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二看蘭花賊

SEARCH

2004年11月10日 星期三

二看蘭花賊


因為影評班的關係,有機會又重看了一次蘭花賊(Adaptation.)。去年看完後我認為這是一部劇本十分聰明機巧,但缺乏影像魅力和讓我共鳴的故事、角色,而在第二遍觀賞的時候,我才得以放下對複雜敘事的追逐,也才看到了一點讓我有所共鳴的角度。

故事基本上是關於兩個角色,一位是對自己長相毫無自信,對創作充滿焦慮的編劇查理考夫曼,一位是查理正在試著改編成劇本的《蘭花賊》小說作者蘇珊歐琳,在她採訪蘭花盜採人約翰拉洛許的過程中,她逐漸感受到原來自己生活的空虛與缺乏熱情。基本上這是三層追逐的鎖鍊,觀眾追逐著查理考夫曼的生活與劇本創作,查理追逐著蘇珊歐琳的小說與內心情感,蘇珊則極欲探訪約翰拉洛許對蘭花的熱情與執迷,而約翰則追逐著幽靈蘭。然後隨著電影發展,所有追逐而來的答案一一戳破了追求者原本的幻想,幽靈蘭不過是一朵花,約翰拉洛許瘋狂的外表下其實有著不堪回首的悲劇往事,蘇珊歐琳也不是如她書中所描寫的那般光鮮,當然查理考夫曼也只是個虛構的查理考夫曼。

從角色的描寫來看,不停的追尋的其實是人生無法填補的缺憾,藝術創作和生命本身一樣都是在追求某種不存在的幻影。電影一方面描寫了查理考夫曼在劇本創作上的困境,但其實更多的是在描寫查理他生命的困境,這對電影中其他的角色亦然。有趣的是電影把劇本創作和查理的人生轉折合而為一,查理思緒到哪裏,電影就演到哪裏。當他認為真實人生就是不斷地懷疑掙扎一事無成,我們也看到銀幕上的查理不斷地懷疑掙扎最後回到原點,當他開始改變,開始請教他那信奉好萊塢的雙胞胎弟弟如何改寫他的劇本時,電影劇情也就像雲霄飛車一般開始一連串的高潮,翻出一連串的秘密,最後是一場槍戰追逐,有人死亡,主角因此有所頓悟而讓生命變得更美好。這正好是影片前半段他所要反對的好萊塢公式。

不管這讓人搞不清的邏輯,當結尾蘇珊歐琳抱著拉洛許失聲痛哭,哭喊著她想要人生重頭開始的渴望,這其實也喊出了所有對自我不滿的孤獨人們,他們內心深處的天真渴望。這迷離難解的敘事迷宮,其實和人心深處的孤單困境難分難解,最後也昭示了電影其實是一場巨大的幻覺,查理考夫曼用他的創作來拯救了他自己的生命,藉由他的另一個人格的死亡,像徵了分裂對立的思想相互妥協合而為一。電影中雖然雙胞胎兄弟是兩個不同的角色,但也一再地暗示他們其實是兩個分裂的人格,這也正好是弟弟唐諾考夫曼最愛的好萊塢公式。

這三位角色其實在真實世界裏都確有其人,這部電影借用了這些真實的名字展演了一場虛實難辯的幻境,角色和劇本的關係迷離不清,但其中也有真實的情感與疑問,以及電影如何用幻境來回應人心,慰藉人心的深刻體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