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Going My Home

SEARCH

2013年5月9日 星期四

Going My Home

 

Going My Home (2012年秋季日劇)

本來是不打算放電視劇相關的文章在這個部落格,不過Going My Home是電影導演是知裕和的作品,也就破例寫在這邊。

除了本劇是知名電影導演跨界編導電視劇之外,我對製作背景一無所知。男主角阿部寛和是知裕和之前在《橫山家之味》合作過,女主角山口智子這次是睽違16年的電視劇演出,其他的演員宮崎葵和西田敏行論演技或明星魅力也都是一時之選,光看幕前幕後的陣容可想而知電視台對此劇的表現應有不小的期待。可惜播出之後在日本的收視率十分低迷,從網路上的一些討論來看,雖然也有不少的好評,但大部份日劇收視的觀眾可能不太習慣這部戲的風格。我個人認為這部是近年來我有限的日劇觀賞經驗中難得一見的傑作,即使它或許不是那麼地適合現今電視的步調。

故事主線是男主角良多因為父親重病昏迷而回鄉,意外發現父親的秘密而展開一場探尋之旅。有別於一般固定走向的劇情編寫,情節圍繞在主角生活中的夫妻、親子、家族和職場關係,迷茫的生活狀態被種種隱約的謎團和想望所牽引,表面上看似是一位中年男人的回歸與成長,但開放式的情節又逐漸帶出背後的各種主題,每一集淡淡的情節發展似乎都為故事翻出了一層新的意義。本劇細膩的敘事與伏筆很尊重觀眾的理解與感受能力。但反之也可說是不太照顧觀眾。

大量的家庭三代的描寫可視為《橫山家之味》的加長版,是枝裕和依然以日常瑣事的刻劃來堆積角色性格和生活的存在感,平淡細膩的手法與刻意設計過的畫面色調,都有別於其他商業氣息較重的日劇。當然日劇不乏風格平實精緻的戲,但印像中都不若是枝裕和這部這麼有意識地把戲劇性處理得更淡一些。雖然還是可以看出情節設計和衝突與懸念,和許多小小地幽默的設計,但從台詞編寫和演員表演上來看,無疑是更真實更像是生活的切片。第一集特別版的長度100分鐘,開頭平緩的步調和情節與角色建構,對電視觀眾來說顯然是需要更多的耐心。我承認看第一集時也是有點吃不消,但第一集之後就逐漸看出興味了,某種程度就像是進入了角色們的生活之中,甚至到後來還有點捨不得故事的結束。

情節以家族親子為主軸,講的卻是生與死、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東西。主角回鄉探尋父親的秘密,就像是人往回憶與歷史的追尋,尋求的是表相之下難以言明的意義。他在父親的故鄉遇到了當地追尋傳說中森林小矮人族"庫娜"的活動,情節一度暗示似乎真有古老的生物存在看不見之處,頗有一點宮崎駿《龍貓》的影子。但也可以將之視為一個引子,隱諭著生活與自然之中所有看不見的事物,可以說是死去的人、是夢境中的幻想,是散在空氣中的氣息,或是藏在回憶、情感、人情之中的感觸。可以再引申到生活中現實與心靈,都市與鄉村,文明與自然的衝突,無論是劇中女主角的料理工作與家庭的拉扯,或是男主角職場上的挫折,以及故事背景提到水壩興建和福島核災等環境議題,都在呼應貫穿整戲的二元命題:人活著追求的是所謂的現實,還是有形而上無法言說之物?導演對人與生活與自然之間的關係的價值批判一直是藏在劇情背後,就和故事的其他線一般,從頭至尾都沒有明白地跟觀眾交待所指為何,但一個個的線索逐漸相互融和在一起,直到最後堆積出滿溢的情感。這部戲刻意平淡的情節其實也就是在形式上呼應此等表與裏的設計。

結尾收得非常漂亮,不論是對父親回憶的喚起,或是小矮人庫娜的意象,將故事從主角私密的個人回憶,到其生活的處境,親人間的心結與情感,到人與社會、自然的關係,都隱約地被包融在故事的首尾呼應之中。家是人的誕生之地,也是人生最終的歸宿,即使生命無可避免地要面對逝去與死亡的遺撼,但家庭中人與人之間也總有些什麼傳承了下來,就像主角不但繼承了父親尋找庫娜的精神,也重新理解了父親看待世界的方式;若再想更多一點,所謂的回家不只是個人地理上的回溯,也是心理、時間的回溯,甚至可以是整個社會的集體療癒與救贖,更是現代文明生活的反省與回歸。劇名Going My Home表面上意指男主角的回鄉,但到了結尾,回家這個意象也有了更多不同層次的意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