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全面啟動》電影的迷宮

SEARCH

2010年8月5日 星期四

《全面啟動》電影的迷宮


(本篇有劇情透露)

一部電影就像一個迷宮,我們進入迷宮再走出來,過程之中或許被啟發了某些想法,而這些想法在散場後逐漸的長大,佔據了我們意識的一部份。

《全面啟動》(Inception – 2010)是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建造的最新迷宮,故事關於一組團隊能夠侵入他人的夢境,竊取深藏在腦中的機密,甚至是放入一個新的想法(這動作即本片原名 inception)。劇本建立了一連串的設定和規則,讓主角們能以難以想像的方式進入一層又一層的夢境之中,這些夢境不但打破了物理的規則,甚至連時間的速度都是可以變化的,也產生類似黃梁一夢的趣味出來。

這可能讓人頭腦轉不過來的設定下,導演以動作、竊盜類型的元素來包裝這部電影,讓故事以觀眾熟悉的默契進行下去不致於失去方向。但情節不以正邪對抗或英雄主義、道德教訓為主題,侵入他人的潛意識也帶入了自己的潛意識,結果是造就了意識與記憶的迷宮,成為一場龐大的心理治療,最後故事成為角色超越心理傷痕的救贖過程。

但是對我來說這部片其實不是關於夢境,或說不是關於真正的夢境,至少影像上除了少數段落之外,並沒有太多的奇幻想像力,也無法反應真實作夢的經驗,比較像是虛構出一種可供玩弄的邏輯。甚至這部片也不是關於心理救贖,角色本身的心理動機並沒有被完整的刻劃,也撐不起整部電影的重量。所以重點仍然是迷宮本身。


最讓我感到驚奇的是,散場時我自認為對故事邏輯大致上能清楚的掌握,但隨著觀看網上許多人的熱烈討論,越想越覺得這故事本身就是個邏輯不通的悖論 (paradox)。沒人能搞清楚角色們如何進入下一層夢又如何能回來,或是混沌(Limbo)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甚至連最基本的,夢境中的物理法則如何運作(炸藥、子彈、重力...)都完全不通。

我並沒有太多的興趣去研究這故事的設定和邏輯,基本上幾乎所有類似的好萊塢類型電影在劇情邏輯或是設定上都多少有些漏洞,想辦法把故事說的順暢讓觀眾渾然不覺其問題是每位導演都在做的事。但諾蘭這次真是玩到盡了,他創造出許多邏輯和規則來包裝這一個其實毫無邏輯和規則的故事,讓每個觀眾都在這迷宮中繞來繞去,尋找沒有答案的出口。或許電影本質上就是一場夢,透過反反覆覆的剪接、鏡頭、對白的串連,在觀眾腦海中建立出一個流暢的敘事線,帶領觀眾層層墮落至無止盡的夢境之中,這確實是這導演的高明所在,雖然在好萊塢大片的限制之下他無法真的遁入意識流的敘事之中。

而許多人會懷疑最後主角醒來的現實是否又是另一層夢境?主角和他的團隊企圖在他人夢中啟發(incept)一個想法,但整個故事會不會反而是對主角的incpetion?與其去思量此等老套到不行的故弄玄虛,我寧可想說電影就像是進入一個夢境,整部電影也可以說就是一場對觀眾的inception,當電影結束燈光亮起也就是從夢中醒來的時候。這層層壘壘的後設結構或許才是最有趣味的地方。(當然這想法並不新鮮)

相較於許多人在網路上對這部片的熱烈討論與讚美,我目前實在無法分享這份對電影的熱愛,不論大部份角色塑造的空洞(雖然充滿魅力),劇情的節奏遲緩與勉強無趣,讓人疲乏的電玩遊戲式的闖關邏輯和動作場面,或是於我而言缺乏美感與創造力的場景與影像。對我來說這就像是諾蘭一場電影的遊戲(有時甚至讓我覺得像是在做運動),他創造出一個聰明眩目的電影幻境,但還是無法讓我關心進而感動於這個故事。也許在這時代,在斷裂拼貼的影像符碼和敘事結構之中每個人自能找到這部電影對於自已的意義,對我而言這部片的優缺點和諾蘭的其他作品一樣,或許還更極端一些,我終究還是無法喜愛這樣的作品。

所以,我要從這部片醒來了。

最後,我覺得"全面啟動"這名字比什麼"盜夢空間"來得好玩多了,看網路上大家啟動來啟動去的多有趣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