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Robert Altman和Philippe Noiret過世有感

SEARCH

2006年11月25日 星期六

Robert Altman和Philippe Noiret過世有感

前兩天驚聞勞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逝世,自從《超級大玩家》以來,陸陸續續跟看了他一些近年的作品,說真的也不知從何說起。他早年經典作,我只在去年黃建業的講座裏看過畫質不太好的《納許維爾》,九零年代後最受好評的《銀色性男女》至今無緣得見,其他的片子大概只有《謎霧莊園》我比較有感覺,另外《霓裳風暴》《堪薩斯情仇》《藏錯屍體殺錯人》《浪漫醫生》《舞動世紀》一路看下來,只有模模糊糊的感觸,原本金馬影展想看他的新作《大家來我家》,卻因為場次太少而放棄。

我想他老人家已經不太在乎劇情要如何的高潮迭起,他的戲往往聚集了一堆明星,卻旨在透過這些角色呈現影片裏各個不同世界那難以言諭的氛圍,和對其中文化的描繪批判。每部看來都是滿有意思的片子,但不是看的時候年紀太小,就是因為品質不太好的DVD或錄影帶影響了觀影感覺,連看《舞動世紀》時都要受到總統戲院老是對不到焦的畫面折磨。不過這些都是藉口,反正就是看不懂,說半天也只是嘮叨一堆流水帳。

沒想到今天又聽到另一位電影人的逝世,曾演出《新天堂樂園》的法國演員Philippe Noiret日前因癌症過世。聽聞這消息也是無語,他演出的老放映師Alfredo是我網路代名的由來,也許不能說因為《新天堂樂園》讓我成為一位影迷,但絕對是在那時候推了我一大把,而Alfredo這角色也隨著這部片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裏。後來也想是否能有機會看到更多Philippe Noiret的演出,但這麼多年來,我看過的片子也只有《郵差》《豪情玫瑰》和《雪琳孃》,五根手指頭都數不滿。只有到今天才看到周星星的一篇簡短介紹的文章,才想到我對這位演員其實一點也不認識。

關於《新天堂樂園》我之前寫了許多,但似乎總是沒法真正地寫盡,而對這部片的情感卻似乎在我心中越來越消退,Philippe Noiret的過世像是在提醒我,我生命中的某個年代已經過去了,就像片中那美好的電影年代也消失了一般。

片中我最愛的其中一場戲,是在戲院火災之前,Alfredo巧施魔法將影片投影到廣場的大牆上,他創造了電影的夢幻,滿足了觀眾和小多多的願望,卻讓自己隱入黑暗的孤獨裏,他臉上複雜的表情像是預見了接下來的毀滅。生命的夢幻與感動,和時光消逝中的死亡宿命,都藏在這場戲裏,像暗示了電影的本質:光影的一瞬間,然後歸於黑暗。

今年奧斯卡阿特曼得了個終生成就獎,他在得獎感言說,「拍電影就像在沙灘上堆城堡,你堆出美麗的城堡,然後看著浪花捲走一切,而城堡只留在你心中。」電影或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謹以Alfredo的這個表情為今天做個紀念。

3 意見:

  1. 我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死訊
    心裡百感交集
    畢竟新天堂樂園是對我人生萊說有著特殊意義的電影
    默哀默哀

    回覆刪除
  2. 我好難過,前陣子才看了這部片子,
    這是我第一次看,真的帶給我莫大的感動和啟發,
    沒想到才看完片子沒多久,他就死了…
    我也是百感交集,或許這也代表我們心中的某種意義已經破碎了吧…

    回覆刪除
  3. to 一點點
    時代過去了,總是會有一些東西消失
    但也總是會有一些新東西生出來
    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消失了,什麼又生出來了。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