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大亨小傳

SEARCH

2013年9月13日 星期五

大亨小傳

 

《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 – 2013)

不久前才翻過《大亨小傳》的小說,個人對文字比較不敏感沒太多心得,看完最新的電影版後自然覺得清楚許多,但電影和小說似乎不太一樣,我同樣的對主人翁的象徵性以及背後的美國夢幻滅或是其他什麼的意義沒太多共鳴,說不上這故事該怎麼拍才比較好,巴玆魯曼的版本也就是巴玆魯曼的樣子,華麗的風格讓人滿過癮,傳達了多少原著的經典性也就難說。

巴玆魯曼來拍這部片當然會有其風格的選擇,比如二零年代華麗狂放的派對就是他擅長的歌舞片調度,當然是極盡華麗之能事,音樂也一如以往用了大量的現代電子或R&B舞曲音樂,個人難以就音樂運用來評論好壞,除了現代化以及商業化之外,主要是為了導演的風格來服務,對電影的精神而言似乎沒太多助益,頂多就是一種翻譯。

蓋玆比那種為愛痴情的故事,自然也是巴玆魯曼喜好的描寫的題材,情節大致按照原著,只是最後結尾電話響起時的槍聲,原著的輕描淡寫電影則是大灑狗血。另外主角們在小套房對質的那場戲也較原著來得激烈一些,小說中的蓋玆比可沒有那麼失控發飆。愛情的通俗狗血在電影中無疑被加強了,這當然是有效的,蓋玆比因階級而產生的焦慮被更清楚地點了出來,這些都是編導為這部電影定的錨。

電影的敘述者尼克也和小說有相當的不同,片中的敘事是尼克經由心理醫生的建議,透過寫小說的方式來治療這一切經歷後的創傷並以此帶出回憶的視角,這是小說所沒有的設計,尼克在此是情緒更為激動更介入故事的角色。但把大亨小傳的小說作者從費玆傑羅改成虛構的尼克這似乎有點莫名其妙,大概是為了強調原著小說的後設設計,就像費玆傑羅小說和電影形式之間的關係常有評論者提及,而電影也就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和其非寫實的表現風格相互呼應,

片中富豪瘋狂的派對,或是主述者尼克身處的華爾街,二零年代資本主義高峰的時代背景可視為一種和當今時代的對話。尼克在片首的房間派對探出窗和另一個自己對望也是原著沒有且饒富意義的設計,他透過蓋玆比的故事看透了上流社會的虛偽冷酷,但也從蓋玆比這個人看到了一種純真。也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蓋玆比他所追求的就像是從來不存在的理想,一種更夢幻版本的自己。即使現實中上流社會的美國夢並不真的存在,但重點是尼克無法放下這夢想,無法不為蓋玆比的努力而感動。

這也是為什麼找李奧納多這種形像的明星演員來演蓋玆比能獲得觀眾的認同,李奧納多本身從童星一路演到中年,也是如蓋玆比一般不斷地試圖放下原本的形像讓自己套入更大的角色之中,這一切都很後設,連電影的超現實風格一起讓人可以有過度解讀的層次。只是巴玆魯曼通俗的耽美不算合我的胃口,當最後尼克試圖為蓋玆比下結語時,雖然台詞是引自小說,但總覺得電影還是力有未逮,撐不起那份感傷,總覺得小說裏還有更多的東西是電影講不出來的。

(觀賞於2013年六月三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