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伊朗電影節-噤聲/吶喊-觀後記(3)

SEARCH

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伊朗電影節-噤聲/吶喊-觀後記(3)

《兩個女人的故事》(Two Women - 2000)

伊朗通俗劇對我來說就是全新的體驗了,這部片一如預期地芭樂,劇情煽情不說,敘事手法頗有言情的味道,還有俗氣的要死的配樂,角色也不斷大吼大叫哭哭啼啼。不過劇本控制的很好,沒有變成狗血失控,而是很仔細地呈現了導演對性別問題的批判控訴。因此我想導演對風格是有自覺的。

雖然片名是兩個女人的故事,但其實是透過其中一個較現代化有幸福平等婚姻和高等職業的女性,來回頭看另一個被困在傳統婚姻牢籠裏的同窗好友的故事(主角是後者)。這一設計就把性別立場與視角給帶出來了。這種現代/傳統,平權/沙文的對照呈現在電影中,導演並沒有直接將之呈現為社會價值觀的對立,而是化為個別角色的心理狀態,試圖激起觀眾對女主角的同情心。片中男女的衝突也一再地強調女性想要自主追求自我的人性需求,宣教的用義非常的明確。背景大學校園學生的社會抗爭的行動也讓這故事多了點歷史感,因此兩個女人的對照就顯得更具深意,這些都超越了一般芭樂通俗劇的深度。

在角色經過戲劇性的設計下,女主角是個成績非常好,對未來懷抱很多夢想的大學生,但卻不幸地遇到兩位影響她一生的偏執男人。一位是自戀的跟蹤狂,是個若得不到她也不惜要毀了她的變態男子。後來兩人衝突後不幸發生車禍撞人的意外,此時出現另一個男人以金錢援助來交換與她的婚姻,家庭的半強迫下,女主角只能相信他對婚姻的承諾。沒想到這位男人婚後變了個樣,變成有著極端控制慾的丈夫,以言語和經濟壓力將女主角關在家中阻止她發展自我,後來生了兩個小孩後女主角更無法掙脫。其間她也有以愛意和理性試圖和丈夫溝通,但終究徒勞無功。在這兩個男人之外,女主角的父親從一開始對女兒的責罵,到後來婚姻不幸時雖理解女兒的痛苦但也無能為力,變成失職且無能的父親,也是很有其用意的角色。

電影甚至強烈地暗示男性角色的心理疾病,不論是暴力迷戀者或是控制狂的丈夫,雖然表現方式不同但都是邊緣性的人格,有一場戲甚至暗指丈夫成年的人格是因童年所受的對待所致,而這兩個瘋狂而脆弱的男人最後讓女主角也陷入瘋狂的邊緣。結局雖然以某種悲劇的方式讓女主角脫離了這兩個男人的迫害,但電影也暗示她可能已經失去獨自活下去的能力。可說是這社會生病的男人,讓女人也一起病了。

當然很多人會關注伊朗社會性別壓迫的議題,我不清楚實際的現況如何,但從本片的呈現來說,其實也有傳達出未來更美好的可能性。劇情刻意設計許多戲劇性的轉折,似乎也可以單純將女主角的遭遇視為個別的不幸,這多少避開了針對社會的直接批評,可能比較不會觸怒觀眾。但反過來說片中對這些男人們的刻劃可能也暗指根深蒂固的父權觀念是一種心理的扭曲,直指社會意識深層,這就要看觀者如何解讀。

《超級巨星的秘密》(Superstar - 2009)

本片是《兩個女人的故事》導演泰米妮米蘭妮較近期的作品,通俗依舊,但質感卻好上許多。故事講述一位放蕩的電影明星和一位謎樣少女共同生活之後進而改變自己的故事。男主角原本以為少女只是普通的粉絲,但少女宣稱她是他和舊日女友生下的女兒,開始照顧起他的生活起居。當然故事發展下去,男主角終於感受到從未體驗過的平凡生活的幸福,最後也改頭換面。其中的過程和轉變就是觀眾可以預期的好戲。沒有如前作那般充滿明確的社會批判,反而是更娛樂可口,電影技術上的熟練其實和好萊塢片沒差太多。也許透過這些電影可以為台灣觀眾再開一扇窗,看看伊朗電影更多不同的樣貌。

但這樣通俗的故事也不能說沒有更深的寓意,尤其電影開場是男主角母親當年在地下室獨自生下他之後的場景,以及結尾男主角離開他的豪宅和大都市,踏上路途去尋找離去的少女。這旅程暗指了主角的生命之路,似乎也和伊朗這塊土地有所關聯,不過我一時沒有太多明確的想法。

伊朗電影節趕片紀錄:

8/28 (日) 12:40 《生命的圓圈》
9/3(六) 12:40 《收集眼淚的男人》
9/3(六) 14:30 《兩個女人的故事》
9/4(日) 14:20 《煙花星期三》
9/4(日) 16:20 《超級巨星的秘密》
9/4(日) 19:50 《白汽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