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真實的勇氣》

SEARCH

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真實的勇氣》

《真實的勇氣》(True Grit – 2010)

在聽聞柯恩兄弟要重拍西部片《大地驚雷》(True Grit – 1969)時,我個人是非常期待的,無論是他們長久以來對類型元素的把玩,或是在《險路勿近》《冰血暴》、《血迷宮》裏那種荒涼黑色的殺意,甚至其一貫的虛無、荒謬、搞怪的氣質,當主題放在西部片時會有什麼樣化學變化或是有何新的野心在其中,光想就夠讓人興奮的。

但影片拍出來結果卻有點令我失望。《真實的勇氣》仍然有許多柯恩兄弟的元素在裏面,裏頭的西部並不那麼英雄主義或善惡分明,有很多直接的血腥暴力鏡頭和黑色幽默,連過去常見的地方語言趣味也沒有缺席,但或許整個故事就柯恩兄弟的標準而言有點太過簡單與工整了些,甚至是有著他們過去作品裏少見這麼直接的感傷氣息,也少了一些尖酸犀利的東西。

也許是我對於老西部片並不熟悉,所以沒法從這部片感受到太多美國西部鄉愁的召喚,但不可否認片中的攝影把西部景色與光影拍得非常美,或是一些反類型角色的處理與相對濃厚的死亡氣息也讓西部類型染上了一抹真實與黑色的氣息,算是對類型的反叛與重塑。而那有點讓我不太能領受的過滿配樂,或許也反應了柯恩兄弟對片中力圖呈現老舊的更具真實感的歷史西部的感情。(這讓人想到他們過去那部充滿鄉野風情的《霹靂高手》)

但我想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對故事的認知,片中小女主角以天真但又強做堅強的恣態在成人的殘酷世界裏追尋她心目中對正義的想像,這所謂"真正的勇氣"逐漸地感染了片中的兩位幫助她的成人,甚至連反派的老大都對她的態度敬重三分。或許這老式的西部江湖精神也是另一種對西部片的鄉愁,而不是原本我所期望的天真與現實的殘酷對抗。一切就如同導演在訪談時所說的,想還原小說中那種少年冒險故事的氣質,這讓故事感覺更小品了些。這些正氣十足的感性和之前他們作品中那種黑色虛無大異其趣。

不過我想這部片終究還是比我觀影當下的感受還來得更曖昧與複雜,那些負面的、悲傷、陰暗與虛無的東西其實都被放在電影的背景當中,並沒有缺席。或許是柯恩兄弟緊守著原著故事,並不刻意想展現所謂角色轉折的時刻,所以這場復仇之旅幾乎貫徹到底的天真終於在末尾時,才被透過那滿地的屍體所撲來的死亡氣息所擊倒。如果問說片中的正義有何代價可言,或是就是換來更多的死亡,以及賠上女主角自已未來的人生。

電影結尾特別保留原著的處理,把時空拉到了二十五年後,女主角以成人的恣態來懷想著當年影響著她一生的命運交會,於是電影中三人短暫的情感交流即成了電影所呈現最大的鄉愁,不論是你想把它解讀成美國西部精神的失落,對逝去歷史與青春的感傷,或是其他難以言說的東西。女主角飽經風霜的臉龐暗示了她那電影中沒交待的部份人生,這電影也成為那消失的生命與時代的輓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