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金馬2003]大象

SEARCH

2003年12月13日 星期六

[金馬2003]大象


Elephant/大象 (2003)

推薦指數: * 有可看之處

一時衝動買了這場加映,下次不該再做這種事了...

只能說美國科倫拜校園事件對美國人的衝擊真的很大,讓葛斯范桑想拍這麼一部看似拒絕對這件事進行任何解讀的電影,也讓許多的影評人大聲的讚同,宣稱"沒有人能知道真正的原因 ",希望大眾不要對這事件妄下標籤,能以更細緻的角度來探討這個問題。

當然葛斯范桑並非沒有任何解讀,最明顯地有納粹紀錄片的出現、暴力電玩、上網即可購買的槍枝,和校園中的欺壓岐視,同性戀的描寫,還有一段似乎沒有直接關聯,但諷刺非常明確的三位女孩一起在廁所催吐的段落。其實這些理由要不很簡單,要不就很牽強,沒有人真能就這些線索相信這就是導演所要說的。(但,為何不能呢?)唯一最明確的就是兩位青少年自行買槍在家裏試射的段落,有千百種理由讓青少年相信末日的來臨,但偏偏他們就能輕易地購買槍枝為所欲為,或許這才是最可怕的,任何人都有能力來場大屠殺,只要他們有了動機下了決心。

導演同樣使用他在《痞子逛沙漠》裏突然冒出來的藝術實驗手法,包括不斷變換日夜陰晴的藍天白雲,近乎三百六十度的緩慢旋轉鏡頭,大量的跟拍,只是這次有著明確的主題和情節,有著更多量的訊息放在鏡頭之中。用這些手法讓觀眾看到事件發生前,各個加害人被害人的生活片段,除了少數幾個角色和片段之外,電影的大部份時間都只是一些平凡無謂的瑣事,讓觀眾看到屠殺之前一段短短的時光,其實和一般日常生活沒什麼不同,只是一點小小的思緒,觀眾甚至還來不及認識這些角色到底在想些什麼。

導演不斷地用不同的角色的眼光來重覆著屠殺前的那一小段時間,緩慢地鋪陳著悲劇的來臨,許多的慢動作畫面將這個午後的種種瞬間凝結在畫面中。當大屠殺發生時,導演也刻意壓抑著暴力的刺激感,殘酷的如此寫實,那股壓力讓我聯想到《大快人心》裏同樣毫不討好觀眾的暴力。把暴力屠殺事件用沈穩低調的手法描寫的極為真實,昭告著這不是動作片裏會見到的以暴制暴邪不勝正。從這點看來或許葛斯范桑同樣也有反媒體暴力的意圖,某段鏡頭跟著某位顯然不知狀況的學生漫步走到兇手跟前被一槍斃命的荒謬感,大刺刺地嘲弄電影操縱觀眾情緒的手法。這部談暴力的電影於是被導演拍得極為抒緩優雅又寫實。

或許這就是導演要的,去逼視這樣的悲劇,毫無明確理由,而且就可能發生在我們的生活當中,接下來的思考,就留給觀眾了。

而我的疑慮是,導演那充滿藝術與實驗的手法似乎和這部片的訊息毫無關聯,描寫一真實事件的手法有千百種,老實說這部片採取了最不可親的一種方式,當然葛斯范桑沒有義務要讓所有人看得下他的作品,只是片中仍然抹不掉的另一種暴力迷戀,對於屠殺俊美青少年少女的恐怖片偏好,刻意疏離的手法對藝術片的觀眾來說實在是不新鮮了,而這部片的訊息又是如此地稀少。我倒是認為這部片之所以成立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那極美的電影美學。但面對這樣的悲劇,這些又有什麼好在乎的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