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摘要] Tacita Dean 談推廣膠捲的使用

SEARCH

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摘要] Tacita Dean 談推廣膠捲的使用

又一篇呼籲保存膠捲的文章,一些個人摘要和思考。

Tacita Dean - artforum.com / in print

作者Tacita Dean是目前在Getty Research Institute從事研究的視覺藝術工作者,今年三月他和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以及電影學院博物館館長Kerry Brougher共同舉辦了研討活動,針對電影膠捲在商業、藝術創作、展演和保存等各領域,討論如何維特並鼓勵膠捲的使用。他寫的這篇文章算是活動內容的 摘要整理。

摘要:
  1. 2015年二月柯達公司和六家好萊塢片廠簽下合約,將保證一定數量的膠捲繼續生產。2014年柯達著手研究現存的市場,他發現產業內外許多重要的電影導演和工作者仍然十分依賴膠捲創作,因此柯達重新投資膠捲的生產,並在2015年第一季有了久違的獲利。

  2. 膠捲不只電影工業的一個技術,更是電影藝術創作者創作的載體,技術會隨著科技發展而被捨棄,但創作的媒介則不然,將膠捲單純視為技術的錯誤認知已然造成極大的傷害。膠捲在經濟上的存續仰賴於柯達公司能否讓小規模的生產符合實際效益。

  3. 膠捲做為創作的載體,並不總是完全反應創作者的設計,反而是其有機性會影響作品的成果,不論是化學作用或是材質的變化,這些都為作品帶出獨特的特質。諾蘭反問,為何導演要讓製作人決定他們要以怎樣的媒介來創作?這不該是創作者一開始最優先的考量嗎?

  4. 關於膠捲的最大迷思在於,許多人認為只有電影的內容才需要保存,但其實電影的內容和其載體是無法分割的,內容離開了載體則必然會被改變,就像一幅畫並不只是圖片而是畫的實體,電影(Film)並不只是會動的畫面而是Film(膠捲)。

  5. 更嚴重的是,這些爭論是基於假設觀賞者無法察覺或不在乎或不記得一件作品原本該如何呈現,這些都讓這些光化學創作而成的藝術體驗與記憶喪失了該有的價值。

  6. 在現在影城已然全面數位化的當下,良好品質的膠捲放映可以成為新的吸引觀眾特地前來參與的事件,經典電影的放映將成為無法在家中複製的體驗,就像現在 人們會觀賞現場演出一般。但要讓這些期望成真,片商和博物館必需重新開始流通它們的膠捲拷貝,同樣的,影展也該重新開始放映膠捲,藉此提供年輕的創作者選 擇以膠捲創作的誘因。

  7. 要長期保存數位影片以防止難以避免的資料損壞,必需花相當的心力維持至少兩份拷貝,而且需定期不斷地備份,只有大片廠才有資源可以做出此等投資。結果 是影片的保存會依據作品當下重要性不同有所差別,很多作品將無法獲得適當的保護。以數位化的方式保存光化學的作品只能留下近似於原始的拷貝,而且極為昂貴 耗時,還得依賴大量過時設備的庫存,這對影片的保存造成龐大的經濟負擔。

  8. 所有的影片都必需要保存,因為你不知道未來哪些作品會被重新認識欣賞,以更經濟的方式保存原始格式是片廠所必需考量的。

  9. 保存、處理、複製膠捲的技術必需被保留,一旦因為經濟的緣故失去了技術的傳承,我們將永遠無法存取影片的原始文件。好好地保存膠捲,將可免去數位格式不斷變化更新的問題。 
思考:

這些論點多年來一直不斷被提出,文章中提到的現況似乎膠捲的未來正處於轉戾點,甚至有望能扭轉被淘汰的命運。關鍵在於數位只關乎當下(製造、傳播、展演)的成本,但一件藝術作品和一種創作形式和一種觀影體驗要留存下來,要考量的還有更多,這正是文明對消逝的抵抗。

理想的狀況是,數位和膠捲可以並行,膠捲或許可以和黑膠、實體書本一樣重新找到其價值,數位攻佔了商業通路,但在影展、在獨立影院、在博物館等地方應該還是能保有膠捲做為獨特形式的存在可能。甚至可以如文中所說成為創造價值的事件。

前提是我們還能欣賞並理解膠捲的價值,因為膠捲放映在現在這個時空,越來越像是快被遺忘的夢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