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小津]淑女忘記了什麼?

SEARCH

2004年1月9日 星期五

[小津]淑女忘記了什麼?


淑女忘記了什麼?(1937)

推薦指數: ** (值得一看)

在個人新聞台力氣影壇,台長一系列的小津研究專文花了六篇來研究這部小津早期的有聲片,說實在我看不是很了,但一個有趣的觀點是:小津真的是我們以為的那位小津嗎?而看電影一個有趣的角度也在於,一部電影真的就只是表面的樣子嗎?而界定一部電影何為表何為裏有時也實在是個大哉問,尤其是像小津如此獨特的導演更是如此。

《淑女忘記了什麼?》看來如同《早安》和許多其他早期作品一般,是部小品的喜劇作品,沒有所謂家庭的崩解、世代輪迴的主題,沒有關於東京或是時代的特別關注,也幾乎和小津式的悲劇毫無關係,依然有的是關於生活與人性的觀察,和早期奔放的喜劇節奏,也點到一些關於傳統與現代的對比。故事關注在一對夫妻的生活,丈夫被氣焰高漲的妻子管得很嚴,從大阪來的姪女看不慣便慫恿叔叔反抗,從而鬧出一場風波。姪女活力四射的模樣則讓我想起後來的《宗方姊妹》。



《淑》片不但在喜劇節奏上更加緊湊,而且有著許多非常有意思的橋段,像是小學生的數學題搞得大人們團團轉;小孩子閉眼轉地球儀猜地名的遊戲,結果姪女一指就指到北極,不但把少女的青春自信拍的奔放十足,也暗指童稚的純真和成人複雜虛偽關係的對比,因為接下來姪女就憑著第六感找到了背著老婆在外偷閒的叔叔。而跟著下來的段落更是有意思,姪女拉著叔叔去和藝妓喝酒,就看眾多藝妓們繞著姪女正襟圍坐,而身為男人的叔叔竟然縮坐在角落看著姪女喝酒,還一面勸她少喝一點。這種刻意打破性別界線的段落,小津絲毫不掩飾其中的尷尬氣氛。在傳統大男人為主的日本社會,塑造出這樣的一位中年丈夫和一位年輕女孩,小津的意圖十分明顯。

而後接二連三,丈夫回家後還要和姪女演一場"長輩教訓晚輩"的戲碼給老婆看,這和《一夜風流》如出一轍的設計讓人會心一笑,也巧妙地建立了演戲的這兩個人某種不言可諭的默契,這種男女長輩晚輩亦師亦友的關係某種程度也些許跳脫了傳統電影所塑造的人際關係模式。高潮戲時丈夫終於摑了妻子一巴掌,像是在緊繃的夫婦關係中劃了一刀,而後劇情卻急轉直下,不但姪女跑去和嬸嬸道歉,丈夫也立即低頭認錯,沒想到這一連串轉折非旦沒有讓婚姻關係更加惡化,還讓妻子的情緒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小津處理的合理自然,讓這夾在兩個女人之間的男人的掙扎變得非常有趣,他用巧妙的以退為進來處理夫妻間的危機,除了討喜的考量之外,其實也是小津一貫對人際關係泠漠虛偽一面的包容。

而"包容"和"反抗"或許在小津哲學中其實是一體的兩面,他不斷地以溫厚和包容來處理他所有作品中的角色所面對的人生悲劇,不管是青年和成年的落差,貧窮和富有的落差,親子間的期望與失望,日漸泠漠的人際關係,家庭的崩解,以及生命永恆的死亡。但小津對人生悲劇的執迷與包容或許更突顯了小津某種放不開的心結,所以之後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處理類似的主題。

好像有點離題了,回到本片,這部小津相對少數純喜劇收場的作品,在結尾時竟然有妻子向丈夫求愛的性暗示情節,這對一直在男女之情上耍曖味的小津而言,或許是最為直接的一次吧。在小津早期的電影中,這部片我認為是在說故事上相當有意思的一部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