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又近年底-雜談

SEARCH

2004年10月18日 星期一

又近年底-雜談


因為公司新產品幾個月內會出來,工作也越來越忙,之前幾近停滯的進度和心情也逐漸回到正軌。隨著人事改組,一些工作方式上的改進也陸續展開,感覺在工作上好像事情終於有些朝正確的方向來移動了。當然希望一切努力能夠在明年開花結果,但無論如何,等到今年一過,人生就將再邁進另一個階段。

當然年底也是電影活動非常熱鬧的時間,除了金馬國際影展在十一月底舉行之外,一連串的國民戲院影展從九月一直到年底也是看不完,新竹影博館才剛辦完聞天祥老師的讀影會,隨即又要展開影評寫作班一直開到年底,實在是充份展現公家機關消化年度預算的決心。然後趕影展列車一堆片商也推出讓人意外的片子,押井守的攻機2、岩井俊二的回顧展,還有《愛在黎明破曉時》的續集也將在十一月底上映,華納取了個文法不通的片名叫《愛在日落巴黎時》。周星馳、阿莫多瓦和侯孝賢的新片也將在12月時上映,各個都是不能讓人錯過的活動,真是有點不知該怎麼辦了。看起來這三個月好像會過的很充實,但其實也不過就是如此...


前幾天在網路上和人談到小津安二郎的作品,然後又回頭去翻了翻去年金馬影展和小津影展寫的東西,覺得寫電影這件事如果沒有碰到一連串的好作品刺激靈感,往往會缺乏動力,加上總統大選之後的情緒,從三月之後就很少寫了。前一陣子報名十月底要開始的影評寫作班,本來以為只是請一堆影評人來講座,聽聽就算了,但後來發現好像會要求學員寫作,甚至還有指導老師咨詢時間,影博館還規劃了網路討論區來讓學員發表作品,真是有點誤上賊船的感覺,自已亂寫是一回事,請影評人來指導那壓力可就大了。另外我也有點納悶,專業影評寫作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到底舉辦這樣的影評班的動機和目的為何呢?真的來報名的都是想寫影評的人嗎?但最大的問題是,我真的想要寫"影評"嗎?

想到《2046》,我看了很喜歡,目前還沒特別想去分析或評論,倒是在網路上看了一點別人的感想,發覺失望的人還不少,甚至還有人寫了一大篇來批評這部片哪裏不好,哪裏退步了,還有之前一些其他電影的經驗,我覺得其實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角度去看電影,覺得喜歡就會說哪裏拍得多好,或去包容拍得不好的地方,但要是不喜歡,那無論怎樣的優點都變得無關痛癢,再小的缺點都會致命。像我覺得《2046》的旁白囉嗦了點,但不損其好看,可是就有人拿旁白這件事來批了一整篇文章。還有我認為《神秘河流》是部非常有力量的好片,但我也看過有人不知在氣憤什麼地把這部片的劇情設計給痛罵了一大篇。《AI人工智慧》我覺得導演不知所措的結尾是這部片很有意思的地方,但是不用說這結尾被90%人說成是狗尾續貂。

能怎麼說呢?如果以後要寫電影的話,我應該想想要怎樣用不同的態度來寫,要不然陷入一部片到底拍得好不好的論點中,實在有點無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