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好萊塢式愛情:《黃昏之戀》

SEARCH

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好萊塢式愛情:《黃昏之戀》

 
《黃昏之戀》(Love in the Afternoon - 1957)

片名應該叫午後之戀,雖然男女主角是老少配,但尚不到「黃昏」的聯想。言情不切實際的愛情故事,像是從《一個陌生女子的來信》走調而成的愛情喜劇,有著比利懷德一貫精細的劇本設計,賈利古柏和奧黛麗赫本的魅力讓這部片依然動人好看,遠勝我對奧黛麗赫本和導演上一部合作《龍鳳配》的壞印像。

之前聽過影評人肥內的講課,他拿本片開頭的一場戲來解釋劇本中語言和音樂的運用,其實這整部片的敘事都是用各種符號元素建構而成的,比如女主角身為音樂 學院的學生,她隨身拿著的大提琴是她的包袱又是她隱藏的工具,也是她現實生活的提醒。主題曲「意亂情迷」或是男主角隨身的吉普賽樂隊都各自加強了角色的情境。這些設計都讓電影有著比利懷德式的風格樂趣。

開頭一連串關於浪漫巴黎的剪影和旁白看似陳腔濫調,但也就是在這電影中虛幻的巴黎才會誕生這樣的故事:百萬單身富豪來此尋歡作樂,年輕女學生禁不住對浪漫的懷想和他進行了愛情的遊戲。即使愛情的背後總有黑暗,比如差點殺了男主角的捉姦丈夫,或是對這種偷情和報復行為毫不在意 的警察和偵探,在浪漫的邏輯下都被巧妙地忽略,也因此從偵探父親的檔案櫃閱盡各式情事的女主角才會忍不住親身嘗試。

赫本看遍了古柏的風流檔案,起初決定不要再和他見面,但又禁不住和他談起了戀愛,她冒名假裝是情場高手逢場作戲,但兩人之間的作戲正是他們愛情的本質,一份激情的浪漫,這種浪漫必需愛過了就不再停留,所以他們之間的愛情只能是午後的情事,短暫又互相挑釁才能盡可能地延長這份激情,這也像愛情電影本身,愛情留不過散場時。

一幕賈利古柏問奧黛麗赫本是否還記得她的初戀?古柏的臉映在玻璃窗上,正疊印在赫本的臉旁,赫本假裝在回想,鏡頭卻已道盡當下正是她的初戀,類似這種想像和現實偽裝與錯置讓這故事多了另一個後設層次,就像這愛情遊戲或是這整部言情電影都是在召喚觀眾對愛情的記憶,它們已然過去,但又正發生在銀幕上。當最後賈利古柏發現了赫本的真實身份,欺暪的遊戲主客易位,兩人間的話語再也不是角色真正的心意,倆人在結尾談分手後未來各自和情人的計劃,但觀眾對兩人的心意心知肚明。

即使兩人的關係可能禁不起愛情現實的考驗,但類型電影必需完成其內在的邏輯,讓兩人拆解對方的愛情遊戲,並體認到真愛就在遊戲之中。當男主角最後說出女主角的真名,電影必需在此結束。

女主角的父親是搭起男女主角之間橋樑的重要角色,他的檔案櫃整理了各種世間情事,對男主角是享樂,對女主角是浪漫冒險,但對偵探父親而言他雖然口中說這些都是下流勾當,但也理解藏在其中的男女之情。他要求男主角停止情事離開他女兒,但在男女主角一起搭車離去後又微笑祝福,要不是劇本對這父親角色下了功夫,怎麼能讓這轉變如此理所當然?他像是錨定了愛情夢幻外的現實,揭露了真相卻也讓男女主角確認了真愛,他的微笑像是包容了男女之間或許不長久的浪漫,這是電影對人性的洞察與透視。

(觀賞於2014年三月十六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