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銀翼殺手終極版DVD觀後(2)

SEARCH

2008年1月25日 星期五

銀翼殺手終極版DVD觀後(2)

看完Final Cut的隔天,我就把第二碟收錄看完了。

第二碟的內容只有一部長達三個多小時的紀錄片,從Blade Runner的發想,劇本創作,到導演加入、選角、前製作業,之後搭景、拍攝過程之中的冗長與緊張,到後製的風波,最後上映時的毀譽參半,總之非常詳細地把本片重頭到尾的製作過程講了一遍。

看完其中一個感想,就覺得這部片真的花了很多心血在片中的未來世界場景,不管是美術設計,搭景的精細,還有特效的運用,想想那是還沒有電腦動畫的年代,能創作出這麼令人嘆為觀止,甚至到今日都還不特別顯得過時的未來世界,真是很厲害的一件事。所以創作者的藝術眼光還是比技術來得重要多了。

除此之外,這部紀錄片沒有談太多關於導演的創作與想法,大多是在技術細節上著墨,也許要聽導演的說法該去聽聽講評音軌,但等之後有興致再說吧!不過我之前聽了一小段導演講評,雷利史考特在開場那一段戲也是嘮嘮叨叨地講了一堆拍攝的技巧,包括該如何用省錢的方法來拍城市的空照鏡頭之類的,並不太吸引我繼續聽下去。

不過紀錄片的最後一段,一些人包括製片、編劇、演員都侃侃而談《銀翼殺手》當年上映時在戲院觀賞的感想,以及他們認為這部片的經典性何在。不太長的一段,但老實說那些說好話的都沒真的說到我的心裏,反而是反面意見讓我頗有感觸。

飾演女複製人Pris的Daryl Hannah她說,身為一位演員她比較喜歡強烈的情緒衝擊,但觀賞《銀翼殺手》時只讓她淹沒在華麗的外觀和質感。助理製片Ivor Powell則說其中的情緒和敘事的邏輯不太真實,不太令人滿意,感覺像是一部藝術片。這些聽來滿麻瓜的發言其實正好和我那天看片時的感覺十分接近,而那些對其中的想像力和視野,或是演員表演的詩意上的多所盛讚,就好像是過去的我會說的話,但現在....不知道是我已經退化了,還是處在另一個混亂期?或許就如我上一篇所說的,我刻意想放下對這部片過往的想像,但卻找不到新的切入角度。

**

不過還是來說一下我在這次的新感想,較多的發現是在Rachael這個角色上面。Rachael的外表大致是仿造古典黑色電影裏的蛇蠍美人扮相,但她的首度出場也實在活像是個機器人,即使她在Deckard的房裏放下了頭髮,看起來還是像個洋娃娃一樣。一方面Deckard對她產生了慾望,另一方面也對她產生了同情,但對Deckard來說,Rachael和《AI人工智慧》裏的大衛有什麼分別呢?他是愛上了她這個人,還是愛上了她的形像?到後來Deckard近乎強迫地和Rachael做愛卻同時有兩種不同的意義,一種是慾望的發洩,另一種卻是透過引發Rachael的慾望來肯定她身為人的真實性。這看似粗暴的行為,同時也是Decakrd對她最深的愛情(?)。

只是我還沒法感受到,Deckard對複製人的認同從何而來?《AI人工智慧》裏質問人類是否可以回應機器的愛,而Deckard則是真的愛上了一個複製人,《AI》裏那群虐殺機器人為樂的人類,看到大衛即將被殘殺時突然良心大發,我之前難以理解,但現在我才發現或許是大衛的出現提醒了他們人類美好的一面,對童稚美好的愛,他們若真的坐視大衛被宰殺,就是徹底否定了他們心中的那一面。而Deckard呢?他的理由是什麼?Rachael彈著鋼琴,她說她不知道是否她真的會彈,但Deckard則說:就彈吧!當音樂出現時,有人能說那音樂是假的嗎?

或是Rachael是種補償,Decakrd多年來把複製人當動物來宰殺的經歷,早讓他良心坐立難安,他否決了複製人的生存權利和慾望,也否決了他心中一小塊人性的部份。Rachael並不是什麼致命蛇蠍女,而是一個救贖與被救贖的象徵。

當然這感想並不新鮮。

**

不寫了,如果還有感想再放到下一篇好了。

最後寫一下《銀翼殺手》裏的father和fucker之爭,Roy後面見到了他的"父親"Tyrell博士,他說:"I want more life....fxxxer",那底那個fxxxer是father還是fucker呢?這問題好像爭論已久,據說是導演刻意要他說的含糊。不過這次的Final Cut其實還滿清楚的,我也找了戲院版來確認,結論是:Final Cut說的是father,而戲院版說的是fucker,鏡頭看來是同一個,但配音不太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