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科技想要什麼?隨手記《雲端情人》

SEARCH

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科技想要什麼?隨手記《雲端情人》


《雲端情人》(Her - 2013)

在這個人手一機智慧手機當道的時代,這部片很明顯對未來的想像是以現代人對網路的依賴再延伸出去,我比較不會去想這是傳統關於人工智慧的題材,以往的人工智能概念比較像是探討人類的定義與界線,機器和電腦到底有沒有靈魂?但這部片似乎不以這命題為主,像主角的職業是替人寫信,他代理客戶去傳達手寫的情感,意假情真一切都是模擬,就像和作業系統談戀愛一樣,一度他認為他覺得真實就夠了,就像認真投入電腦遊戲。

電影隱去了大部份尖端科技的外表,未來的科技幾乎是隱形的,人們和作業系統對談就像對人說話一般,這是導演對現代科技該如何前進的一種想像,其實就 很像Google和蘋果在做的事,把科技和真實世界的結合。電影更進一步去除了現代的人機界面,當人們習慣和程式交談之後,更進一步擬人的電腦意識出現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現在像空氣一樣的網路訊號。科技奇觀其實不是電影最重要的元素,而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如何地活著並處理自身的情感。

電影裏面的世界其實也不是擬真的,導演並不特別強調電腦和網路對社會形態的影響與批判,而是透過鏡頭侵入角色的私密空間,呈現出生活如何與作業系統緊密結合,就好像現代人們把許多隱私丟在網路空間裏,隱私洩露的危險並不是這裏的議題,人們對電腦與網路的依賴和投射似乎才是人工智能產生的原因。人工智慧不再是封閉的實驗室搞出來的東西,這部片下意識地延伸人類網路的經驗暗示了網路資訊匯集成的集體智慧才是新一代的人工智能。當然這想法很模糊。

電影前段的網路性愛就像是個預演,預告了後來主角和作業系統以類似的方式進行的性愛,一切都是靠想像,只是電腦的另一邊不再是另一個真人,而是作業系統。一個詭異的點是男主角愛上了有著撩人嗓音的作業系統,但作業系統又是如何「愛上」了一個人呢?Scarlett Johansson非常有特色的聲音其實某種程度幫觀眾塑造了一個形像,雖然這形像從來沒有在電影中出現過。男主角帶領著觀眾愛上了這個形像,而她回應 的愛也只是種想像。

雖然我很想說這一切都是虛假的,但導演顯然不是這麼想,即使這名叫莎曼珊的作業系統是主角想像投射所建構出來的,但隨著電影進行她也進化了。一方面她就像另一場男主角談的戀愛,一開始一切美好,但人會不斷地改變,而男主角無能適應這樣的變化,終究和電腦的戀愛和真人戀愛一樣以分開收尾。如果莎曼珊真的形成了自我的意識,那她和主角的戀愛即使以模擬開始,其過程和結果對主角來說也和真的戀愛一樣真實。即使我還是不了解先前的疑問。

也許終究莎曼珊只是電影為主角模擬出的一場情感寓言。但另一方面如果莎曼珊的意識不斷擴大,終於最後融入了眾多作業系統形成的資訊汪洋之中,這又像是她最後在主角面前顯露了其本質,男主角愛的並不是一個對等的人,而是另一個層次的概念,她以擬人的形態降生,最終回到原屬的空間之中。她以超越人類的無形體和資訊突觸,從人的概念進化到無法想像之境,就像《攻殼機動隊》草薙素子最後意識和網路融合,這概念現在看來也是不新了。

之前才讀過《科技想要什麼》,若說科技帶有基因的概念可以自行演化,電影裏面的世界大概就是到了科技自行在另一個層次的世界進化繁衍的時候,電影裏也有一些地方暗示了真實與虛擬世界的疊合,比如主角閉上眼睛任莎曼珊帶他四處行走,或是四「人」野餐約會的場合,迷你攝影鏡頭就像莎曼珊和真實世界之間的媒界,真實物質的描寫在電影裏被壓抑,想像的世界不斷地引領到觀眾的意識中。

導演 Spike Jones 的四部長片看下來,好像可以馬後砲地說都是關於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關係,《雲端情人》裏面談如何定義真實的情感關係,以及人對電腦和網路的情感依賴等等。男主角真實婚姻的失敗是否代表了他情感的失能,還是在這樣的世界其實人對感情的形式可以有不同的選擇?電影大概也沒真的想下任何的批判,而且這裏人類科技的未來也超出我可以理解的範圍,需要再想想。

莎曼珊對男主角生活介入之深,我一度還以為會成為另一部《網路上身》或人工智慧版的《致命的吸引力》(幸好沒有),中間一段莎曼珊介紹另一位虛擬哲學家給男主角認識,這裏好像暗示了另一個男性的威脅,但話說回來作業系統要如何自我定義性別?當然這兩位作業系統的性別都其來有自,算是避開了這好像不算是問題的問題。總的下來劇情並沒有走傳統的網路科技恐懼論,只是呈現對人身在其中樣貌的想像。就像我在電腦前打了一大段關於這部電影的自言自語,大概也只是將情感投入某種無以名狀,就像電影的開場一般。

(觀賞於2014年一月十七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