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看不懂的《臉》

SEARCH

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看不懂的《臉》

px_fftw1126242001

每次蔡明亮的新片上映總引發正反兩極的評價,最近隨著《臉》(Visage - 2009)上映,"看電影是不是一定要看懂"似乎成了一個話題,大抵上許多觀眾,總期望在電影中找到可以理解的脈絡,可以懂一部電影在說些什麼;就我而言,我並不會排斥看不懂的電影,甚至在學生時代面對看不懂的藝術名作還有一種尋求天啟的心情,好像越難懂越玄的電影越可能藏了什麼高深的哲理和密碼,這種開放自己觀影角度的態度其實對我滿有幫助的,你相信自己相信一部電影,得到的回饋可能也更多。

不過許多年過去,觀影經驗累積下來,我慢慢知道自己會想看什麼樣的電影,而什麼樣的電影是我難以領會的。久了之後這形成了一種慣性和隋性,我不再期待在新片裏找到什麼新的體會,看片也更傾向於自己習慣的類型,如果覺得一部電影看不懂,大概也就真得沒法懂了。於是我更依賴我的直覺,排除那些在我直覺之外的東西。這大概不是件好事。

picx_fftw1126242005

我不是要說《臉》帶給我什麼新的體會,相反地,這部片充滿了許多我熟悉蔡明亮的元素,蔡明亮導演一方面挖掘他過去的創作,包括老班底的演員、熟悉的公寓場景、水的意像、歌舞、性、同性戀、死亡,另一方面他又延續《你那邊幾點》中對楚浮的致敬,請到了楚浮導演生涯中合作過的許多代表性演員,讓兩位導演的電影世界在《臉》這部作品中交纏碰撞。

然後電影透過一隻鹿代表了電影創作所追求的美,透過一隻鳥代表了電影史上許多偉大的創作心靈(及其無可避免的逝去),這些最終都回到導演自身創作歷程中不斷追求的那些難以言說的私密意像,透過這部電影讓這份追尋刻印在膠捲上,和楚浮及其他大導演連成一氣。這算是蔡明亮導演對自我創作和電影這東西一次非常個人的回顧。

picx_fftw1126242013

當然還有莎樂美的故事,老實說我並不諳這聖經的典故,自然也不知道影片最後尚-皮耶.李奧從達文西名畫「聖施洗約翰」底下鑽出,隱含了什麼樣的寓意。但讓我難以忘懷的是,飾演片中片莎樂美的女演員如何不斷地用黑色膠布阻擋光線投射入房間,阻擋自己的形像反映在鏡子中,在全黑的房間中用一只打火機映照出她和情人的臉龐,並在影片的高潮化身為莎樂美,為片中飾演導演的小康帶來性與死亡的恐懼。(冷涷庫的場景,被開膛破肚的豬,破(塑膠)布而出的半裸女人,代替血的紅色醬汁,這些都非常有力量。)

最後一幕在圓形深黑的大水池邊(讓人想到《洞》《你那邊幾點》和《黑眼圈》)的遠距離俯視鏡頭,蔡明亮導演和李康生的身影緩緩入鏡,他們追逐引導著走失的鹿,鴿群圍繞著水池飛翔、停駐。平靜的畫面對照著之前的血淋淋,電影創作就像是一次又一次的掏心挖肺,如同導演過去許多作品一般。

picx_fftw1126242019

看到這裏,也讓我想起多年來自己追看蔡明亮導演作品的歷程,這些累積讓我在《臉》這部片裏找到屬於我自己的心神領會,雖然我從沒法說我看懂了蔡明亮的作品。這就像是和老友的重聚,一場屬於導演也屬於我個人的紀念,紀念了這十多年來的電影時光,以及過去對電影某種莫名的信仰,雖然這信仰可能正在或已經死去。

(這篇寫的亂亂的,就這樣吧!)

參考閱讀:

2 意見:

  1. OH~~有雷!(可是已經讀完了-_-b 你看標題多重要)

    回覆刪除
  2. 好吧,以後我會盡量想挑逗性強一點的標題。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