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雜記

SEARCH

2008年2月3日 星期日

雜記

自從看完金馬影展之後,這一陣子的觀影活動還滿慘澹的,一些在台北上映的小眾電影懶得去看,連一些有興趣的好萊塢大片也因為風城威秀停止營業,而頓時失去了進戲院看片的動力,有種可能一陣子不會進戲院的預感。(不過手上還有長春的套票還沒用完)

其實觀影低潮一直都有,每次休息一陣子,等影展季開始又會再次被綁架到戲院,下次大的影展應該是夏天的台北電影節,還有好一段時間可以重新再恢復力氣。不過,雖然還不知道,但我有一種可能沒法再恢復的感覺。

前兩天收到某活動的邀約,因為還沒確定,細節就不先多說了,不過想想也算是我寫網誌這幾年來的一個小結算。看電影寫電影很多年了,除了偶爾幫園區生活雜誌寫一點文章之外,並沒有得到其他太多的肯定。當然看電影並不需要成就什麼,應該只是單純的樂趣罷了,但我想我還是陷在一種迷思當中,總覺得慢慢花時間累積下來,總該有點什麼東西值得說嘴的,但事情其實很清楚,我並沒有付出對等的努力,光是看片寫感想,能學到的很有限。弄到現在,連熱情都逐漸消退,然後就是不知道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電影一如其他藝術,是生活的反映,它映照著這世界,也映照著觀者的內心。我以前總想著在電影中追尋一些無可名狀的東西,一旦內心這種感覺消失了,電影就再也反映不出什麼有意義的東西了。如果真是這樣也罷,一切也沒什麼好留戀的,只是我感覺還沒有失去被電影感動的能力,金馬影展的《花漾足球少女》再次提醒了我這一點,不過也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有些事可能強求不來吧。

想想是很嚴重的事,對我來說。

寫得亂亂的,也沒有真想說清楚什麼。總之,接下來的活動如果確定了,暫且就當做是一種檢驗吧!或許會因此決定了什麼,也或許什麼都不會改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