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赤眼玄機

SEARCH

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赤眼玄機

《赤眼玄機》Red Eye (2005)

又是一部飛機片,這部是之前專拍青少年恐怖片的Wes Craven所執導。我對Wes Craven只知道他的《驚聲尖叫》三部曲和《夜半鬼上床》首集,稱不上熟悉,當然他也有拍過其他類型的作品,不過似乎不太有名,我也都沒看過。光從時間比較近的《驚聲尖叫》系列來看,老實說我對恐怖片並沒有什麼興趣,第一集還覺得有點趣味之外,後面兩集玩弄"下一個誰會死以及怎麼死"的後設遊戲己經有點無聊了,雖然在第三集裡導演試著增加女主角的身世之謎,以她對抗宿命的情節試著為三部曲帶出較嚴肅及正面的結局,但這種類型片的原罪就是無厘頭地操弄觀眾的預期,不是類型愛好者實在很難認真看待。

在《赤眼玄機》中 Wes Craven則是把類型從恐怖片轉成了驚悚片,以另一種方式來操弄觀眾的預期,不幸的是預告片已經透露了本片的最大轉折:一段在飛機上的因緣邂逅,本以為會發展成一段浪漫情事,卻突然轉變成致命的威脅。其實這樣的情節本來就很難事先暪過觀眾,對電影也說不上有什麼傷害,反而除此之外電影幾乎沒什麼懸疑,最大的好奇也就只是看女主角如何在這樣的恐怖威脅下逃出生天罷了。

和《空中危機》相比,《赤眼玄機》像是小一號的清涼小品,同樣玩弄高空中的封閉空間,同樣試著建立觀眾對女主角的認同,同樣有著智商會讓人搖頭的反派角色策劃的無聊計劃。不同的是,Wes Craven顯然輕鬆多了,他沒有搞出看似高深莫測的幽閉空間或是一些奇巧的鏡頭,女主角的設定更完整也更貼近市井小民,壞人的計謀都也簡單率直到觀眾根本懶得去多想的地步,甚至是片中安排的後911美國恐怖威脅和政治氣氛都很輕巧沒什麼份量。

或許這種簡單正是這部片成功的地方,電影把一切都回歸到一個人生活所要面臨的各種問題,不論是工作上的壓力,親子之間的心結,對於感情的期待,即使是相對來說較為超現實的恐怖份子事件,對美國人來說也變得和社會治安問題一樣變成必需要去應付的問題。Wes Craven並沒有把故事拍的多麼恐怖或具有壓力,反而像是白日夢般的冒險,冒險結束一切回歸美好,不會有什麼心靈創傷或是對社會現實人性墮落的無奈。片中最嚴正的批判看來就只有暗示了性別上的壓力,一個外表斯文溫柔體貼的男子,卻在贏得芳心好感之後,突然對女性暴力相向予取予求。

Wes Craven的功力展現在他如何精簡有效地執行這樣的一個故事,本來我對缺乏劇情內容只想操弄觀眾情緒的電影滿有反感,但是《赤眼玄機》雖然沒有什麼微言大義,Rachel McAdams展現恰到好處的溫柔可親和Cillian Murphy的斯文邪氣,都提供了足夠的魅力。電影中輕巧有效的驚悚元素也維持著其不過火的簡潔性和幽默感,特別是劇情關鍵處的那一條刀疤和一枝筆(看過的人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不但加強了女主角的性格刻劃(似乎也有對911的隱喻?),大快人心之餘還有種意想不到的趣味。最後房子內的貓捉老鼠遊戲也像是導演對過去恐怖片的回顧。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喜歡《赤眼玄機》更甚於《空中危機》,或許是著眼在那不故作姿態的單純娛樂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