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隔離島》的多重幻覺

SEARCH

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隔離島》的多重幻覺

(本文未直接爆雷,但有劇情提及)

《隔離島》(Shutter Island - 2010)是近期新片中我最有感覺的一部。雖然對常看好萊塢電影的老手觀眾來說,這種混淆真實和幻境,逆轉角色認知的情節已經算是老梗,但看到最後,劇情真相為何反而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以復古黑色電影的風格開場,兩位FBI探員進入隔離島監獄調查精神病患犯人神秘失蹤的事件,島上陰氣森森似有許多秘密,而這場景本身就是個幻像,一個汪洋中的孤島,由醫生和警衛管理著一群精神疾病罪犯,島上充滿了神秘的空間隱藏的秘密。,但男主角內心同樣也抱持著其他想法。

其一是他在二戰時和弟兄私下處決納粹軍士官的戰爭回憶,他將隔離島想像成了美國秘密的集中營,是一種對國家暴力本質的懷疑對抗,他在島上的觀察和找到的跦絲馬跡都讓他的懷疑變得繪聲繪影、似假還真。

其二則是他對死去妻子的回憶,害死他妻子的兇手據傳被關在隔離島之中,雖然他口說不想復仇,但他對尋找並面對兇手的渴望仍然存在。隨著劇情推展,妻子的幻覺、主角對她的愧疚感和失蹤病患所犯下的弒子罪行逐漸牽連在一起。

電影就在各種不同的認知和幻覺中變換,原本單一邏輯的觀點,在主角越深入探索這個島之後就逐漸變得超現實。導演馬汀史柯西斯運用島上場景製造了很多心理幻覺迷宮,如狂風暴雨將兩位探員隔離在小房中的封閉感、有如迷宮一般重罪監獄--交纏的走道樓梯和深不見底的空間似是主角內心記憶和幻覺的體現,再如隱藏在峭壁中的岩洞、象徵一切真相的燈塔。

即使當最後所謂的真相大白,院長跟主角(和觀眾)解釋著一切的來龍去脈,拆解先前電影中的種種現實,此等超現實感並沒有絲毫消減。我才體會到這一切都是電影的幻覺,即使理解了主角尋找的怪物所在為何,但對於整個島所代表的陰謀和國家暴力的陰影所產生的懷疑仍在,尤其電影更藏有許多沒有在最後明文解釋的線索。(如主角和警衛對人性暴力本質的談話,或是島上權力核心和德國納粹的牽扯)

當然這些陰謀是電影虛構的幻像,如同其類型風格所提示,但不同幻想之間的拉址和認知的轉換與重建,一方面是導演玩弄電影幻像功力的展現,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導演對於國家神話建構和其本質的辯證。從戰爭的洗禮、深入國家權力運作到個人生命中的暴力悲劇,電影揭示了怪物的誕生,也呈現了怪物背後更龐大的怪物。這一切都體現在精神病院這封閉的權力體制之中。

「與其當個怪物而活下去,不如當個人而死去」,最後這句曖昧的結語,正再一次翻轉著電影的認知,究竟誰是怪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