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南方野獸樂園

SEARCH

2013年8月11日 星期日

南方野獸樂園

 

《南方野獸樂園》(Beasts of the Southern Wild – 2012)

觀看《南方野獸樂園》是頗令人驚奇的一次經驗。

雖然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我想到的竟然是岩井俊二的《燕尾蝶》,兩者都是放在架空未來世界的故事,透過有形無形的邊界劃分了文明與城市的中心和邊境,這些邊緣、地下或是境外的下層居民都有著某種野性的活力與文化,兩部片風格些許類似的配樂風格也都加強了這種現代次文化的氣息。當然兩者的發想思維是完全不同的,燕尾蝶比較是屬於地下無根的後現代另類文化,南方野獸樂園則是根源於美國南方土地與人情,甚至更遠古的歷史。氣味和情感上南方野獸都是更濃烈也更勝一籌的。

當南極冰層溶解,大水即將淹沒南半球,不願撒守的住民奮力在水鄉求生,冰封的遠古野獸也復活橫行在荒野上,人類和大自然力量的對抗與共生主題,以黑人小女孩為主角以及電影最後結尾的處理都讓人想到宮崎駿的《風之谷》。上述兩部日片雖然充滿了象徵設計,情節上還是比較規矩講究脈絡,相較下南方野獸則完全從影像和氣味著手,情節可說更狂野更寓言性與超現實,精神上依然有著童話的意味,可說是透過鏡頭下的神秘南方土地意象,把人性、文明、自然的省思全都涵括進來。

設定和野心看來很龐大,但導演聰明地把故事拍得很小很簡單,同時留下許多曖昧抽象的設計,完全讓感性和想像力主宰了整部電影,適度地撐起了電影所需傳達的力道。不過我不太確定的是,對種族、文化、階級、自然種種政治元素所形塑出來的影像美學和抽象的情節,好像有點縮限了故事的開展和內在探索,這可能需要再咀嚼一下影片的內容才能比較清楚。

(觀賞於2013/1/6 華山光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