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王牌自拍秀》

SEARCH

2009年5月16日 星期六

《王牌自拍秀》

之前有網友推薦我去找《王牌自拍秀》(Be Kind Rewind - 2008)來看看,這部片的導演是Michael Gondry,他之前的作品有《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 2004)和《戀愛夢遊中》(The Science of Sleep - 2006),所以這部新片當然不會只是Jack Black的搞笑喜劇而已,因此我抱著更高的預期來觀賞。

不過在看這部片時我還是碰到一些困難,這基本上還是如同前兩部一樣是個幻想劇,邏輯和合理性並不是重點,不過前作至少還有一些設定來區別現實和幻境的差異,《王牌自拍秀》則完全是超現實帶點搞怪後設趣味,所以在電影中其實找不太到現實的部份,更需要觀眾自行辯證電影中的幻想和現實生活的關係。

故事發生在一家傳統老社區的錄影帶出租店,這在DVD就要慢慢被淘汰的當下更顯得落伍與懷舊。衰落的出租店自然成為社區重建的目標,這種現代化、商業化的價值和傳統的歷史、以人為本的精神之間的衝突是本片的背景。就在老闆努力地找尋出租店的出路時,店員和他搞怪的朋友意外地把店內所有的帶子都消磁了,為了應付上門的客人,他們異想天開地拿起V8在空白的帶子裏重新拍攝自拍的電影!沒想到此舉竟穫得大成功,顧客寧可不看那些好萊塢的大製作,反而指名要看他們手工自製的翻拍版本,甚至還有機會在這些自拍作品中露臉。翻拍於是成了個受歡迎的社區事業。

原本的新/舊和經濟階級的衝突在此被延伸到電影業,翻拍的行為成為意在言外對抗好萊塢霸權的手段,他們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定義了觀眾和電影的關係。此等衝突在好萊塢大公司以侵犯著作權為理由銷毀了所有的翻拍帶時達到高潮,進而促成了主角和社區的民眾決定自拍一部原創電影來與之對抗。而這部原創電影的內容更是虛構了社區歷史,他們打算創造出地方的歷史價值來對抗迫在眉捷的社區改建計劃。電影和歷史的虛構與真實大概可以讓有心的觀眾大書特書一番了。

故事最後的高潮,在即將被拆除的出租店中他們舉辦了自製電影的社區首映,是時代洪流中一次徒勞無功但動人的社區凝聚,這場戲傳達了對電影的熱情與信仰(曾主演《開羅紫玫瑰》的米亞法羅在本片演出一位充滿致敬意味的配角),以及在虛構的影像中群眾完成對自我身份的認同。於是這部片不只是關於電影,更是關於政治,我所說的政治並不是指什麼黨派或政治理念,而是去思考人與社會、歷史的關係。

重新整理了一下對這部片的想法,覺得《王牌自拍秀》還是滿動人的。不過這部片有點無厘頭的搞笑部份並不算太有意思,感人的部份也免不了過於刻意的做作,但還是要看是從什麼角度來看這部片。另外那些翻拍作品當然有種Kuso的趣味,但翻拍行為被導演賦予了反抗的意義,成為一種策略,但這和電影本身的關係為何?我們對經典影片的著迷,那些電影文本在電影歷史中和觀眾建立的關係,是否可以經由此等的銷毀和重製所建立的新關係所取代?大量的資本、人力、技術、通路所建立起的電影工業,或是百年來美學的累積所形成的電影藝術,是否在新的技術和通路之下(如Youtube)成為一種日漸消失的形式,因為人們未來可能和影像有了不一樣的新關係?這故事裏頭雖然主角看似是懷舊的姿態,但卻是一種革新,反而片中打壓他們的資本階級才是即將老去的一方?

好困難啊,我還是努力做一個懷舊的影迷好了。

1 意見:

  1. 我也很期待影像的革新可能
    相機、錄影機的逐漸普及化
    影像記錄成為生活重要的一部分
    而社區營造影片、婚禮記錄等等,雖仍是記錄形式,但也可能有編導式的發展
    如同"電影狂"的父親
    受到眾人肯定而拍攝越來越多電影
    卻遺忘當初為了記錄家庭生活的感動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