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金馬影展小記《那日下午》

SEARCH

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金馬影展小記《那日下午》


 《那日下午》Afternoon (2015)


因為去年《西遊》的美好印像,今年又看了蔡明亮在金馬只放映一場的《那日下午》,看完才知道這部片去年在《郊遊》於美術館展覽時就有搭配在展場放映,只是 能在戲院看到這應該是台灣第一場。蔡導先前把這部片拿到威尼斯影展做國際首映,後來又報名金馬獎劇情片,似乎將之視為正式的作品。全片只有一個固定鏡頭, 拍攝蔡明亮與他的謬思愛將李康生於山上住處旁的廢墟,坐下來聊天聊了兩個多小時,除了記憶卡錄滿必需換卡而中斷之外,全片沒有劇本也沒有剪接,或可視為一 種藝術實驗,雖然形式上應該說不上有何破格之處。直讓我想到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的《五》。

蔡導說如此簡單的創作也是提出何謂電影的思索。當然畫面上蔡明亮的取景與自然光隨著時間變化的設計已然有影像上的思考,而對熟悉他們的影迷而言兩人的對談 也是種過往作品的延續,尤其蔡明亮一開頭就直言他像是要交待遺言,二十多年的累積直至年歲漸長自知生死有命的感概,於是時間、生死、創作、情感默然地交織 在這一天的午後。蔡導說他在鏡頭面前就是一種表演,表演蔡明亮這個角色,生命的虛實自也是一種創作。

大部份的時候都是蔡導在說話,李康生順著話題答腔。他們談電影創作的地方可能說不上有什麼新鮮的揭露,但他們談生活,往事,以及某種程度地澄清外界對他們 關係的誤解,他們有如家人一般的關係,共同創作與生活就像是多元成家的一種樣貌。其間時而話題中斷的靜默,蔡導似是自在於無言的時刻,卻也有捨不得讓這個 下午結束的情緒。觀眾像是旁觀著兩位親密家人/伴侶間沒有題目的漫談,透過鏡頭窺見他們生命歷程的種種片段。

稱不上是蔡明亮和李康生的鐵粉,但追看他們這麼多年來,看到這樣的幕後/幕前告白自然也是感動。這部片不能說是一般意義上的電影,但坐在戲院兩個多小時後,又覺得這怎能說不是電影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