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燃燒鬥魂》

SEARCH

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燃燒鬥魂》

《燃燒鬥魂》(The Fighter – 2010)

這部片不算是典型的拳擊運動故事,透過拳擊導演想傳達的其實是其他的事情。

主角Micky是位遭遇挫折不得志的拳擊手,但他的挫折主要是來自於他的家庭,一個是他曾經是傳奇拳手卻淪落成為毒蟲的兄長Dicky,一個是他那掌控子女運動事業看不見家庭問題的強勢母親,在家族的掌控之下他沒辦法得到最好的訓練以及參加適當的比賽。於是這故事就是看Micky如何在親人的情感牽絆以及非血緣關係的外人幫助之下重新站起來,包括他新認識的女友、繼父、幫助他訓練的長輩,這過程中免不了多少有些激烈的家庭衝突。

電影遵循傳統的三幕劇風格,其中我們看到家庭中的權力結構如何自成一個封閉的體系與價值觀,形成壓制個體的龐大壓力,主角家庭中和母親同聲一氣的眾多姐妹就是最恐怖的體現。另外我們也可看到Micky力圖掙脫原生家族的控制進行一場個人的革命,結果則是形成另一個新的類似家庭的新勢力。無論是個人與群體之間的掙扎,或是家庭團體之間的分裂與衝突,這些都是所有人生命中所必需對面的課題。

於是電影的第三幕,則是Micky要重新調合兩方分裂的關係,因為深埋在他心理的原動力,一直是他童年對Dicky過往輝煌成就的崇拜,這裏指出了他對原生家庭的依賴與情感,他對生命根源的難以拋棄(電影也處理了不少這對兄弟和地方情感的連結)。這段最動人之處或許就是在於無論是Dicky或是其母親最後都能看清自我的自私與缺失,重新回應Micky對他們的呼喚,拉回家庭分裂的兩方。

所以最後的拳擊賽無疑就是重新整合之後他們所達到的最終高潮,調合並同心協力之下他們的力量是無與倫比的,與其說這是拳擊手個人的勝利,不如說是個人的力量其實是來自於他背後那所有支持他的力量的平衡,他的勝利在於他重新掌握了他的人生。雖然是老梗,但電影花了近兩小時的時間所陳述的道理依然有其鮮活與動人之處,於是結尾那充滿激昂汗水與淚水的歡呼、擁抱就充滿了無比撼人的力道。

電影手法和觀點並沒有什麼新鮮之處,優點是給了不少空間讓演員好好地發揮,這部片在今年奧斯卡拿下兩座演技獎證明大眾對其中演員表現的肯定。只是一個我認為的缺點,或說是不明究理之處,在於影片使用了許多偽紀錄片的訪談方式,以及所有的拳賽段落畫面都使用了九零年代的電視錄像質感;雖然這些方式是為了呼應本片改編自真實故事的背景,也間接暗示了媒體和真實的連結,以及抬面下的情感衝突比擂台上的對峙更加重要;但是導演沒有去控制好紀錄影像和角色私密情感間的界線,所以無論是訪談或是拳賽影像都虛構過頭滲入了真正的情節敘事裏,這讓我覺得有些混亂。

但也許在電視影集大量使用手持攝影及偽紀錄片手法的現代,媒體的語言形式已經完全進入了觀眾的意識之中,我感到的錯亂或許只是某種落伍與老氣吧!

1 意見:

  1. 很喜欢这部片子~在戏院内零零散散的观众~我看得更加投入~剧情,演员全部都太棒了~

    回覆刪除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