長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影迷之間應該聊什麼...
    這次長假應該會出清幾篇最近的觀影感想吧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