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戛然而止的懸念--《白日焰火》

SEARCH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戛然而止的懸念--《白日焰火》


《白日焰火》Black Coal, Thin Ice (2014)

去年柏林金熊獎的《白日焰火》一月份在台灣草草上映後下檔,抓影展空檔在戲院看了這部片,感覺大抵上是帶有黑色氣息的犯罪懸疑電影,連續殺人分屍疑案,帶有道德瑕疵和心理創傷的硬漢警官,懷抱秘密的美麗女子,緝兇之後再逆轉的類型公式…有經驗的觀眾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而黑色電影在類型元素之外承載了社會紀實批判的企圖也不是新鮮的事,韓國電影《殺人回憶》算是其中一個代表作品。導演刁亦男這部將類型移植到中國的作品在製作技術上當然比不上歐美日韓的精良,但至少在電影語言和氣氛營造上做足誠意,最重要的是老生常談的「接地氣」概念,中國北方的工廠、城鎮大雪紛飛的景色和市街商店的寫實場景成為展演性別張力與暴力死亡的舞台。

但一直到故事最尾端的再逆轉,這部電影才真正收服了我。(以下有劇情透露)

那是標題「白日焰火」終於出現在劇情裏,原本並無特殊意義的名字卻因為佔據了片名的位置而成為一再召喚觀眾的符號,首先它出現在偌大的招牌上籠罩了角色,之後角色搭上摩天輪,它成為黑夜中茫茫大地上渺小卻閃爍的地標,引出了真相與女人心中的罪惡感,甚至是無以名狀的命運,及整個社會被壓抑而崩發的慾念與暴力,甚至回想到火車載運四散的屍塊不也像是種另類而隱匿的煙火?男人此時進入了女人的身體,呼應了從電影一開始就一再鋪陳男人對女性的慾望,也完成了女人身為受害者與加害者的社會性別與階級結構,同時從反面來看竟也像是女人在層層禁錮壓抑下的解放。這巨大而矛盾的魔幻場域,其光影變幻讓我聯想到希區考克的《迷魂記》。

電影結尾竟也真的搬演了一場白日焰火,女人戴上了手銬到當年的現場指認與重現犯罪場景,只是同樣的地點早已換了別的家庭居住,同一空間不同人事物的疊合透出了一股黑色的荒謬與幽默。此時無名的煙火從畫面外的高處不停施放,原本只是背景卻逐漸佔據了觀眾的思緒,女人對此似乎了然於胸地離開了電影,但摸不清楚狀況的警察被迫要上樓去制止這噴發的煙火,慾念的焰火在此轉成了愛與悲涼的宣洩,隨著警方遂漸往上逼向畫外 ,電影在此戛然而止。

聽說中國版本的結尾會看到施放煙火的男人,但在台灣看到的國際版隱去了這結尾,欲言又止讓無法言說的情緒一直留在畫外空間,煙火不再只是某個角色某種動機下的行為,而是作者埋在電影空間之外,潛藏在這故事背後意在言外的情感召喚。中國的電影審查當然讓許多創作者無法暢所欲言,但限制之下總是能找到不同的出路,《白日焰火》故事的迂迴斷裂和劇中人物的壓抑創傷互相契合,最後這一刀讓電影從原本封閉的結局成就了一個開放而完美的懸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