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2010年八月電影短評

SEARCH

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

2010年八月電影短評

2010年八月發表在Twitter和Plurk上的觀影140字心得。

《百萬金臂》意外地這是一部關於小聯盟職棒的電影,有人以此當踏板往更高階層邁進,有人在此掙扎十年無法出頭。少了大聯盟的光鮮熱鬧,多了點平實的人生況味。電影充滿了費洛蒙和球場的汗水與無奈,雖然爆米花味和床戲不少,但結尾滿有味道的。

《初戀紅豆冰》阿牛這部處女作拍得情感真摯又充滿神采與電影感,雖然有不少生澀以及過於刻意搞笑通俗的地方,但在主要角色的刻劃和情節關鍵時刻都處理的很動人,馬來西亞風味和青春的氣息皆讓人投入。不過看一群前中年期的明星演出青春少年郎實在令人覺得奇異。

《搖滾吧!爺奶》從前段老年人熱烈演唱搖滾樂曲的反差趣味與活力,逐漸轉化成與死亡對抗的感傷煽情,最後以感人的音樂演出作結。雖然不乏動人的時刻,但感覺這部片實在說得太少,比較像是部宣傳片。

《心靈鐵窗》電影聚焦在少年出獄後力圖重新開始人生與恐懼於過往陰影的心路歷程,拍得平實、細緻很讓人同情,雖然偏向一方的立場,但也足以讓人思考關於人性、罪惡、刑罰與社會暴力的議題。老實說我個人覺得比之前類似題材的《心靈暗湧》來得簡單,但動人多了。

《基佬大廚》即使最近對喜劇有點冷感,但還是可以想像這部片如果在戲院看會有怎樣哄堂的笑聲。電影算是把同志刻板印像和笑話玩到盡了,但卻是以無比的角色魅力和表演熱力傳達出一種理直氣壯的尊嚴,尤其劇本精準地把主角身為同志的困境刻劃的輕巧卻完整,舉重若輕地完成一部充滿感情的通俗喜劇。

《聽說》是一部拍得清新可愛的愛情偶像劇,導演場面調度沈穩流暢,男女主角充滿青春的魅力,演技也算生動自然,尤其攝影把台北街景拍得美麗帶點夢幻,是部成功的宣傳電影。不過以聽障為題材,感覺導演沒有好好深挖這個題材,故事拍得很小很泡泡,也缺少情感上真正的撞擊。最後大轉折讓人覺得被耍了。

《霓虹心》瑞典母親因台北的現代景觀而帶著兒子來到台灣,企圖修復兩人的關係。他們住在很本土的小旅社,進入老舊社區或荒廢郊野。對照她台北情人的豪宅與大樓、日月潭的奢華飯店,拉出一幅階級落差的景觀。導演兼具兩地眼光的角度,讓本片的文化透視頗讓人玩味,雖然難掩手法的生澀和情節的鬆散。

《靈魂餐廳》透過主角力圖掌控人生的歷程中,劇情關照了各種種族、資本階級、傳統與現代、藝術與庸俗之間的對立。費斯阿金創造了逗趣的情境和可愛的角色,運用音樂、食物、愛情為調劑,講了一個具現代感又充滿了復古生命力的喜劇故事。

《攻其不備》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勵志電影,編導也沒真的去挑戰或深挖這故事的命題,就是儘一切努力把這部片拍得順暢可口甜而不膩,結果就是這一部沒太多說服力,甚至有時會讓人覺得可議且不耐的自我感覺良好電影。我不排斥簡化人生的好萊塢夢幻,但要騙觀眾請至少要有點技巧與誠意。

《紅路》從窺視著公共空間的監視瑩幕,一直深入到房間內最私密的情緒,導演把城市的空間感營造的很迷人,演員表現也滿突出。只是這種陷入過去心理陰影難以走出來的情節實在也是老套了,故事感覺沒太多新意,性愛與仇恨交織的設計似乎過火了些。不過技術上拍得不錯,算值得一看。

《爆料大師》以復古諜報片風格和戲謔的手法,講述一則真人實事改編,關於一位大公司主管透過一連串的謊言和爆料,把公司和自己都拖垮的故事。導演透過商場語言和知識的迷障,塑造出主角偏執性格和其一連串的妄想,真實有時不過是一種製造出的幻想。索德堡又一部玩弄形式趣味略嫌欠缺感情的作品。

《求愛女王》入圍多項金酸莓獎,其實比《攻其不備》有趣,故事在正常人與怪咖之間的辨證釋出很多溫暖的善意,也些許諷刺媒體形塑主流價值觀背後的荒謬惡意。電影從搞笑另類愛情喜劇逐漸轉變成自我省思的勵志情節,不乏許多歡樂與有趣的角色。可惜角色之間化學作用不強,劇本轉折細節再精準些會更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