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七年之癢(1955)

SEARCH

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七年之癢(1955)

 


1955年比利懷德的《七年之癢》(The Seven Year Itch),改編自1952年的同名舞台劇(原作者 George Axelrod 也有參與編劇),這部喜劇大多是封閉場景內的室內劇,看 Tom Ewell 演的已婚主人公的自言自語,以及如何趁老婆小孩放假避暑去時和樓上的性感鄰居(瑪麗蓮夢露)調情,同時努力對抗出軌的衝動與道德焦慮。從現代眼光來看這部片就是看兩人煞有介事的裝模作樣,包括夢露致命的純真性感,和男主角在出軌邊緣的慌張。

故事很小品但劇本還滿精巧,其中大量男主角各式各樣止不住的幻想場面,這都形塑了中年男人的壓抑以及鋪陳最後虛實不分的小高潮。室內場景的空間和道具的調度,體現了夢露的層層進逼和男主角的良心拉址。情節其實頗超現實又有點後設,觀眾就是等著看好戲,看電影如何刻意展現夢露的性感魅力,看男主角口中說不要但誘惑陷阱一波接著一波的來挑弄。這如何走在樂而不淫戲而不謔的界線,就看編劇的功力和角色魅力,我覺得結果是還不錯的。

伍迪愛倫在九零年代的《非強力春藥》也有類似的趣味,當然尺度更寛黃色笑話性暗示直接來,無論是小男人和性感女神的關係在哪一個年代,能夠抓好這種世故與純真的細微拉距就成功了一半。從不同年代的眼光來看,電影也反應了一種社會側寫,如傳統部落社會和現代商業社會的對照,男主角工作的通俗小說出版社和女主角身為廣告演員的工作描寫,中產家居佈置(五零年代還不是每家都有冷氣機)和已婚男人間對出軌的性別默契,片中男女主角其實都是各自性別形像的操作,演員形像比角色本身更巨大,也成就此影史經典形像。

不懂古典樂,但片中運用拉赫曼尼諾夫的鋼琴協奏曲還滿有笑果的,其實劇本設計兩人對音樂喜好的不同也間接點出了兩人在智識品味上的差異,所以這場調情誘惑還構不上精神出軌的邊緣,但在瑪麗蓮夢露這種純真無敵的性感跟前,成熟男人也只能一起甘心幼稚化了。故事結尾當然是很安全地固守道德邊線但在嘲諷之餘又肯定了男人的雄性自尊,滿好的,當然也滿假的。

(觀賞於2013年九月二十四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