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翻譯]賈法潘納希簡短訪問(Village Voice)

SEARCH

2007年12月23日 星期日

[翻譯]賈法潘納希簡短訪問(Village Voice)

一篇簡短的訪問,我本來也想翻譯Village Voice的影評的,但翻到一半覺得不太好翻,而且也沒太多有意思的內容。
這篇訪談提到了導演被美國遣送的事件,一些拍攝的幕後情況(他們真的冒著被抓的危險嗎?),還有影片在伊朗散佈的情況。

http://www.villagevoice.com/film/0712,hoberman,76115,20.html

** 翻譯開始


與賈法潘納希聊天
美簽被拒,導演從國外發聲
作者:J. Hoberman
日期:2007年3月20日
(村聲雜誌)

顯然地,《花漾足球少女》激起了許多問題,關於這部片是如何地被拍攝,以及對伊朗觀眾有何意義?又一次,潘納希被禁止入境美國(他曾在2001年4月在甘迺迪機場被逮捕,當時他從香港電影節過境到布宜諾斯艾利斯途中。他的被銬住手,戴上腳鍊,之後被送回香港;而這一次他的簽證被撒消。),但我上週透過電話和一位翻譯與他交談,當時他正參加馬德普拉塔國際電影節。

(問) 你曾在《鏡子》中用了一場足球賽--你是位球迷嗎?
(答) 我已經看球看了一輩子了,我以前在Azadi球場賣過提神飲料和食物。但我使用足球賽做為伊朗性別隔離的象徵。

(問) 到底關於女人和體育賽事的法律的內容為何?
(答) 我們的法規準許所有人公開聚會,但唯一被準許的聚會是支持政府的集會。何為合法何者被準許的界線是完全被模糊了。舉例來說,女人觀賞半裸的男性運動員是被認為不合伊斯蘭的,但這些比賽都有電視轉播。

(問) 你在哪裏找到你的演員?
(答) 這些女孩大多是德黑蘭大學的學生,他們都是第一次出現在攝影機前。我必需到Tabriz去找Azeri士兵。我們不用傳統的方式來排演,我把他們放到情境中,從那裏開始拍攝。

(問) 對白是事先寫好的嗎?
(答) 只有到某種程度,因為我們不能預測比賽的結果。

(問) 你是否真的在和巴林的比賽現場拍攝?
(答) 一些場景,大多是在球場外面。我不喜歡DV但我還是得用,因為35mm攝影機會太明顯。

(問) 這聽起來像是你在拍一部紀錄片。如果那輛小巴到達警局,那些女孩們會遭受怎樣的處罰?
(答) 我甚至沒有去研究過。我那時還祈禱伊朗隊獲勝,這樣這些女孩就不會被帶到刑警隊。

(問) 我了解在《花漾足球少女》拍完後,阿曼尼內賈德解除了對女人的禁令。
(答) 是的,他做得很匆促,結果遭到了反對。他以為這會幫助他增加女性對他的歡迎。反而,這逼使[伊斯蘭教領導階層]採取反對女人參加足球賽的立場。

(問) 阿曼尼內賈德看過這部電影嗎?
(答) 他從沒說過,但他有兩位電影事務的顧問。《花漾足球少女》並沒有在伊朗公開映演。我們曾計劃去年春天發行,在世界盃的前一個月。然後盜版DVD就充斥了市場--所以這部片沒有公開放映但還是被公開地觀賞。關於這些DVD的來源有很多謠傳,政府指控我散佈這些盜版,但我認為政府準許這些盜版的製作,以為了防止電影在戲院上演。

(問) 足球無可避免地激起了愛國情緒。結尾的那首歌是首特定的頌歌嗎?
(答) 那是60年前寫成的歌,而且是唯一一首沒有頌揚君主政體或伊斯蘭共和的愛國歌曲。它是永恆的經典,而且其中的愛國情緒並不是盲目的愛國主義。我刻意不使用我們的國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