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烈愛重生(2012)

SEARCH

2013年10月14日 星期一

烈愛重生(2012)

 
 

《烈愛重生》(De rouille et d'os -2012)

法國導演Jacques Audiard的新作(《我心遺忘的節奏》、《大獄言家》),Marion Cotillard演出因意外而截肢的殺人鯨訓練員,比利時肌肉帥哥Matthias Schoenaerts演出貧窮的保全/地下拳擊手/單親爸爸,兩人之間意外相遇發展出一段感情,彼此也逐漸走出人生的困境。影片份量感覺比導演前兩部片輕了些,但故事切入角度有點超出了類型的預期。

一般評論的角度可能會從殘缺、底層、愛情、勵志等角度切入,但光看這些元素對我個人而言實在頗無趣。女主角史帝芬妮原本是充滿自信的美女,當然截肢後改變了一切,影片中雖然有不少祼露鏡頭,但視覺重點多少轉移到了那空虛的雙腿,大部份時間她也以素顏入鏡,角色截肢的設計刻意奪去了些許女主角的性感魅力,但角色本身並不在乎,反而電影把慾望的主客體稍微移轉了位置。結果是肢體殘缺的女主角並不真是電影的焦點,透過她的眼光看到的男主角才是電影的重心。

男主角阿里熱愛拳擊,日常打工之餘還參加地下拳賽,他第一次上場時女主角即跟在一旁,賽場裏在她眼前的是一群雄性魁武的壯碩肉體在肉搏相向,還以慢動作呈現。有時阿里贏了比賽得意洋洋,有時輸了則是被打得滿臉是血。拳賽之外的阿里其實心思不太纖細,也不算是很負責任的父親,不經意還會傷害愛他的人,但在史帝芬妮眼中的他有某種率真甚至是溫柔,這正因為他能坦率地面對她的殘缺。兩人的關係不是以愛情為開始,而更像是朋友般的互相陪伴。

兩人第一次做愛並不浪漫,頂多就是砲友,但也因為阿里似乎並不多想,而史帝芬妮也沒多要求,但其實她一直在觀察兩人界於友情與愛情間的關係何時才算跨越。不管是精神上的感情或是肉體上的慾望,男主角阿里比較是女主角帶領觀眾慾望的對象,看一個單純、好色、逞兇鬥狠、不負責任又長不大的男人,如何又同時能具有讓人憐愛的特質,一種導演意圖呈現的男性美,與男女間不太一樣的感情關係。

中段女主角裝上了義肢重新站了起來,她回到之前工作的海洋公園去看她之前訓練的殺人鯨,一段她重新操演表演的動作的戲,除了象徵女主角終於找回對生命的熱情與身體的自信之外,也再度暗示她之前馴服殺人鯨就像是她現在試著馴服阿里一般,兩人的關係就像人與動物一般混雜著本能的刺激和理性的規訓,有點原始也有點純真。當然她希望兩人能發展為成熟的愛情,但阿里卻沒法立即回應她。

影片後段阿里不自覺地陷入了工作場所勞資對立的衝突,他害了收留他的姊姊被公司解顧,接著被趕出家門。這大概是導演的社會觀察,人不自覺在體制和人際網絡影響下做出不道德的行為,尤其對還沒長大成熟的男人更是如此。接著這段轉折,故事安排讓阿里重新投入正規的拳擊訓練,再導向尾段的高潮,這邊已經沒什麼女主角的戲份,而是安排一場意外,阿里為了救他的兒子終於確認自己身為父親與男人的責任,以及他對史帝芬妮的依賴與感情。最後他完成了他的訓練,從失敗者成為擂台上的勝利者,至此很明確地本片可定調為一個男人的成長與社會化的故事。

影片中女主角的截肢特效非常逼真,片中游泳和做愛全身入鏡的戲,畫面上看不出任何破錠。實際拍攝時據說是穿了特製腳套,後製再用電腦特效將膝蓋以下去除,這應很考驗演員的肢體走位和演技。Marion Cotillard表現的非常好,男主角其實也演的不錯,但他的粗莽大漢角色不好詮釋也可能不好讓多數觀眾共鳴。片尾和《末路車神》選了 Bon Iver的同一首曲子,但明顯感覺劇情的後勁有落差,男主角的重生實在還沒有到歷盡滄桑過盡千帆的感覺。

(觀賞於2013年八月十八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