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拉丁美洲影展(上)

SEARCH

2006年2月18日 星期六

拉丁美洲影展(上)

(左圖:《青春紫羅蘭》)

文建會的拉丁美洲影展新竹場剛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要從何看起。先看了一部《今生相隨》,然後又趕了一部《生存遊戲》,感覺不太妙,決定還是要挑一下,於是接著看了《青春紫蘿蘭》,之後第二個星期則全部都是導演Arturo Ripstein的作品。錯過了《千朵天邊雲》、《墨西哥床邊故事》、《千里達的秘密》,現在想來有點遺撼,但是畢竟趕影展實在太累,總不能一網打盡。

先聊一下先看的三部片,之後再來談Ripstein的作品。《今生相隨》(Wind With The Gone, 1998),因為之前這部片上過院線,讓我起了想看的念頭。這部阿根廷電影,光從英文片名就可看出趣味。女主角來到一個偏遠的小村落,當地沒有電視,居民唯一的娛樂只有上戲院看電影,但因為這地方實在太偏遠了,等到影片放映很多輪終於輪到這裏時,拷貝早已破損不堪,於是當地觀眾只能看到順序混亂、故事破碎的影片。而一群電影觀眾就在這些亂七八糟的影片薰陶之下,思想言行變得天馬行空,其他"正常人"完全無法和他們溝通。雖然如此,女主角仍然和其中中毒最深的"影評人"談起了一場看似無望的戀愛,甚至後來村民還拍起了自己的電影。

這其實只是這部電影的一部份,故事邏輯本身就和劇中人一樣地天馬行空,難以一言道盡。乍看之下覺得新奇有趣,但是我實在是看不懂。本片似乎在某些時候像是關於政治和歷史的諷刺寓言,最後以電視機入侵村落,終結了電影主宰的奇幻時代,做為感傷的結局。

《生存遊戲》(Corazones rotos, 2001),和上一部片相比之下,這部墨西哥片顯得很平庸無奇。故事描寫在一棟公寓大樓裏不同住戶各種的人生百態,一部浮世繪的電影。反正現代生活就是泠漠疏離,充斥著暴力、茫然、脆弱,看不出來導演有何特別的觀點,也感受不到他對角色的情感。好像是那種在金馬影展裏不知看過多少次,但每看必忘的那種作品。

《青春紫羅蘭》(Perfume de Violetas, 2001),墨西哥版的青春殘酷故事。Yessica生長在殘破的家庭裏,她是母親和學校眼中的不良少女,同樣來自單親家庭的Miriam和她成了知心好友,但兩人的友情卻因各自不同的環境而遭到考驗。電影把兩位少女的性格描寫的十分突出,尤其是Yessica狂野、純真、又無助的性格,她在眾人的惡意之下遭受無情的磿難,卻又求救無門。而Miriam在她母親的洗腦之下,也逐漸相信Yessica只是個出身不良的壞朋友。導演成功捕捉了少女的青春氣質,以及非常清楚的社會批判和階級省思,點出了人性和社會衝突的惡性循環。最後令人心驚的結尾,力道驚人又充滿寓意,令人難忘。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