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女侍情緣》(Waitress)

SEARCH

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女侍情緣》(Waitress)

上個月看的DVD,也來小聊一下(結果還是寫很多)。請注意,整篇文章都有雷

《女侍情緣》(Waitress - 2007)

一位在小鎮餐飲店掌廚的女服務生(這樣寫感覺怪怪的),她有一身做派的好手藝,卻身陷和有控制慾的丈夫的婚姻之中,她老想著偷偷計劃存錢逃離這個小鎮,一日卻發現自己意外懷孕,這讓她更覺得失去了希望。就在工作、懷孕、婚姻的重重壓力之下,她卻愛上了鎮上新來的婦產科醫生,兩人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這一切該如何理出個頭緒呢?

這是部令人驚喜的小品,雖然看似是一部輕鬆喜劇,其實故事緊扣著婚姻中女性的困境,女主角掙扎在身為妻子、未來母親的身份和對自由、愛情的渴望的衝突之中,她努力地尋求經濟獨立以及在男性暴力下努力求生,同時也思考著她和腹中小孩的關係,以及何謂幸福?這一切種種思緒都化成她手中出爐的各種美味的派。

老實說這不是一部美食電影,倒像是透過角色在食物上的創作來描寫女性的感觸與思緒。片中她面對兩個不同的男性,一個是毫無感性無法理解她的丈夫,在片中這角色被描寫成長不大無法對婚姻負責的男人,透過男性的力量和暴燥脾氣來控制著女主角。另一位婦產科醫生則是完全不同典型,溫柔、敦厚、幽默、誠懇,雖然有點少根筋的感覺,但他對女主角充滿了愛意與熱情,唯一的問題是他已經是有婦之夫了。

看來像是要選擇哪一個男人的問題,但除了愛情,女主角想的其實是她的生命的出路何在?她一直透過寫信給未出世的孩子來思索著未來並反省自身,她一方面尊重孩子誕生到這世界來的權利,但另一方面又怨恨這個孩子帶給她的困境,似乎身為母親對女人來說只是個枷鎖,是嗎?

雖然有不少辯證式的自問自答,但導演讓女主角對抗這一切的是用她的感性;我很喜歡的一場戲是她和醫生趁丈夫不在時在家裏偷偷約會,一邊做著派一邊談著她對母親的回憶,在愛人的擁抱之中她輕唱著母親教她的兒歌。就在那一瞬間鏡頭下的女主角出奇的美,她在愛情、腹中的胎兒、與對母親的回憶包圍之下充滿了無比的自在與魅力,似乎像是在發著光芒一般,真是讓人起雞皮疙瘩的畫面。

這部片並不是靠情節設計推演來帶動整部電影,而是靠導演創造的氣氛與節奏,一點幽默、一點唐突、一點夢幻又有一點寫實的無奈,搭配女主角生活中每個不同配角(不一定是討喜)來引領著觀眾。即使有時情節嫌鬆散,演員的表現也說不上多麼傑出,但看下來也覺得這些其實不太重要。

結尾的高潮轉折出現在孩子誕生的那一刻,電影很夢幻地讓一切問題都找到了出路,雖嫌刻意,卻不失為意外的驚喜。我一開始還以為最後女主角會跑去參加做派大賽,透過競爭與夢想的實現來突破她的困境,並透過愛情的完滿來獲得幸福,但也許我這想法太過男性角度了?實際上導演卻用完全不同的角度來思考,很有趣,也肯定了女人母性本能的力量與價值。

我沒有答案的是,導演的女性角度或許值得研究一番,這到底是對保守母親形像的推崇呢?還是激進地鼓勵女人走出婚姻與男人的呢?是真誠的反應心中對女性形像的思考呢?還是只是泡製了又一場夢幻呢?

本片導演Adrienne Shelly也是位演員,近二十年前和Hal Hartley(真令人懷念的名字)合作了《不可信的事實》《信任》等片,而她也在《女侍情緣》裏了一位配角。不幸的是,她在完成這部片之後,前年底在紐約家中遭侵入的歹徒襲擊身亡,這部片也成了她的遺作,很令人挽惜。

(12/16修改:披薩-->派,不過開眼電影網上面寫的也是披薩)

3 意見:

  1. 她做的是派不是比薩吧?

    回覆刪除
  2. OK..馬上改。 感謝指正
    因為我看的DVD字幕寫的是薄餅還是什麼的,所以日子一久我就忘了。
    最近文章寫太快.....

    (剛才去開眼看了一下劇情簡介...上面也寫的是披薩...可能因此我弄錯了。)

    回覆刪除
  3. 我下載到的台版DVD字幕是寫“派”,
    還有什麼“我不要厄爾的孩子派”和“壞寶寶派”。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