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觀《陣頭》有感

SEARCH

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觀《陣頭》有感

DinTao.jpg

《陣頭》(Din Tao:Leader of the Parade - 2012)

也許是想太多,但《陣頭》是一部讓我感到悲傷的電影。

一開始看的時候我也覺得劇情很空,柯有倫回台中老家莫名其妙就要帶團練陣頭,劇情又設定他對陣頭好像完全不了解,然後半天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而且他和父親阿西之間只是嘴巴唸來唸去完全無法溝通。電影裏所有人的都在吵都在鬧,看不順眼就打就罵,真是非常躁鬱的一部電影。

但是看著看著,突然發現這其實是因為片中所有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他們都慌了所以只能一直吵。不論是父親帶團經營不順,或是兒子回家不知該怎麼面對父親,還有那些團員也是無所適從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甚至連感覺很風光很有氣勢沒事就來嗆聲的對手團,其實他們內心也是好多的焦慮與糾結。

拿這樣的狀態來看電影中父子失和以及傳統與現代的衝突,似乎是因為無論下一輩怎麼面對上一輩的傳統,不管是如柯有倫逃到台北搞樂隊,或是如黃鴻升那般傳承傳統的陣頭,結果都是無以為繼。這兩個團與其說是敵對的競爭關係,不如說是共同面對傳統陣頭危機的路線之爭,黃鴻升一眾抱著"你這樣真的行嗎?"的疑問來挑釁柯有倫,同時也是種自我懷疑。因此電影最後他們不是爭個你死我活,而是聚在一起合作,而他們的出路就只有"要成為不一樣的陣頭"。

但電影呈現的其實有點空洞虛無。看到上一輩的宗教信仰下一輩卻是完全不理不采的態度,阿西說不敬神就不是陣頭,柯有倫卻說陣頭為什麼一定要扮神,搞到後來這爭論也沒有結果。反而母親柯淑勤說她不管陣頭怎麼跳,她只要父子和平相處就好,真是滿台灣人的想法。一真到最後老師父才突然冒出來為兩個父親糾結於下一代的反叛來開託,原來他們固執的傳統只是面子問題。那到底陣頭是什麼該是什麼似乎也不重要,應該說這不是電影想要處理的問題。

後段柯有倫和阿西其實頗動人的高潮對手戲,兒子告白說他心中一直想要傳承陣頭,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同,但是卻沒有辦法。而現在他有機會帶團,卻又一直在想要做不一樣的陣頭,那到底中間那鴻溝是什麼呢?兩代之間的斷裂到底所為何來?為何上一代的傳統無以為繼,逼得下一代非得要找尋新的出路?

這其實曝露出我自已對陣頭和民間風俗的無知,而電影想要透過柯有倫的角色讓觀眾代入卻也沒能真正地談到陣頭是什麼,或許此等空洞化正是台灣民間傳統所面臨的危機,年輕一輩不再關心,老一輩也無能傳承。片中阿西和廖峻兩位父親無論經營技藝團成功或失敗,他們傳統的教養方式都無法讓他們的兒子看到陣頭的未來與出路,舊的信仰與思維已經無法進入現代社會的脈絡之中,也因此理所當然地在這部電影裏面缺席。

但新的出路又是如何?我不了解真正的九天民俗技藝團的表演是如何,電影裏面的包裝就是不斷地打鼓,還有搖滾樂,還有環島,還有電視訪問,最後還有陶晶瑩和胡志強,就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讓人無言。

總結而言,《陣頭》劇情和手法看來平平,充滿各式台式笑料人情和一堆無謂的衝突,其娛樂與討好也反應在口碑和票房上。但就我個人來說,雖然難免是想太多地過度詮釋,但想到劇中所有人那種慌張無以為繼的焦慮狀態,那種充滿糾結但又沒能直接演出來的空洞虛無,和其實什麼也沒解決的出路,就覺得這部片實在是令人感到悲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