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總舖師(2013)

SEARCH

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總舖師(2013)

 


《總舖師》(Zone Pro Site - 2013)

(一)

本片和近年一些台產標榜本土化的商業電影一樣都有些劇本和技術上的問題,據導演訪談從開始寫劇本到拍攝到上映時間不過一年,即使現在台灣電影的技術和資源都比以前好很多,在短時間要完整駕馭一部商業類型電影還是有相當的門檻,雖然觀眾不一定會在乎這些問題。電影創作和料理大概也有些相通之處,食材要如何處理,不同味道之間的比例要如何拿捏才能讓最終的口味是調和並且能突出重點,這點在這部談料理的電影裏正好沒有提到。

感覺劇本真的放了很多東西,有親子傳承帶出的傳統亡佚與世代交接問題,三大總舖師的設定點出台灣料理武林的況味,風光的辦桌大賽和地下街友餐廳的對比也是對社會階級名實的批判透視,還有主角代表的年輕世代面對社會的挫折感,更不用說每個角色的背景故事和族群隱喻,以及一堆笑點橋段。在勵志、溫情、搞笑的大旗之下,這麼一堆素材確實讓人感到很豐富很繽紛,好像從什麼角度看進去都可以。

導演許多破格的笑點雖然不免也有一些乾掉的時刻,但大部份的時候都還是很有趣的,主配角各具特色的主配角,楊佑寧奇特的台灣國語更是一絕。可惜的是所有東西組合在一起老覺得鬆散不順暢,尤其最後搜集食材和有如加長版《食神》的辦桌大賽其實就太拖戲了點,創意已經有些空虛,很難想像這部片竟然拍到145分鐘長,還真是如宣傳所說的"史詩喜劇"。

但也就是因為導演懷抱著對題材濃厚的感情,所以才會有這麼多豐富的素材在裏面,加上其才華和本土觀點,這些多少都形成了作者的特色,讓傳達出來的情感力量雖不致於真的克服了影片的問題,但多少讓我有所共鳴,願意放心地去笑去感動。

(二)

更個人來說,我在看片時會想到去年的《陣頭》或前年的《雞排英雄》,尤其是總舖師和陣頭一樣都有處理年輕世代面對老一輩傳統的心結,陣頭裏面主角們說不出口的焦慮在總舖師裏也都是一直在的。陣頭裏面的出路就是搞新的陣頭然後參加比賽拿大獎,總舖師看似同樣的戲碼但卻有本質上的不同,女主角小婉(夏于喬)她的努力反而不是創新而是要重現古早味的菜色,參加比賽的最初動機只是為了還債,最後連比賽有沒有拿第一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她感到難過時會躲進紙箱裏的設計莫名地動人,有一段她和吳念真演的憨人師各自躲進紙箱對話的戲非常有意思,紙箱原本是逃避,但在這裏又變成了每個人不同的腦內空間和人生修練,像小婉可能期望的是能躲到讓人安心的海灘,但憨人師根本已經跳脫到月球去了。憨人師雖是台灣三大總舖師之一但卻自願成為街友去照顧底層的遊民,或是另一位鬼頭師他不在乎虛名只為了出自己畢生最後一道菜而自願成為反派比賽的槍手,而正統抬面上的蒼蠅師早已經過世,小婉為父出征的命題是為了面對自已對父親的感情與心結。所以最後大賽結果不再重要,有人拿到了面子有人成就了裏子,這對台灣某種講究表面爭名奪利的價值觀來說也是一種反思。

(三)

小婉在比賽後並沒有回到台南去繼承辦桌的祖業,而是修正路線後去走她自己的路,對於傳統手藝的老去亡佚電影呈現的反而像是種悼念與告別,就像楊佑寧演的料理醫生他的命題是要放下怨念向母親告別,同樣對於小婉來說不也是一種對父親的放下?或是鬼頭師出最後一道菜後也像自此告別了江湖,大賽冠軍的出爐反而是上世代江湖爭霸的時代終結。連片中炒米紛的支線也都呼應這種名實之間的因緣巧合與放下。

憨人師在隧道牆壁上畫的壁畫述說著古早辦桌的傳統,他直說沒有古早心如何做出古早味?故事表面的解法是去找了個2500年古老醬油出來,但電影很胡鬧地把這設定有點顛覆了,言下之意或許是:既然沒有古早心,那古早味也不是那麼重要了。當然反過來也可說是有了古早心,是不是古早味也不重要,現代的辦桌大賽並沒有辦法真的重現古早的傳統,不如就放下吧。

電影開頭和結尾的呼應也算是神來一筆,真讓這部喜劇沾了些史詩的味道。我們看到開頭是古早時代的總舖師帶著助手前往村莊辦桌的畫面,當結尾又回到舊時代看到他們走在回程的路上,電影才揭露了兩人角色的身份,而整部電影中現代時空的魔幻和超現實,反而真像是古早人的黃梁一夢,所有還未形成的江湖、時代的變遷、興盛與衰亡,像已經結束卻又從未發生。

(觀賞於2013年八月十六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