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遺落戰境

SEARCH

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

遺落戰境

 


《遺落戰境》(Oblivion - 2013)

(有劇情透露)

雖然並不新鮮也不算大氣,但《遺落戰境》可能是今年好萊塢四月開始所謂的暑期大片裏最讓我喜歡的一部。導演Joseph Kosinski如同前作《創:光速戰記》一般,懂得如何讓影像和隱喻成為電影的動力,殘破的地球其實只是一場夢,碎裂的月亮和天際的符號都是異質空間的象徵,舒適優雅的未來居住空間是文明和荒漠的對立,裏面充滿了勞動和性別框架對人性的制約,如何從嚴密的系統找出破碇,變成人存在焦慮的大哉問。

故事前段其實有點《瓦力》的影子,探索記憶與真相的虛實則是《香草天空》或《駭客任務》,當然或許還有其他一打的指涉。略帶詩意的影像和不疾不徐的節奏,隨著真相一層又一層的揭露,一方面故事同時變得更有趣但也更無聊。阿湯哥做為主角十分符合故事以男性存在危機為中心的出發點,男人永遠在懷念夢中的舊情人,永遠在遙想退休後隱居山林,但又永遠有浪漫的正義大業需要完成與自我犧牲,所以現實之外永遠會想像還有更好的現實。

影片當然將劇情引向終極的答案然後讓一切塵埃落定,沒有再有另外一層系統的暗示,但看到阿湯哥遇見另一個自己,在沒有預期之下還是讓人吃了一驚,這讓一切更有趣但電影其實停止在這一刻也就行了。之後的總總只是完成觀眾對情節完整的期待,不免有些拖尾的疲態。不過裏面大片的地球遺跡和飛行器的航跡與運行的姿態實在是美極,再如何被異化,我們都甘心成為科技美學的俘擄,並相信自我仍然還在其中。

(觀賞於2013年七月二十一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