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交作業: 《蜘蛛人2》(續)

SEARCH

2005年8月21日 星期日

交作業: 《蜘蛛人2》(續)

因為種種原因,我又再去參加了一次影評班,不知道這決定是錯是對....

不過我上次的《蜘蛛人2》的影評好像老師還是念念不忘,一直希望我再修改。基於上次的修改我自己並不滿意,於是就有了根據第一版所修出的第三版。先聲明,文章可能還會再小修改,而且老實說我總覺得這篇後來有點胡說八道。(就是這樣的性格,所以我的文章才會有一堆"或許""也許""大概"......)

總之歡迎善意的批評指教。

新時代的老英雄-《蜘蛛人2》

或許《蜘蛛人》電影的瘋狂成功是理所當然的,一個誕生數十年深為大眾所熟悉的超級漫畫英雄,以新時代最尖端的動畫技術重現在大銀幕上,不但一身勁裝的蜘蛛人飛天遁地讓人驚呼連連,面具底下的主人翁也都有如鄰家男孩般那麼可親。也許這就是這部電影最大的貢獻:提醒觀眾超級英雄電影的主角變身前也可以和變身後一樣好看,面具下面的臉孔會比面具外面的風光更值得你去關心。

而續集《蜘蛛人2》可以說掌握了前集的優勢並且更加長進;更充裕的預算和更成熟的技術與經驗,不再讓電腦特效如第一集那般限制了拍攝的自由,這次場景 變化和鏡頭的恣意揮灑讓人嘆為觀止,動畫效果也都和畫面情節緊密結合,展現出相當的戲劇性和節奏感。看蜘蛛人和八爪博士在高樓對戰,以及兩人在捷運上再度 交鋒的這兩段戲,可充分看出導演在處理特效場面上的自信。

在情節部份,擺脫了首集必需花時間交待角色前因後果的包袱,電影一開場就切入了主人 翁彼得派克的困境:身為疲於奔命的超級英雄,不但無法好好工作繳不起房租,學業成績一落千丈,心愛的女孩也等不到回應而移情別戀。他接受了因自身能力而來 的責任,但問題是他能夠支撐多久?角色從前集的青春期危機轉變為青年人對於生命方向的迷惑。劇本沒有在一開場就套用好萊塢公式塞滿動作場面,反而認真地鋪陳 角色的處境,這證明編劇仍然深知《蜘蛛人》成功的一大原因,在於面具下有個能讓所有觀眾感同身受的平凡面孔。而演員們的演出依然稱職,許多聰明幽默的橋段 更是讓人驚喜。

不過在近乎滿分的娛樂之外,蜘蛛人明顯地有別於近年銀幕上許多超級英雄前輩的氣質:反社會的性格、神秘孤僻的身影、被復仇之 火啃蝕的陰暗靈魂;反而像是繼承八零年代初的《超人第二集》一般,主題換成小我和大我之間的道德掙扎,結論大抵是貫穿電影後半段主角領悟到的道理:"犧牲 小我,完成大我","力量越大,責任越大",要為真理為正義,放棄夢想,放棄渴望,放棄心愛的女人。在這充斥著個人主義的新時代,這一番對觀眾曉以大義的 道理,真是有點難能可貴地....無聊。

或許這是超級英雄電影的原罪,要觀眾去思考個人和社會的關係總是讓人覺得過於勉強。這裏沒有如《X 戰警》系列那般地虛構社會族群階級對抗,用來偷渡作者的政治宣示;也沒有如《綠巨人浩克》突顯國家統治和父權的壓力,以隱喻對人性和社會結構的反思;其 情境也不若《蝙蝠俠》系列中對社會秩序淪喪的失望灰心,以合理化私人武力打擊罪犯的行為。光是看到蜘蛛人整天跟著警車抓小偷強盜的義工服務,實在讓人看不 出這位超級英雄的位置何在,電影中甚至把重新找回自我的彼德派克戴上神格化的光環(地鐵上彼德派克被眾人舉起的那段落),來彰顯其道德上的崇高正確,有如一 場公民道德教育。

原來《蜘蛛人2》和才剛落幕的《魔戒》正邪大戰三部曲可說是無獨有偶地同聲一氣:主人翁最大的敵人不是那些面目略顯(或極 為)模糊的怪物,而是自我的軟弱和恐懼,必需要放棄私利為大我奉獻,才是一個人該有的堅定信仰;而這兩個系列也都沒有假裝做出正確選擇的英雄們可以就此擺 脫悲劇的陰影。如此相似的性格,我懷疑也許並不只是偶然。如果不怕過渡引申聯想的話,或許可以從政治的角度來解讀:在911之後,以及隨之而來的美伊戰 爭,美國種某主流價值最推崇的,正是如彼德派克這般維護傳統價值充滿愛國心的平凡英雄。雖然結尾英雄抱得美人歸,但觀眾畢竟早就不再相信電影中萬事美好的 夢幻,於是電影中的主角仍然承受著悲劇的影響不斷地對抗著,即使我們並不真的明白他到底在對抗些什麼。

不知是否是過度解讀,大概我對超級英 雄電影有點要求太多了。這畢竟只是個拍給所有平凡小男生(不論是年紀或是內心)一個化身英雄的幻想故事,一個勇於擔負責任的勵志故事,一如蜘蛛人1963 年以漫畫形式誕生時一般;而在四十年後時代依然詭跼的今日,這位老英雄換上了新時代的包裝繼續在銀幕上傳達著身為美國公民的信念,這也許只是見證時代變與不變的一個巧合吧!

1 意見:

  1. 這篇末二段觸發我另一個小小感受
    或許讓“正義超人”更加無力的
    是“邪惡超人”之生成吧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