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金馬影展小記《海灘的一天》

SEARCH

2015年11月21日 星期六

金馬影展小記《海灘的一天》



《海灘的一天》That Day, On the Beach (1983)

在本片金馬映後QA,女主角張艾嘉說三十年前拍這部片非常的困難,隨後又說了三十年後的今天要拍這樣的片好像還是一樣的困難。

這部楊德昌的長片處女作,多年前在電視上初觀看時非常地驚喜與著迷,這次重看驚喜少了,卻看懂了更多。女主角林佳莉以追求愛情為名掙脫了傳統本省家族長輩 作媒的婚姻安排,卻在和私奔對像結婚後成為不快樂的家庭主婦,丈夫在工作上搭上了社會經濟快速發展的時代列車,男女間不同的社會角色造成了婚姻危機。直到 某日丈夫於海灘上失踪,才逼得林佳莉開始思索她的現在與未來。

這是楊導一直以來解剖台灣社會的命題,電影始於林佳莉尋找離台多年後歸國演出的鋼琴家友人譚蔚青(胡茵夢),林佳莉的哥哥在學生時代曾經和譚蔚菁交主,卻 在父親的壓力下分手和其他對象結婚。兩位女人多年後坐下來原本像是要交待那年分手的真相,但林佳莉卻開始意在言外地告白她這些年來的人生歷程,既是女性覺 醒也是台灣身處發展中國家的面對世界的自白。

她們在年輕時都做出逃離的決定,也都走在不同程度邁向獨立的路上。林佳莉和她的母親與好友的細膩對照是有意識的世代女性刻劃,相對地她們父兄丈夫這些男性都因社會時代的變化走向了落寞的終局。其他男人則是遊走與婚姻家國之外,好一副傳統崩解毀家滅婚的社會描寫。

劇本用了相對複雜的敘事來回切換於不同的時間點,創造出值得玩味的角色觀點與情感張力。大量的文化符號,在精細的社會人性剖析之餘,也掌握住對人與時間的 感性凝視。雖然在製作技術上以現今觀點相對粗糙,對白、節奏與剪裁好像也還有調整的空間,但這部片為台灣寫史的野心、對社會的觀察和對電影語言的自覺(有 人說像安東尼奧尼,這我就不清楚了),三十年後的今天台灣仍然很難期望有類似的作品出現。

數位修復的版本色彩自然畫面明亮,只是仍然還是有不少難以修復的躁點,整體細節可能離原始35毫米的理想畫面還有一些距離,這大概難以苛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