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SEARCH

2009年3月27日 星期五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這部片是日本五十年來第一部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在台灣也開出好票房,網路上更是佳評如潮,我是抱著相當大的期望去看這部片,看完後雖然認為是一部值得一看的電影,可惜我還是覺得有點失望

以下是整理一些我對這部片的想法,純粹是個人的主觀意見。(本來只想隨手寫寫的,但也修修改改了三、四遍,拖了好幾天)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おくりびと - 2008)

原本在樂團拉大提琴的男主角,因為樂團解散又感嘆自己音樂事業不順遂,於是和妻子離開東京返鄉回到山形開始新生活,卻陰錯陽差地找到了一份納棺師(禮儀師)的工作。納棺師所做的就是協助往生者入斂的工作,包括淨身、化裝、換衣、入棺、家屬膜拜等等,原本男主角對這份接觸死人的工作深感排斥,卻在見識到老師父納棺的儀式之後深感配服,也逐漸接受這樣的工作成為獨當一面的納棺師。

影片一開頭即是本片的重點,就是納棺師在往生者家屬面前進行的一連串納棺儀式,裏面展現的莊嚴、優雅、細緻、對往生者的尊重以及撫慰人心的強大力道,就像是一場美麗的舞台演出,非常的動人好看。不過這部片並沒有演變成看男主角如何修業成為一名納棺師的勵志故事,導演花最多心力的並不在如何推動情節,而是透過角色的刻劃和氣氛的營造,創造出一個讓人思索生命、感受日常生活中生與死的靜懿氛圍。

片中就有不少段落透過食物來講述死與生的關係,劇中角色有著各自關於死亡的往事,許多段的儀式進行也把家屬原本對死者的矛盾怨念轉化成深刻的思念。隨著這些故事,觀眾跟著主角一起溶入了電影中的世界,透過納棺儀式傳達出時代新與舊的衝突、日本文化中人們如何面對死亡,以及傳統禮儀師在社會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至此,電影拍得比我預期地還安靜、深刻許多。

除了納棺儀式和生死議題之外,從主角如何放棄他原本在都市的志業,重新在家鄉在傳統社會結構中找到新的位置,其實可看出電影的一些策略還是從很中產階級的浪漫角度來切入。包括從主角原本拉大提琴的設定來隱隱類比納棺儀式的細緻、感性,或是從東京的現代公寓搬到家鄉山形那別具風味的咖啡館住家。納棺師的工作我想應該也經過電影適度的包裝,讓鄉間的風景、人情與傳統的納棺儀式的感召變成相對於現代大都會生活的一種逃逸、出路。但在大都市西方的管弦樂團追逐個人的音樂夢想,與回鄉以傳統日式文化的儀式為鄉里的死亡大事服務,主角人生方向的轉變充滿了價值觀的對比,或許也可能為觀眾帶來一些啟示。

另外角色的心理動機似乎也有可供玩味之處(雖然也許有點過度解釋)。電影描寫了主角和妻子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對父親的回憶與心結,可看出雖然妻子願意站在背後支持丈夫,但他對自己身為男人在事業與養家的責任上總覺得有些心虛,不管是瞞著妻子偷偷花大錢買名琴,或是後來從事了納棺的工作不敢讓老婆知道。

而他不斷地回憶起童年時拋家棄子的父親,劇情即暗示了主角自幼拉大提琴受到了父親的影響,表面上他痛恨父親的離去,內心卻還是對他抱著複雜的情緒。大提琴象徵了他對父親離去的的補償,放下了音樂事業則迫使他重新面對他內心的心結。於是追尋父親的身影,並且在心愛女人面前證明自己,是主角身為一個男人的最大命題。

成為納棺師原是個意外,雖然幾經波折,但這份工作讓主角找到自己新的價值,不但成就了一個男人的志業、重新贏回妻子的認同與敬重,也讓他能夠在父親去世之後以納棺師的身份和父親和解,化解內心的心結。電影把原本人們瞧不起的工作,重新塑造出一個充滿尊嚴與智慧的姿態、形象,並且為男人的焦慮提供一個出路,是一部很好的禮儀師招募廣告。(而且似乎薪水很不錯)

但可能是因為這些通俗的策略過於主導了這部片的走向,讓這部片後半段逐漸顯得有點做作(如本木雅弘在田野中拉大提琴的畫面),劇情動力也越來越弱,電影後段的情節一如預料毫無驚喜,如之前離家老婆的歸來,澡堂老闆娘去世、父親的消息傳來(不知怎麼有點死亡筆記本的感覺)。劇情老套也許不是問題,問題在乎電影關於納棺師、關於入棺儀式、關於生死等等議題在電影前半段都說完了,後面只是一再地重覆,一再地加強催淚的力道。

而且老實說我對於男主角的父子心結或婚姻關係並不怎麼關心,這些元素並沒有辦法提供足夠的懸念吸引著我看下去。我總覺得本片在處理主角和妻子與父親之間關係的線,和電影主題上的關聯不是那麼強,雖然也安排了妻子懷孕的情節來和父親的死亡做呼應,但劇情處理得並不夠(亦或是我看不懂)。

可惜了電影的前半段是那麼的順暢、適切、好看,其實如果把電影一開頭那段納棺儀式的相關情節重新剪成一部短片,就已經非常完整、精彩,不禁讓我想這部片真有必要拍到那麼長,超過兩小個時的長度?我想這是一部會讓人觸景傷情的電影,尤其是如果觀眾自己有親人過世的經驗,應該會看的很感動。不過這部片的催淚沒催到我,也說不上為什麼,大概我看電影真的是想太多。

1 意見:

  1. 其實原案故事裡面,大悟(青木新門)成為送行者的原因並不是父親,而是...

    那個理由很深刻也很充份,只是真演出來大概就不合整部電影的時代了(跟二次大戰有點關係).

    原案故事"納棺夫日記"即將在6/15於全台灣各大書店上市,
    目前網路預購也已經熱烈展開了~^^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610636982&Actid=hottopic&LID=7005&LIDD=70050

    新雨出版社 文字主編 鄭天恩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