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重新復出之奧斯卡大結局

SEARCH

2007年3月8日 星期四

重新復出之奧斯卡大結局

整整一個多星期,都在和自己的身體打仗,應付磨人的醫療檢查,幸好今天結果出來沒啥大問題,所以本網誌又要重新出發了!

我希望、並預期今年我在看電影的行為上會有一些改變,寫網誌的心態可能也會有所不同。但到底會有什麼不同我也還沒理清頭緒,就順期自然吧!可能會盡量安排時間多看一點自己想看的片子,多接觸一些老的、經典的作品,不要對觀影這件事抱太多的壓力,多找出一點純粹的樂趣,同時讓寫網誌這件事更自然更隨性。當然也許到年底發現並沒有多大的改變也是很有可能的。

聊一下關於今年剛揭曉現在好像有點過時效的奧斯卡獎。我覺得就以往對奧斯卡的印象,主流、保守、愛國、配獎原則是常出現的形容詞,毫無意外今年網路上似乎也有一些類似的評論。但就我這次厚臉皮地參加周星星舉辦的網路圓桌討論,並實際看過四部最佳影片入圍作品,和三部外語片入圍作品,我個人的感覺這一屆在入圍到最後得獎結果,是近年奧斯卡比較讓我滿意的一年。當然永遠都有遺珠,一堆該入圍沒入圍的作品,因為我大都沒看過(台灣沒上),所以也沒啥好抱怨的。但回過頭來看別人的批評,不禁想起以前我自己也是有類似的批評,今年的奧斯卡有什麼不同嗎?也許依然是同一套評審方式和心態在運作,只是這次入圍作品都滿合我意的,而之前並沒有。所以或許大家對奧斯卡的讚美或批評,都是由個人不同的觀影口味和眼光、心態來出發而作出的結論。

比如說最佳影片《神鬼無間》(The Departed),大家都說這是要補償馬丁史柯西斯過去的委屈,這是愛國主義,這是因為美國人沒看過香港版《無間道》所以才會肯定這種改編作品。也許這些都是真的,也許投票評審都是在這些心態下把大獎給了《神鬼無間》。所以,雖然我覺得就入圍名單來看,這部最佳影片算是實至名歸,但我也沒法說奧斯卡評審們因為和我有一樣的眼光,所以才投出這樣的結果。

其實就我看過四部入圍作品來說,都是很不錯的作品,要把大獎給哪一部都可以有個說法出來,這是我在其他年的奧斯卡所看不到的,所以我才會對今年比較滿意,當然這是以我個人的口味為標準。像是另一部大熱門《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這部片因為太有趣,太清新太政治正確,如果得獎我可以說奧斯卡終於擺脫掉給獎必給大片(嚴肅的、古典的、有場面的、有演技的)的傳統。如果得獎的是《黛妃與女皇》(The Queen),我也可以說奧斯卡能肯定此片在演員、劇本上突出,不受題材和片型的影響。如果得獎的是《來自硫磺島的信》(Letters From Iwo Jima),更可以說奧斯卡評委擺脫對外語加字幕和日本觀點的排斥,並能不受票房宣傳的影響,肯定本片的人道精神和導演克林伊斯威特的風格。雖然我沒看過《火線交錯》(Babel),但如果它得獎,我會做出什麼樣的評語或許也可想而知。

每個人對入圍影片都有其心頭所好,我個人的感覺,《神鬼無間》雖然有點生硬猛烈,不合從《無間道》而來的期望,但其純熟精緻的場面調度、鮮明的作者創作性格,和電影主題本身那虛無滄涼的氣氛,都有其獨到之處。《黛妃與女皇》對我而言敗在題材上,我對英國皇室的新聞並不關心,而就電影看來對女皇和布萊爾都處理得太過溫吞,比較像是在粉飾,讓主題顯小了點。但我也不否認電影有其曖昧性,可以讓不同觀眾做出他自己的評價。《小太陽的願望》角色、橋段精彩,整部片的性格很討人喜歡,但一方面我不是完全能領會其中所有的幽默,另一方面我也覺得對於寫情寫理,這部片的劇本有點鬆散,像是個角色台詞拼貼,靠導演的美學和劇本性格在支撐,並沒有太多讓我覺得印象深刻的情節肌理。《來自硫磺島的信》可以說是四部片中我最喜愛的一部,因為故事很簡單卻很容易感動人,靠情節的描寫加上克林伊斯威特處理鏡頭的風格,讓這部很煽情的作品有了更多的氣質和力道,而且所有的演員都表現的很稱職,尤其渡邊謙和二宮和也都相當搶眼。我不常看日本導演處理二戰題材的作品,《來自硫磺島的信》這部由美國人來拍的作品,全然地反戰全然地人道精神,能在日本受到很大的迴響,讓我對日本軍國主義印象的偏見有所修正。但話說回來,我也對這部片的敘事手法有點微詞,影片對戰爭場面的處理也說不上精彩有效。

所以並沒有哪一部片在我心目中是最該得獎的,都各有其優缺點,這樣看來《神鬼無間》也算是眾望所歸的實至名歸了。

至於外語片,在imdb上掀起的《竊聽風暴》vs《羊男的迷宮》的論戰,因為後者還沒上片,所以我不多加評論。雖然我沒那麼喜歡 《竊聽風暴》,我目前覺得它是值得一座奧斯卡外語片的。

總總原因,加上今年頒獎典禮在小細節上的用心,讓典禮呈現出和往年稍稍不同的氣質,所以我個人算是相當滿意今年的結果。

就這樣,無聊的年度奧斯卡遊戲就這樣結束了。

1 意見: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