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重看《異形》(導演版)

SEARCH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重看《異形》(導演版)


《異形》(Alien  - 1979)

隨著《普羅米修斯》的上映,此時似乎是重看異形系列的好時機,尤其是Ridley Scott執導,於1979年上映的經典首集,不過我重看的版本是2003年發行的導演剪輯版藍光高畫質版本。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畫質這麼好的《異形》,以前只看過電視播放或是錄影帶和影碟片,而且也已經相隔至少十多年沒看了,雖然對角色、情節、影像都記憶猶新,但這次觀影經驗還是保有了某種程度的新鮮感,尤其看到更多的是裏面的電影手法和母題元素,而且片中的驚恐情節與氣氛還是有著無比的感染力。另外這次重看更感覺有些許後設的味道,情節本身似乎並不是那麼重要,電影作者如何透過的影像和隱喻來運作這部電影變成更大的看點所在。

比如片中角色是受雇於公司的採礦太空船船員,組員間管理層和勞工的對立就有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也反應人在組織階級架構中的衝突以及被異化,當然也不用再提角色間性別上的衝突。而船艦Nostromo和船員在行星LV.426發現的異形太空船也隱約有著對映的關係,不論是片首船員從冬眠艙醒來就有如異形太空船中那一排排的異形蛋,或是船上冰冷工業化的機器佈景和異形船上充滿有機感的美術佈景互相對比,最後蛋中誕生的完美有機生物異形侵入了人類的身體,成熟的異形也和船上充滿金屬、霧氣、通道的場景融合一致。船員除了對抗異形的入侵,最後卻也發現掌控船艦的電腦'母親',和藏身在船員之中的生化人對他們才是最可怕的威脅。外來異形看似侵入了船艦這個安全的空間,但最後兩者合為一氣,人類才是身處其中被剝削的受害者(不論是為了經濟利益或是為了繁殖)。

而更有趣的則是片中對於性的隱喻,異形外表的設計元素充滿了對生殖器的指涉,而從口中侵入胸口爆出直接是代表了對性侵的恐懼。不管是從異形嘴中不斷伸出的嘴,大量的黏液,或是後段女性船員Lambert被宰殺之前異形的尾巴從她的腳輕撫而上的動作,和她無助的姿態。而生化人Ash欲殺害女主角Ripley,也是用捲起一本書插入她的口中這頗為不自然的動作,而他身上流出白色的血液也有人稱之為精液的比喻。更不用說最後Ripley身著曝露地和異形面對面,更是把女性赤身祼體面對性暴力的恐怖感放大到了一個極致。若和之前對階級的思考一起來看,更可引申為從家庭暴力到整個社會暴力背後的雄性宰制的思維。不過我個人並不特別執著於片中這種性別二元對立的解讀,異形對我來說更多是混雜了兩性的特徵,而片中男女角色也都可說處在被侵入的恐懼之中,或許根本來說更是種單純對性的恐懼。


在大量的隱喻運作之下,電影採取了簡潔、緩慢充滿寫實感的敘事方式,讓陰沈的氣氛和恐怖的畫面直接掐入觀眾的咽喉,如片中最血腥的場景就是發生在眾人以為一切無事的日常早餐段落。而躲在暗處大半天無法讓人窺見全貌的異形,也透過閃爍的光景和剪接增加了驚恐的威力,尤其最後段從沈睡中驚醒的異形,黑暗中不斷張牙舞爪讓人看不清又禁不住凝視。片中也多次運用重覆的情節元素,如兩次三人成隊一人落單(都和貓有關),兩次異形隱身在場景中角色混然不覺,連爆炸倒數也進行了兩次,這些手法都有效地提示並加強了情節的緊張氣氛。

除了一些當年特效在現今眼光下有點粗糙之外,這部片就其類型和目標來說幾乎沒什麼好挑剔的了。最大的力道幾乎來自於好得嚇人的場景和美術設計(某些地方頗有2001太空漫遊的影子),尤其是H.R. Giger設計的異形造型。角色在情節脈絡下也寫得很細,手法和隱喻都非常到位,而且還留下不少想像空間留給前傳去發揮,另外Jerry Goldsmith的經典配樂也是不得不提的。

最後是版本的問題,Ridley Scott雖然是出名的喜歡日後發行導演版的導演,但根據訪談,《異形》2003年的導演版比較是在片商行銷的要求下所剪出的版本,提供觀眾另一種不同的選擇,而導演認為原始戲院版已經是他心目中最好的版本。兩個版本在情節上並沒有太多的差別,細節的增刪之下反而導演版片長還比原版少了一分鐘。不過新版加入了Ripley最後發現失踪船員被包在異形繭的段落,我個人認為這段雖然是頗有服務觀眾的趣味,但稍微破壞了最後女主角逃亡場面的節奏;另外導演版的節奏似乎比我記憶中的原版來得更俐落些。我認為第一次接觸《異形》的觀眾,原始戲院版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