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短記《輝耀姬物語》

SEARCH

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短記《輝耀姬物語》

 
《輝耀姬物語》(かぐや姫の物語 - The Tale of the Princess Kaguya - 2013)

這也是在用不同的方式問同樣的問題:人為什麼而活著?

本片的有如描繪於紙上的手繪風格部份延續導演高畑勲前作《隔壁的山田君》,初看覺得極美但稱不上驚艷,可以理解為了強調故事的傳說與寓言性,這種畫風有其作用,只是除了其中夜奔那一段表現力驚人之外,大部份時間畫面風格在敘事之下都是透明的,但也很難想像用傳統的手法該如何表現,或許恰如其份正是藝術風格選擇與實踐上最難的一環。

上網查了原作《竹取物語》的資料,電影的改編似乎是完全扭轉了原作的重點,看過原作的大致情節後,可以了解後段公主和眾皇子們言語交鋒的情節為何花了如此多篇幅,但就電影的故事來說這些並不是那麼必要,反而新加入輝夜姬童年成長的部份才是電影的核心。或許原作的輝夜姬公主代表的是美麗、財富、地位,以及超越這一切的神佛下凡,所以才會有各種皇室佚聞的情節,這些多少帶點內化與神化的階級意識。反之電影所呈現的正是把這種種人為建構的秩序和生命最原初的樣貌做了二元對比,因為美與財富所帶來的其實是身而為人的悲劇,為著虛幻的幸福而犧牲了人的本性。

最後輝夜姬回到月亮可視為一種死亡的隱喻,只因一瞬之間輝夜姬起了輕生的念頭。在來到盡頭的時候她終於理解降生於人世間的意義,一切的奢華都只是生命的浪費,而她心繫的山林原野只能以虛假的形貌重現在宮殿的小花園中,這實在是觸目驚心的文明隱喻。

高畑勲在本片如同宮崎駿及其他吉卜利作品,對充滿生命力的少女形像有著強烈的執著,對文明禮教批判的態度和宗教觀點當然也不新鮮,有時候覺得這真是老先生的說教,想起山田洋次近兩部片對年輕人期許的態度也是充滿了老一輩的觀點,這種世代差異理所當然,只是下一輩追尋的大概已是不一樣的精神原鄉。

(觀賞於2014年六月二十二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