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生活要如何才能《無憂無慮》?

SEARCH

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

生活要如何才能《無憂無慮》?

活在現代社會如何才能無憂無慮?每個人都在追求快樂,但快樂可不可以簡單只是一種心態的選擇?

《無憂無慮》(Happy-Go-Lucky –2008)的女主角Poppy在電影開頭騎著單車悠閒自得地像是從好萊塢愛情喜劇裏走出來的快樂模樣,但隨即她在二手書店被冷漠的店員給碰了軟釘子,之後又發現她的單車被人給牽走了,看來快樂還是得遭受大大小小的考驗。

身為在人生徘徊的30歲單身熟女,故事呈現Poppy面對生活的姿態,在這人與人之間關係總是冷漠的現代社會,她的樂觀活力,她對陌生人的善意關心,和她似乎永遠停不下來的笑聲,有時候甚至讓觀眾覺得有點過火。影片以一種寫實的散記風格帶領觀眾窺看她的生活、玩樂、工作和許多日常與人接觸的場合,那人來瘋式的歡樂有時會感染身旁的人,有時卻也有尷尬的時候。這些片段介於寫實和戲劇性之間的曖昧,點出了故事微妙的張力。

比如說Poppy很快就碰到了她鏡子的反面,她的駕駛教練Scott孤辟、憤怒、自我防衛過度,駕駛隱喻著Poppy的自由奔放和Scott嚴守規則的衝突。每週一次的駕駛課他們困在狹小的前座,Scott被Poppy搞得心煩意亂,Poppy即使是一貫地友善歡樂,卻也因Scott的壞脾氣而感到不安。

又比如說Poppy和好友一起拜訪她新婚懷孕又新居落成的妹妹,妹妹質疑姊姊三十歲還孤身一人,生活似乎並不快樂。Poppy回說雖然人生無法盡如人意,但她還是很快樂,即使沒有丈夫、房子和退休規劃。妹妹卻將她的回答視為一種挑釁,說著說著就生氣起來。人對於生活方式的選擇實在隱藏了很多衝突。

在這些不同角色來來往往的交織中,導演透過Poppy問了一個問題:你的人生是快樂的嗎?即使如女主角一般的生活態度,她也不免有時會質問自已同樣的問題。

有一幕在夜晚荒廢的工地,她遇見一位話說不清楚的流浪漢。她注視著他的眼睛,傾聽著他話不成話的話語。導演拿掉了兩人間可能有的階級姿態和黑夜的危險暗示,讓整個場景顯出些許超現實的味道。在這相對安靜的段落裏,不但了帶出角色內心的自省的情感,Poppy的歡樂似乎也昇華至一種對這世界的凝視與撫慰的溫暖情感,作者的觀點和恣態不言可諭。

故事到後來,雖然Poppy遇見了戀愛的對像,但電影卻結尾在她和Scott的衝突之中。角色和觀眾都理解Scott被Poppy所吸引,卻因他自身的偏執憤怒而無法表達出來。而Poppy也無奈地發現她所有的善意和開朗卻被他視為一種傷害,她試圖理解Scott的過去可能的陰影,卻被更激烈的自我防衛擋在外面。片中身為小學老師的Poppy有一位用暴力欺負同學的學生,隨後她突然察覺Scott的憤怒就有如那位小男孩一般。

「遇見妳之前,我很快樂。」到頭來Scott口是心非地說著。快樂也像是種自我催眠的幻覺,為所有不快樂的人們築起自我保護的城牆,人們躲在婚姻、工作和各種不同的姿態背後,卻不敢去問自已是否真的快樂。之後Poppy臉上複雜的表情道盡了這一切的艱難,卻也無能為力。

結尾Poppy好友對她說:「別再試圖討好每個人了。」但她還是微笑地繼續以她的方式過生活。

這部麥克李(Mike Leigh)2008的作品在台灣的院線或影展都不見蹤跡,直到今年有機會看了,才覺得很喜歡。動人的並不是什麼樂觀向上的教條式結論,而是在於Sally Hwakins為Poppy這角色所灌注的溫暖與感性,Eddie Marson演出困在Scott身體裏受傷的小男孩,還有導演對現代生活感性的凝視,刻劃出凡夫俗子生活難以言喻的困惑,長大成熟追尋快樂的困難。透過Poppy這角色,電影為我們帶出了些許樂觀的力量。

好文推薦:麥克MIKE- 《無憂無慮》HAPPY GO LUCKY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