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啟動原始碼》災難世道的微小救贖

SEARCH

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

《啟動原始碼》災難世道的微小救贖

《啟動原始碼》(Source Code – 2011)

(本文有劇情透露)

本片讓人聯想到許多如《駭客任務》《全面啟動》那處理真實與虛幻世界的科幻電影,也極為接近電視影集《時空怪客》(Quantum Leap)穿梭不同時空代換不同身分的設定,和《時空線索》(Deja Vu – 2006)裏穿越平行時間對抗恐怖活動的情節,甚至在重覆的八分鍾裏主角不斷地逼近真相與自我超越也直讓人想到《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 – 1993)。而編導把這些元素巧妙包裝成一個反應美國後911時代氛圍的驚悚科幻電影,別有不同的趣味與意義。

片中真實與虛幻的世界顯然是矛盾的,在劇情脈絡下觀眾理解到的現實世界其實是主角"死亡"的意識世界,而那八分鐘的虛幻卻也是另一層活生生的真實世界。主角的奮鬥某種程度是死前他在抽像意義上尋求生命最後的救贖,而無論在真實或虛幻中時間和空間都是封閉的,更顯得這像是一場心理幻覺或是夢境,這種既真似幻的曖昧多少也飄蕩出些許的詩意與哲思。

而主角在片中對抗除了恐怖份子之外,還有控制他身體的美國軍方與科學家,而他的"死亡"更始於他在中東戰場上的犧牲。而他反抗現代文明陰暗面與國家暴力的力量,來自於他最後在那八分鐘的火車廂裏擁抱的平凡人生,那混雜著苦悶、欣喜、仇恨、熱情、悔恨與超越等諸多生活情感的眾生相,電影以科幻的方式把巨觀和微觀的世界連結在一起,成為某種對整個世界的微小寓言。

最後的靜止畫面是動人的,而靜止之後的超越或許對許多人來說有點畫蛇添足,但最後主角終於掙脫封閉的的時空還是有著些許的震撼,更有種靈魂穿越死亡而重生的意味。平行宇宙的概念就像是無限多的可能性,死亡與幻覺最後竟然成為了新的真實,雖然另一個世界仍然遭受災難與戰爭的威脅。

若要說對這部片有何不滿,不只是在於故事規模有多麼的小,更是某些一廂情願的簡略刻劃,比如何以片中那位女軍官竟然願意犧牲她的仕途來幫助男主角?或是男主角如何能如此輕易地取代另一人的身份與生活而不會碰到自我存在的難題?又片中的恐怖份子塑造的實在太平板,主角歷險與解謎的過程也過於機械式的單調。片中呈現出車廂內的那些平凡人物刻劃與主角最後的情感與道德救贖,對比於影片背後可能的寓意和可能性來說,都顯得份量過於輕了點。若劇本可以多補足一點血肉,應該會是一部更有意思的電影。

導演Duncan Jones上一部作品是《月球/2009月球漫遊》(Moon – 2009),整體看來這兩部片的優缺點都很類似,但《啟動原始碼》應當更能滿足觀眾對戲劇性的需求。最後我不得不抱怨本片原名Source Code對整天寫程式的電腦工程師來說真是個莫名其妙的片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