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20080612

SEARCH

2008年6月12日 星期四

20080612

  • 686和隱匿夫婦開的有河book,從開店到現在一年多來我也只去過兩次,然後前幾天在有河的blog看到,書店正面臨存續與否的考量之中,頓時百感交集,也許在十月前該找時間再光顧一次有河book才是。夢想當真不能當飯吃嗎?
  • 《九降風》台北週末票房只有50萬,若就獨立片商的水準來看算馬馬虎虎,但這部可是做足了宣傳行銷,上節目、發新聞、網路活動,這數字顯然不能讓人滿足。現在只能希望首週的好口碑可以刺激第二週的票房。想到去年《黑眼圈》上映的時候我寫了篇文章,抒發對於可能下片的感想,不過同樣的事也沒力再寫一次了,更何況《九降風》和《黑眼圈》是完全不同定位的作品。我在想,是否企圖打動年輕觀眾並不是台灣電影真正的出路?是不是這部片沒有用對的方式來宣傳?或者就單純地檔期不對?
  • 今天看到肥內宣告他要停格並刪文,專心用功學電影,之後連結到周星星(也正閉關中)那邊一篇關於台灣電影出路的論戰,其實也不是論戰,就是互罵而已。上網十多年來,老早就知道網路筆戰幾乎是沒有任何建設性的,不小心就流於人身攻擊和意氣之爭,拼命抓對方語病大作文章,彼此缺乏尊重,也缺少溝通的企圖。至於台灣電影的出路何在?我不知道,我也懷疑有誰會知道。當社會還沒準備好要認真地看待電影藝術時,再怎麼用力也是勉強不來。
  • 前幾天收到某位陌生朋友的來信,說是以前就參加過我在學校時社團辦過的一些影展放映活動,也一直在bbs站上看我的文章,然後看到金穗獎的訪問影片,有感而發寫信來跟我打個招呼。算一算從初識《新天堂樂園》開始到現在,也已經過了十八年了,天啊!而開始在網路上寫東西也有十多年了,除了告訴自已寫文章就當做寫日記,給自己留下些記錄之外,其實到現在也沒寫出什麼名堂,不知道寫這些東西的意義何在?看著網路上的寫手來來去去,bbs站開了又關,部落格寫了又停,那些消失的網路id都到哪去了呢?大概都成家立業去了吧。想到那時真的年紀很小,看《新天堂樂園》感動到死去活來,以為電影藝術是怎樣神聖的殿堂,值得一輩子去追尋,老實說不就是哽咽到喉頭那流不下來的幾滴淚罷了,而這些年的文字想來也不過是某種自我催眠。
  • 最近文章寫的多了,主要是最近都在消化DVD,刺激比較多;前一陣子較認真的寫了一些觀影感想,但很快動力似乎又消失了。而寫這篇我也不知道是要幹什麼,大概又是定期的抱怨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