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印度風味的普世觀點:《美味情書》

SEARCH

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印度風味的普世觀點:《美味情書》


 《美味情書》(Dabba - The Lunchbox - 2013)

《美味情書》是多國資金製作,首度執導長片的印度導演Ritesh Batra曾在紐約學電影,攝影剪接等許多技術人員則是來自歐美,男主角Irrfan Khan(《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也是歐美知名的印度演員,這解釋了這部片融合印度與全球化觀點以及和國際影展市場接軌的風格。

從預告片就已經揭露電影的最大懸念,陌生男女透過錯送的便當意外建立了關係,這部片行銷包裝成有異國風味的浪漫喜劇,但實際上談的東西又是另一回事,簡單說就是關於大都會中人的寂寞這件事,細膩地透過煮食與進食的關係呈現出來。

男人的寂寞主要來自於妻子已經過世只留一人獨居,整個情境又暗示了他對工作的缺乏熱情,對四周人群的冷淡,以及是對老去的恐懼。電影仔細地交待 了他每日的行程,何時上下班幾點吃飯,這貧乏的日常也讓中午吃飯這件事成為一天的焦點,而送錯的便當更讓他體會到某人做便當給他吃的親密感。

女人的寂寞來自於身為家庭主婦卻缺乏丈夫的關心,更重要的潛題是女性被困在家庭中難以掙脫,電影安排了她的阿姨和母親都是必需長期照 顧臥病在床丈夫的女性。她準備的便當換來丈夫冷淡的回應,但當便當誤送到男主角手上卻有了回報。兩人起初的字條溝通不甚順利,但光是做飯給另一個人吃這件事就足以建立起兩人的關係。

影片建立在兩人生活的日常,輻射出一整個現代孟買的視野與全球化觀點,擁擠的火車、繁忙的市街、傳統便當遞送和印度料理雖說是屬於印度的景觀與風味,但整個結構正是現代資本主義和傳統家庭結構夾擠出的普世風貌。兩位主角不是身在其中卻不快樂,就是被排擠在邊緣。男主角和他工作上的後輩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化就可以看出同為失去家庭的天涯孤獨人的相濡以沬,一場婚禮拍照戲道盡了一切。

男主角將近退休之際的心境變化,更有不甘被時間拋在後頭的焦慮。要說男女主角是在談書信戀愛,不如說是兩人都想在現實生活的困境中抓住一個出口,他們幻想的樂園是號稱幸福指數最高的不丹,更是直接道出對都市經濟不斷發展的抗拒。而遠走高飛的夢想能否成真,電影也在兩人欲相見而又錯失的開放收尾中,避開了讓幻想成真的可能。男主角死去的妻子,和女主角父親的去世,也正暗示著兩人對抗的是時間的流逝和人生無可避免的死亡終局。

宣傳中特別拿出來大書特書的高效率印度傳統遞送便當行業,其實在電影後段也被拿來自嘲了一番,這被哈佛大學認證的機制在面對女主角申訴送錯便當時竟然完全 否決了送錯的可能,個人被體制所漠視可見一班。但也是這錯送才讓兩人有機會互相找到彼此,鏡頭下交遞便當的細節也隨著電影的結尾有著多重的意義,它代表了社會的運轉,情感的聯繫,以及是時間的流逝,既溫暖又冷漠。簡單的故事,充滿了種種讓人感概萬千的細節,這就是電影寫實與觀點的力量。

(觀賞於2014年四月二十七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