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後窗》

SEARCH

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

《後窗》




《後窗》(Rear Window -1954)

(本文有劇情洩露)

這是一個精巧的關於窺視與道德的後設寓言,一位因受傷不良於行的男人坐在家裏偷窺著後窗鄰居們的生活百態,他開始懷疑一扇窗之後發生了謀殺案。

情節動力來自於主角的偷窺慾望以及他對他人隱私的揣想,電影很早就向觀眾透露主角漏了一幕線索,讓他的懷疑和窺視顯得有些不合理與不道德,當然隨著情節發展許多線索一再翻轉,但直到最後一刻前我們都不能完全確定到底謀殺案是否真有其事。 眾家窗戶裏的生活百態仔細看去幾乎都是關於情侶、夫妻、或是寂寞的人,窗戶的這一邊男女主角也同樣陷入感情危機,男主角像是逃避女主角對倆人未來的逼問,著迷於窗外種種男女情感的樣貌。

男主角的職業是攝影記者,這解釋了他熱愛觀看與詮釋的性格,女主角是時尚界名流,其實也是關於觀看與被觀看的工作。兩人對彼此生活方式的差異起了爭執,直到他們發現彼此的共同執迷:獵奇似地偷窺判斷他人可能犯下的罪行,依靠的不是證據而是個人的觀感與直覺。

這情境當然也隱射了觀眾與電影之間的關係,男主角受傷不良於行正好把窗戶內外分隔開來讓他無法跨越,他處在相對安全的暗處看著對向每扇窗子內的動態, 甚至可以說正是這樣的分隔讓他越來越貪心嗜血,像是電視機前面的觀眾用自己有色的眼睛去詮釋每一戶中人們的生活。但安全的距離在電影中是可以被打破的,他常自覺自己也可能是被觀看的對像,他必需提醒自己時時躲入暗處之中。

情節關鍵轉折在於一隻小狗的死亡,當狗主人對著後窗的大片中庭呼喊所有人缺乏了道德良心,也像是在罵此時才剛因良心不安而停止偷窺的男女主角,但這才讓他們發現各家窗戶中唯一沒探出頭躲在黑暗中的人就是整件事的兇手!

高潮處窗內窗外觀看權力的界線被情節所翻轉,女主角進入了窗外的空間,甚至進入了嫌疑犯的「窗」中,面對心愛的人遭遇危險,主角除了看之外卻無能為力。更可怕的是當窗外的嫌犯侵入到窗子的這一邊時,無法行動的主角該如何自保?他採取的做法是很超現實地用閃光燈短暫剝奪嫌犯看的能力,他要保護自己千萬不能真正地被看到!

在主要事件發生的窗下,女主角嫌犯對峙的緊張時刻,下方的另一戶窗子正有一位獨身女子意圖了結自己的生命,有一刻我幾乎要以為主角們為了滿足自我的偵探慾,有意無意將另一件真正即將發生的悲劇從眼下溜走。這位「寂寞芳心」的女子,起初是讓男主角半嘲笑地看著的愛情失敗者,中段她的窗戶又提醒了他們窺看的不道德。但最後也因為主角及時地注意到她的自殺意圖,才陰錯陽差地報警救了女主角,像是意在言外的道德批判與救贖,一切都在於你選擇如何去看。

無論是謀殺案是否存在,或是男主女角的感情危機和道德焦慮,在類型的慣例下都毫無意外地解決,窗外眾生相從片頭到片尾的對照也翻轉了原本的預期,但事實上男主角因此事件又摔斷了另一條腿,他無法行動的狀態將再繼續,而男女主角間的分歧也並沒有真正的解決,對窗外的窺探與行動只解決了窗外的事件,窗內依然是持續待解的現實人生,而導演希區考克正是唯一一位從窗外回望觀眾的人。

(觀賞於2014年四月五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